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奇了怪了!上海女人还要搞女权运动?

(2010-11-23 20:48:04) 下一个

润涛阎

11-23-2010

打开电邮发现有一网友的求助信。我这个业余雷锋不敢怠慢立刻细看端详,信件很长,但大意是说她求我写一篇文章呼吁一下女权运动。考虑到她介绍她和她老公都是上海人,我就开始纳闷这个请求是否有点不合时宜,便跟她说起上海男人是何等模范丈夫,我看到的听到的太多了,那哪里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简直就是“下得厅堂上得厨房”了。家里来了客人,老公要在厨房里忙活,厅堂里坐着的是老婆和客人。历史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女人还要争女权,这这这实在是有点过分了吧?

为了让她放弃跟上海男人要女权而搞女权运动,我便提醒她:现在的女性有离婚的自由,有离婚后不再结婚的自由,有从不结婚的自由(而且剩女已经被认为是圣女了,是条件太高,男人配不上才成剩女的)。女性有跟任何男人偷情的自由,想当小三就当小三,想一夜情就一夜情,没人耻笑。而且,想跟哪个男人生孩子而不结婚就跟哪个男人上床,私生子多得是,单身母亲很时髦。非但如此,女人还有跟女人搞同性恋的自由。另外,你即使碰上了糟糕的男人,那也只是个案,不代表什么。搞女权运动要有社会基础。打个比方,封建社会时照样有老婆欺负丈夫的,比如潘金莲,把丈夫武大郎欺负得都那个地步了,可这绝不是武大郎搞男权运动的理由。

“润涛阎先生,您又不是上海人,也没在上海生活过,您只是猜测而已!上海男人的大男子主义一样需要根除。”信刚发过去就得到了她这样斩钉截铁的回复。

我虽然没有在上海生活过,但上海的同学同事不少。再说了,我在国内的时候常去上海,因为那时候搞研究需要放射性标记,而全国只有上海出产放射性药剂。本来这个是研究所里的采购员的活,可他拉家带口的总是拖着不去,说等到用的人多了才值得跑一趟。我光棍一条,说走就走,也就不愿意等那家伙了。这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到了厂家,常常需要等一两天有货。

可到了上海最大的麻烦就是住不了旅馆,因为我不会说上海话,那时候都是国营的,你不会说上海话,没人理你。反正旅馆挣的钱都上交给国家,住旅馆的人越少,服务员的活就越轻松。这样,我怒火满腔但又无法发泄,可我不能晚上睡马路啊,便想到了去郊区。我猜想,越是离城里远,排外的程度就越低。记得乘车大约20分钟就到了西北边的一个县城,叫嘉定。记得那时候是上海郊区县,现在估计是市内了也说不定。那个县城里有个招待所,刚好那个招待所的老太太是北京人,我一听她说普通话,心里高兴地情不自禁地唱起了老歌:“喊一声我的娘叫一声我的妈,儿想娘啊亲人解放军共产党 … ”唱到这里就赶紧停下来了,忘记把歌词改成老太太了。可把老太太唱乐了。老太太经历丰富,悟性高,完全明白了我当时内心世界对她的感激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句话在喊天天不响呼地地不应的情况下遇到老乡时绝对当真。

这关系就算搞好了,以后每次都去那个招待所,连介绍信都免了。更重要的是可以跟老太太聊天打发时光。那个年代招待所里连电视都没有,特郁闷。

说起那年头可不是今天到处都是私人旅馆,管你会不会上海话,你就是说鸟语人家也假装听懂了而把你拉入旅店。

有一位哥们回国探亲去了上海,回来跟我说上海的变化可大了。我便跟他讲当年去上海买不到东西因为不会讲上海话,连旅馆都进不去。哥们说:“润涛,你信不信,我不仅被连拉带拽进了旅馆,里边的小姐上床后还跟我推销产品呢。”

我一听觉得太离奇,便问详情。原来国内的小姐都知道留洋的博士们穿得土气,花钱小气,唯有的是一身傲气。所以,在做爱时都喊他“傲爷”,让他特有面子。推销给他的是北方人爱吃的疙瘩汤。我立刻问哥们那小姐都是怎么推销的,他说:“傲爷,买疙瘩!...买疙瘩,傲-爷!”我觉得这有点像英文,上海的小姐有不少机会跟老外上床,也就学会了点床上专用英文,未必是口音问题,都是学外语用汉字表音惹的祸。当然也有不少地方的人把“疙瘩”读成“Ga 瘩”的。哥们听后恍然大悟,回忆起来一脸的兴奋。
 
书归正传,话说当年。住处找好了,我就跟老太太闲聊,反正俩人都一样,闲得慌就聊天打发时光。她的话题就说起上海人跟北京人的区别了。我原以为她会对上海人有看法呢,毕竟要遭受排外的待遇。可万没想到,她说非常遗憾没有嫁给上海男人!

我想知道细节,便问及上海男人有何不同,好在哪里。她给我讲了很多故事,我至今不能忘记的有几个,有一个很震撼。

她说她丈夫的单位里有一位同事,上海男人,特疼爱老婆。突然间检查出来他得了肝癌,已经是晚期。当他临死的时候,老婆在床边守着他。他昏迷了一段时间后醒来,眼睛突然特别明亮,医生说那是回光返照。但听他一本正经地严肃地告诉老婆:“我死后,你要跟楼下的老石结婚”!(我当时没问她是“石”还是“时”,因为她的普通话特标准,肯定不是史或施。)

老婆愣了。要说楼下这位老石确实聪明,真正过日子的男人。可平时看得出他对老石耿耿于怀,老婆还以为男人之间有过节呢。可突然间丈夫要自己嫁给老石,她听后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问及为何想到了老石。

丈夫说:“老石那个瘪三当年骗过我一笔钱,那是跟你结婚前准备买三转一响的钱。老石也要结婚,但他没钱买三转一响,就打我的主意,把我的钱给骗走了。”

老婆一听觉得不对,便问:“这么多年你为何不告诉我呢?我可以找他要回来啊。”丈夫说:“你没法要回来的!因为是打赌,愿赌服输。可是他精明,提前设计好了套子让我钻。我以为那笔钱肯定到手了,可哪里想到是个天衣无缝的套子!有证人,双方立了字据,输了怎么能要回来?”

老婆更不理解了,便问丈夫干嘛要我嫁给这么个骗子。丈夫说:“老天长眼!他老婆得心脏病死了,我也要走了,这样,你就有机会把那笔钱弄回来!你跟他结婚,你比他前妻还漂亮,还聪明,他那么怕老婆,那他就更怕你了,我知道他省吃俭用,那笔钱他没花,那三转一响他没买老婆也答应结婚了,也许是他老婆心疼钱没舍得买,那笔钱应该在银行里存着呢。这叫物归原主。本来咱们家的钱都是你的,你当家。这笔钱成了我的心魔,被人骗了,心里那个恨啊,可找不到报复的机会。哈哈,老天爷长眼啊,报复他的机会终于来了。”

老婆赶紧说:“咱家的钱我从不乱花,都是咱俩的,还分什么你我呢!”

丈夫听后点头,说:“把我们的钱弄回来,就是我们的了。你跟他结婚,我在九泉之下也就欣慰了。否则这笔钱再也没有机会弄回来了。”

看到丈夫祈求的目光、想到那笔本来属于自己的钱、尤其是让丈夫临终前高兴一下(毕竟那是遗嘱啊,该满足他的),念及老石疼爱老婆又精明能干,她就点头了。

看到老婆点头了,丈夫笑着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一生中最大的愿望终于看到了实现的曙光,死也瞑目了。人是高兴地走了,走得安详,留下了一脸的满足。

当老太太讲到这里,我自己倒是立刻屏住了呼吸,对故事里的上海男人佩服地五体投地。 那年头攒点钱实在不易,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要是被人骗走了,一生都无法忘记,而且天天都会想如何能捞回来。

我想到了26年前的这个故事后,就电邮给了女网友。告诉她:这样的丈夫天底下到哪里去找啊?这就是上海男人如此疼爱老婆的典型。你还搞什么女权运动?知足吧,知足者常乐。

看到文学城里时常出现女权主义者,也就觉得把这个话题贴出来。男人,当模范丈夫到了上海男人那一步,已经铲除了女权运动的根基。

知足吧,嫁给上海男人的女人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0)
评论
Tinke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群众普遍反映' 的评论 : 笔耕卖噶有门道~才气纵横比润涛~
lanliu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群众普遍反映的评论:群众们咋不到我这儿来反映尼?不过到老阎这儿反映可能效果更好,反映群众疾苦,先得找准部门。
群众普遍反映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同志,致敬一下。这些年你勤勤恳恳地笔耕,我偷偷摸摸地享受,没有吭声。今天觉得那样不仗义。我夜里细读你的帖子,白天我走街串巷卖ga-da,少不了有人要我推荐最新的文化精品,他们说群众啊你的学问大,你推荐的准错不了。我就推荐了三个人,研究雷锋的穆振新、研究猥琐男的围观生活,还有先生你润涛阎。这些个年头,走哪我都说这个,东岸西岸男家粥北家粥,还有两岸三地。我在国内大学演讲,阐释当今青年为什么必须出国,原因是国内上网读不到这三个人的东西。等哪天大陆对这样的帖子解禁了,中国青少年就不必考虑出国了。有时候有些中了新毛左流毒很深的学生不服气,我就问他们,你知道母牛尾巴的作用吗?是预防性骚扰的。
halfdummy 回复 悄悄话 您的文笔很好,但是象广大的流言传播者那样,不是以事实为准,而是是以流言为事实。只是听说,据说,传说。北京人创造的上海人谣言还少吗?
linama 回复 悄悄话 what's 三转一响?
callmesir 回复 悄悄话 我们要更新!
kissofwolf 回复 悄悄话 我们要更新!
毛虫儿 回复 悄悄话 我老公是俄罗斯的,除了长得不像国男外,很多方面都像。大方,喜欢读书,历史,地理,政治,但不会挣钱,保守,爱家,喜欢儿子,不会做饭,爱做家务但质量不高,固执,大男人主义但实际上被我超控,啰嗦。。。
fayefayechen 回复 悄悄话 现在疼老婆的男人已经不专属于上海这个宕了。我老公是四川通江(红色革命老区),态度那个正确,体态那个周正,工作那个勤奋,为老婆花钱那个干脆。在我的世界里早就没有了女权男权这个概念,如同进入共产主义没有了国家这一说法,问哈老阎:啥叫女权啊?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有理有趣。入木三分。不过还是想知道该上海模范丈夫具体是如何输掉它的“三响一转”的。

该出千做套的故事想必更为精彩。
kissofwolf 回复 悄悄话 按照我的经验,没什么好奇怪的。被压迫惯的了,早就习惯了,想不到反抗;上海女人压迫男人习惯了,又看了些洋玩意儿,就得寸进尺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alfdummy的评论:
"我想到了26年前的这个故事后,就电邮给了女网友"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真有呀,谢谢。我去找来听听。
我怎么读着阎先生的文章,想起了河北的一句歇后语:吃铁丝,拉笊篱=会编。
没有贬义,就是觉得好笑。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石假装的评论:

我也以为是忽悠,赶紧古狗一下,还真有这歌!都说古狗是条好狗,果不其然,要没有古狗,润涛阎就真的冤枉死也说不清了。估计都唱过这歌,年代久了,忘记了而已。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笑完发现被忽悠了。阎先生像当年忽悠海河工地农民一样忽悠我们。
哈哈哈!还是觉得好笑。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喊一声我的娘叫一声我的妈,儿想娘啊亲人解放军共产党 … ”哪儿有这歌儿呀,真能诌。 笑死我了。笑得我隔壁以为我神经病了。
callmesir 回复 悄悄话 偶觉得最后一句改成:“知足吧,娶了上海男人的女人们! ”更给力

那本数学游戏书名是什么啊,我也想看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大家跟读!

我最近确实没有忙啥啊,是看到了一本数学游戏书就迷恋上了而不能自拔。沉迷于数学王国是非常享受的。我在抓紧时间把这本书搞完,说起来是闲得蛋疼。不过,还是遗憾这辈子没有搞数学。

很快就会专心写的文章了。

我这篇文章不是打算写的,是一位网友的电邮引起了对往事的回忆。不知那位老太太是否还活着,粗算一下已经快30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好可怕。

文章里没有贬损谁的意思,是表扬。
懦夫 回复 悄悄话 润涛兄,等了这么久就出来一篇呀,好在总比没有好,看来润涛兄最近有点忙。还真担心像下面朋友说的跨国追捕呢。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涛哥,好久不见了。还以为发生了跨国追捕。
明月天山 回复 悄悄话 前两天看老阎关于秋天的描写, 心里还说,阎先生的文章都可以给国内的初,高中生作范文了。

今天一读这篇,改想法了:不是每一篇都能给初中生,高中生作范文。 有些只能专给大学生。 :)

阎先生节日愉快!
halfdummy 回复 悄悄话 接着编接着损。三转一响竟然与电邮是一个时代的。造谣造得真好。
南挥北秃 回复 悄悄话 按我说三弟才是中华民族的栋梁。这调侃劲比大哥润芝及二哥锦涛可略胜多筹。祝感恩节愉快!
WienFan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上海男人是天生的孺子牛,吃的是早,挤的是奶。
割烹倭寇 回复 悄悄话 哥们儿你太能那人打镲了!你是挤兑上海小姐的英文呐?还是挤兑你那哥们儿的听力呐。。。
九月豆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笑s了。。。写的精彩!只有一条建议哈,“老婆赶紧说:咱家的钱我从不乱花,都是咱俩的,还分什么你我呢!”--好像就这么结束了,有点不够“女权”腻。。。

可否再加一段--老婆接着又说:答应是可以答应滴,只不过你得签字保证以后我把这笔钱带到天堂时,就不再是咱俩滴聊,全部是我滴聊。。。否则,我们趁现在离婚吧。。。
晴耕雨读 回复 悄悄话 有个女同学嫁给上海男人,虽然没那么夸张,懂得疼老婆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cat3 回复 悄悄话 不知足。我家那头上海人只在周末上厨房。:-(
您这文章一读,我感觉我上当受骗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