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羊的大脑里有了人的大脑细胞会怎样?

(2010-01-23 20:04:12) 下一个

羊的大脑里有了人的细胞会怎样?

润涛阎

1-23-2010

试着以问答的方式写这篇文章。

润涛阎自问:
如果把干细胞移植,比如让羊的大脑里有人的大脑细胞,那羊会不会进化一步?

润涛阎答:这个试验结果去年发表的。他们把人的干细胞注入羊的早期胚胎,羊---人嵌合体就造出来了。但结果让进化论者很丧气。这只羊的各个器官有15%的人的细胞,这些人的细胞跟85%的羊的细胞很和谐,但这只羊不仅看上去像羊,哪个方面也没有人的特征。这个研究虽然也被世界各大报纸报道了,但没怎么引起轰动。

当天润涛阎就想:这只羊要是真的有了人的特征,或者进化了一步,比如有了点语言能力,比如生下来的时候“啊”了一声,比如它的眼神跟猴子或者狼那么机灵,比如它的头上有一部分人的头发,…那么,信奉进化论的科学家们就会惊呼:进化论绝对找到了证据!那轰动不亚于爆发第一颗原子弹。

可是,可是这只绵羊还是绵羊。没有一点点进化了的痕迹。

很多人对此研究有一严重的提问:如果羊的身上人的细胞大量增加,那羊会怎样?

润涛阎答:只要那胚胎是在羊的子宫里长出来,那羊还是羊。当然这是推测。

道理在于:胚胎在发育的过程中,时时刻刻跟母体进行信息交流。母体还把自己的干细胞送入胚胎,成为胚胎的干细胞,胚胎的干细胞也穿过胎盘进入母体,而成为母体的干细胞。要知道,干细胞可以大量繁殖,也可以变成任何器官的细胞。羊母体发现人的干细胞在胎儿的体内含量太多了,就会抑制人的干细胞的繁殖。实在不行了,那就让胚胎死掉,或者流产,也绝不会让一个不是羊但还能活下来的动物生出来并存活。

所以,别说通过DNA的重组、突变来改变物种了,就是把人的细胞与羊的细胞嵌和在一起,羊也不会得到进化而变成另一物种的。

再说一遍:上面的是推测。目前还没有实验室得到一半是羊的细胞一半是人的细胞的羊。

羊体内含有15%的人体细胞,没有改变羊的任何特征。该项目研究者也是注入大量的人体干细胞到羊的胚胎,最后的人体细胞占15%。估计注册太多了,就得不到羊了,当然也得不到比羊进化了的物种。

那么,到底人是怎么来的?是进化来的?还是神创的?

润涛阎答:不知道。本人没有宗教信仰, 很难相信神创论。也许我们这个地球只是具有高智慧的星球上的“人”在做试验的一个实验室。包括进化、神创、外星人试验品三种可能都有,但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不能随便认同其中的一种理论。没人能说出不能在实验室让动物进化一步的原因,然后我们改进这个原因所需要的条件,让动物进化一步,啥动物都成。


下面简单回答网友关于“孩子长得像前夫”与“夫妻相”的疑问。

必须表明,去年国内由于孩子长得像妻子的前夫而导致两条人命的事实。

为了表明这个事实,我先重申一下:人跟人的长相差异极大的例子是客观存在的现实。都是元帅,要是某人说林彪和刘伯承看不出来谁是谁,那个人不是傻不傻的问题,而是诚实不诚实的问题,即使他的脑袋里装的全部是羊的大脑细胞,他也会看出林彪和刘伯承长得不一样。

在农村长大的都有这个经历:你跟伙伴一起去放羊,白天,你没有绳子牵着羊,羊会自由活动。但到了天黑,羊恐惧感极大,立刻跟着主人的后面寸步不离。您别担心您那10只羊会有一只跟您的伙伴跑了,您也别考虑您伙伴的8只羊会有一只跟您走的。羊都知道您长得跟您的伙伴不一样。我们有时看到两个人长得相像,但把他们放在一起,是非常不同的。你真正熟悉的人中,几乎找不到长得一样的。有人说好几个人长得像毛泽东,但你要是真的认识他们,仔细看非常像毛泽东的全国也许有两三个,要让江青去看,也许一个都没有。据说古月的父亲有点象毛泽东,所以,古月化妆一下很像毛泽东。不化妆,还是不一样。

假如葛优的妻子离婚后嫁给了陈佩斯,陈佩斯跟她两年后生的孩子长得跟葛优一模一样,陈佩斯两口子这么认为,葛优本人也这么认为,邻居们也都这么认为,结果,大学毕业的陈佩斯一气之下把葛优给杀了,那么,假如有人听到后还不承认“孩子长得像妈妈的前夫”的话,那个人的大脑里边多半是进水了。因为人命关天,杀人要偿命的。

这个当然是比喻。因为葛优和陈佩斯大家都熟悉,而且都是光头,比较起来容易。事实上,杀人的故事里就是一位大学毕业生杀的人。

那么,如何解释这个现象呢?科学上讲,一个是细胞水平上,一个是DNA水平上。

在细胞水平之上的就是器官了,这个是不可能的。一个器官在母体内呆上两年,没法发生。

在细胞水平上说,我们知道:胎儿的干细胞可以进入母体而成为母体的干细胞,那么润涛阎在这里假设:这些胎儿干细胞在母体内长期生存和繁殖,等到和第二个丈夫怀孕后,这些带有前夫的整套基因(单套染色体,另一套染色体来自母体)的干细胞就有机会进入胎儿体内,也就把前夫的基因代入了这个胎儿,而影响了胎儿的貌相,这个胎儿的貌相就酷似前夫。

在DNA水平上说,那就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在与前夫离婚前前夫的DNA进入了母体,甚至母体的卵细胞。DNA能否进入细胞?这是毫无疑问的。只是进入的多少而已。用试验室的方法测出来的都是大量的,因为我们需要很多细胞得到DNA,最好是100%的细胞都得到DNA。大量DNA表达后才能在荧光显微镜下看到标记。

我们知道,“孩子长得像妈妈的前夫”这样的例子很少很少。但很少不等于没有。

1989年,非洲的一位女孩吞入了精子而导致怀孕。因为这个女孩性器官发育不正常,不做手术无法做爱。她以为是长了瘤子,到医院检查才发现是怀孕了。这让医生很惊奇,医生必须给她做手术才能把孩子生下来。这个新闻全世界的报纸都报道了。精子如何穿山越岭与卵子相遇?无人得知。不排除钻入血管然后再钻出来的可能。但无论如何这个例子表明生命之顽强令人惊叹。

在您家里,您就是耐心给花和树施肥浇水,那花和树也未必活下来。但您看到过大石头上连一点土壤都没有,一棵树竟然在石头上巍然屹立。表明生命之顽强;也表明,实验室得不到的,自然界会发生。

很多罕见的例子,不是科学家能在研究中重复出来的。比如克隆猫,我们知道目前克隆了很多动物个体,仅老鼠,日本克隆老鼠的实验室就克隆出了数百。但所有的报道都是颜色与母体一致,唯独克隆出了一只斑纹与母体不同的猫。

这个克隆试验即使以后重复1000次,也未必得到这样的例子。克隆猫的颜色,不是来自染色体DNA,这是calico猫的特征,其胎儿的毛发形状不是受染色体DNA控制的,原因是这种猫的X-inactivation,那也就是说很可能它来自于怀孕猫的干细胞进入了胎儿体内而控制了胎儿的毛发颜色。再说白猪的事,当然也包括马、羊等颜色的例子。达尔文所说的例子应该是真实的,虽然后来有科学家做试验“证明”不是可以重复的。问题在于:他做的试验不够多。

一头白母猪与白公猪生下的都是白猪。当这只白猪跟黑猪交配后生下的有黑猪和白猪以及花猪。等这只白母猪再跟白公猪交配生下了黑猪。这个,要是用试验证明的话,如果发生率在千分之一,那么,你即使用1000头白猪做试验,根据统计学原理,您未必绝对得到“像前夫”颜色的猪。除非你做N个1000头猪的试验,您能得到平均数为千分之一的“像前夫”的猪,标准差也可以算出来。

所以,历史上那个证明达尔文说错了的试验是无效的,因为达尔文没说每个马都这样。样本不够,得不到的。

比如,吞精造成怀孕,这个事实,如果科学家做试验重复出来的话,可能需要有上亿个女人参加才行。这个试验本身是无法做的,因为在发达国家,孩子接生的时候医生一旦发现性器官需要手术,不会等到成年的。只有非洲那样的地方才有这种现象。哪有那么多性器官不正常还没做手术的女人找来做这样结果可靠的试验呢?

但小概率事件不能说不是事实。

人们认为,蛋白质本身不能导致蛋白质突变,必须经过遗传物质DNA或RNA的突变才能导致蛋白质突变。但疯牛病的朊毒体蛋白质本身就可以(不通过遗传物质)突变、复制并传播。它是由正常形式的蛋白(PrPC)错误折叠成致病蛋白(PrPSc)而组成的。两种结构异型蛋白来源于同一基因,该基因没有发生突变。地球上的蛋白质种类总数目前还尚不清楚,但估计要以百万计甚至千万计,虽然只有一种这样的蛋白质,但有就是有,不能说没有。

由于无知,孩子长得像妻子的前夫就认为妻子做了对不起新夫的事,导致丧失两条鲜活的人命,这个案子的报道,我把它放在下面。至于“夫妻相”的现象,其概率要比“孩子像前夫”高得多。

我们知道,胎儿的干细胞进入母体后,就把丈夫的不是几个基因片段,而是全部遗传物质(成对染色体的一半)带入母体,妻子的身体内就有了丈夫的DNA,那么,由于干细胞是可繁殖的,可以到达各部位,这些基因的表达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夫妻相”的结果,理论上讲是可能的。

别忘了,精子的数量是以亿为单位的,这么多的DNA,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何况在实验室,巨量的DNA可以进入培养的人体细胞,只需要钙和磷。人体内当然没有实验室用的那么高浓度的钙与磷,但这两个东西是构成人体功能的最重要的成分。钙就不用说了各个细胞的外面都有,磷是DNA的重要组成成分。那么多的DNA被分解,大量的磷就存在了。

实验室测到的DNA实在是太高了,进入人体细胞内的DNA片段理论上不可能用常规方法测到。但日积月累,集腋成裘,个别现象也就可能发生了。


一位“医学与生物学双博士”问:
“如果按照润涛阎有的孩子长得像前夫的说法,孩子的妈妈用黄瓜自慰,后来生下的孩子形状应该像黄瓜。”

润涛阎答:
黄瓜的外表有一层厚厚的蜡质,黄瓜不会破掉。里边的DNA不会跑到外面。所以,你不必担心她的孩子形状像黄瓜。

女网友Airi问:
“按您逻辑,黄瓜皮蹭破了,黄瓜细胞烂掉后基因碎片被母亲子宫吸收,所以生下的孩子皮肤有点绿。”

润涛阎答:
(1) 植物细胞跟动物细胞不同,植物细胞有坚硬的细胞壁,黄瓜皮蹭破了,细胞壁也很难破开把DNA放出来。到了细胞壁破开的地步,黄瓜一定无法用了。也就接触不到子宫了。

(2) 退一步说,即使DNA基因碎片被子宫吸收,孩子也不会绿。到目前为止的科学研究表明:植物的叶绿体不可能在人体内形成,即使把叶绿体全套基因放入动物表皮细胞,动物细胞的皮肤上也不能产生叶绿体。所以,有人在几十年前“经过分子生物学技术把植物叶绿体基因克隆后转移到人体,人的皮肤上有了叶绿体后,就可以站在阳光下光合作用了,就不用吃饭了”的梦想早就证明是乌托邦。

同样的道理,控制植物各部分形状的基因即使在人体内表达,人照样不能长成植物器官的形状。科学发展到了今天,连这些道理都不懂的“双博士”彻底辜负了您那双博士学位了,您老!把分子生物学、生物化学谈论的头头是道的Airi女士竟然如此给大家谈科学,辜负了您那学位了,您哪。

网友评论问:
“如果按照润涛阎的说法,那扎鸡血岂不更好?要是母鸡的鸡血,生下的孩子还能下鸡蛋了,连喂奶都省了。”

润涛阎答:
鸡血里有血细胞,DNA也是在细胞里面。即使鸡的血细胞的基因转入人的体内,人也不会变成鸡。道理上面说的清楚了。

那么,转基因(英文叫Transgenic animal)的效果到底是怎样的呢?就目前来说,转基因几十年的研究结果表明,只能改变一些特性,但不能够因为增加了某个甚至几个基因而让物种发生改变。即使您用地球上的生物所有的基因一个个测试,您也得不到5条腿的老鼠。也没有报道说转基因得到了比老鼠的智商高的老鼠,哪怕聪明一点点都办不到。这些转基因试验大多数情况下只能看看某基因的生化或细胞学意义上的效果,如果有这样的效果,您就算幸运了。您把一大堆猫的基因放入老鼠,老鼠也变不成猫。如果能,那就证明进化论是对的了。老鼠本身的形状通过转基因可以改变,比如老鼠的颜色,貌相、眼睛的大小、行为的变化等等。

当然,科学家从相反的方向研究,就是把某个甚至几个基因敲掉,英文叫Knock-out。即使这样,也不能看到老鼠退化成别的动物。甚至多数情况下什么都没发生,您要是看到您要研究的基因被敲掉后有表现型的变化,您是幸运的。当然,敲掉基因导致胚胎死亡是经常的,母体宁愿让胚胎死,也不会让它变成比老鼠低级的物种。


下面这个杀人案件非常有看头,不仅仅有“孩子像前夫”还有爱情、婚姻、离婚、再婚、偷情、复婚、事业、深入公司搞破坏、杀人过程,简直是一部精彩电影。


儿子越长越像老婆前夫  亲子鉴定现真相

发表日期:2009-10-27 来源:亲子鉴定  


儿子的长相像妻子的前夫!杭州余杭区某公司的林新来不堪承受“顶缸之辱”,欲报复妻子的前夫曲迪。夫妻俩由此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然而,较量疯狂落幕时,DNA鉴定结果显示:林峰的确是林新来的亲生儿子!   

爱子越长越像妻子前夫   

34岁的林新来1996年从浙江理工大学毕业后,进入杭州市余杭区某物流公司工作。2002年8月,林新来经人介绍认识了时年25岁的柯茵茵。柯茵茵在一家公司当出纳,此前刚与前夫曲迪结束了一段短暂的婚姻。两人交往后,柯茵茵就向林新来坦白了自己离婚的经历。林新来尽管很遗憾,但仍然认为“只要现在咱们彼此相爱,以前的事情就忘了吧!”   

2003年1月,林新来与柯茵茵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次年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婴,取名林峰。然而,亲朋好友时常“嘀咕”林峰:“长得一点都不像林新来。”面对流言飞语,林新来心里很不舒服,既然有人说林峰像妻子的前夫曲迪,那么自己倒要求证一下。林新来终于通过熟人介绍见到了妻子的前夫曲迪。看到他的第一眼,林新来悲愤地发现:儿子真的长得很像曲迪!   

回家后,林新来和妻子发生了结婚后的第一次吵闹。事实上,柯茵茵在与林新来结婚前,仍与前夫曲迪有染。2007年5月17日晚上,林新来和两个好友在酒店吃饭。一瓶白酒下了肚后,林新来将自己的苦闷和盘托出。当晚,林新来借着醉意,直接敲开了曲迪的家门。林新来指着曲迪的鼻子,气愤地骂道:“你已经和柯茵茵离婚了,为什么还要和她有来往,为什么还和她生儿子?”曲迪解释说:“自从你们结婚后,我和她连面都没见过!”   

吵着吵着,两人撕扯在了一起。后来,是小区的保安好不容易才将他们拉扯开。   


与前夫旧情复燃再埋祸根   

被劝开的曲迪,赶紧给柯茵茵打去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柯茵茵边哭边将自己的苦楚说了出来,最后她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孩子怎么会像你?”   

听前妻也说孩子像自己时,曲迪决定见孩子一面,亲眼求证。2007年7月底的一天,柯茵茵悄悄把孩子带去与曲迪见了面。曲迪一见林峰,顿时呆了:孩子的确很像自己!难道是曲迪在柯茵茵与林新来结婚前播的种?可一计算时间,不对呀!曲迪和柯茵茵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这次再婚后的见面,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两人间蔓延。分别时,曲迪深情地对柯茵茵说:“以后有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我。”   

2007年9月13日下午,林新来在开车接柯茵茵回家的途中,看着身旁的妻子,他内心的委屈再次翻腾:这个坏女人,不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而且儿子也是她和前夫偷情生的……想着想着,他开的车差点撞上了一个迎面而来的骑自行车的人。他紧急刹车后,旁边的柯茵茵埋怨道:“你怎么开的车?”林新来听到妻子指责自己,心里的怒火顿时爆发了:“你给我滚下去!”   

柯茵茵既委屈又害怕。刚进家门,儿子林峰便往林新来怀里钻,嚷着要爸爸抱。林新来铁青着脸,喝斥道:“我不是你爸爸!不要来烦我,你去找你的亲爸!”第二天,委屈的柯茵茵将曲迪约在名典咖啡馆里,向他控诉了林新来对她和儿子的“侮辱”。看着前妻泪眼婆娑,曲迪的心碎了一地,情不自禁中,曲迪搂住了楚楚可怜的柯茵茵。   

在曲迪的怀抱里,柯茵茵不自觉地将曲迪和林新来做了对比,她发现还是曲迪的怀抱更温暖。搂着柯茵茵,曲迪也向她诉说了自己婚姻的不幸:“虽然我现在是一个塑胶公司的老板,但那只是表面上的风光,这个公司实则是妻子娘家人开的,我每天都生活在她们的淫威之下……”随后,这对曾经的夫妻情不自禁地去宾馆发生了关系。   

事后,曲迪搂着柯茵茵动情地说:“既然孩子长得像我,那么十有八九就是我的!我会对你们母子俩负责的!相信我,我会离婚,再来娶你!”   

自从与前夫接上了线,柯茵茵任由感情的洪水泛滥,极力寻找着缠绵的机会。她对林新来的猜疑和怨气予以不辩解、不理睬。柯茵茵的冷漠态度,让林新来更加确信孩子是曲迪的。 
 

杀机毕现真相大白悔已迟   

林新来经常借酒消愁,工作接连出现失误。2007年底,他下岗了,这让他更加郁闷,经常打骂儿子。柯茵茵无法忍受,向他提出离婚。林新来说:“离婚可以,但必须先做亲子鉴定。”柯茵茵不肯接受,就这样,离婚一事谈崩。   

柯茵茵将林新来要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的事情告诉曲迪后,曲迪后背直冒冷汗,他不能因为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而名誉扫地。正当曲迪犯愁的时候,林新来自己送上门来了。原来,林新来通过调查柯茵茵的手机通话记录,发现她与曲迪果然有联系,不禁怒火中烧。恰在此时,林新来在报纸上看到曲迪公司正在招聘物流主管,顿时心生一计:进入曲迪的公司,伺机报复他。   

曲迪心里乐开了花: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嘛!林新来进了曲迪的公司后,决定扮作温顺从而获取曲迪的信任,再利用业务之便将客户提供给竞争对手,搞垮曲迪的公司。   

精明的曲迪,在林新来进入公司三个月后,发现有些老客户流失,经过一番暗中调查,曲迪发现果然是林新来搞的鬼。利用单位的资源,为竞争对手谋利,这可是违法行为!曲迪决定等林新来把娄子捅大了再将计就计把他告上法庭,到那时再以撤诉为由威胁他不做亲子鉴定。  

暗中掌握到大量的证据后,2008年9月10日,曲迪向杭州警方报了案。司法机关立即介入调查。10月21日,林新来被刑事拘留,等待进一步调查。10月25日柯茵茵通过律师,递给了林新来一张离婚协议书,并暗示他:只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并且放弃做亲子鉴定,曲迪可以撤诉。   

无奈,林新来只好妥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并承诺不追究孩子的来历。然而,他对曲迪的恨更深了……   2009年1月4日,癫狂的林新来怀揣一把水果刀,躲在曲迪的公司门口。下午5点钟,当曲迪走出公司门口时,林新来趁其不备,冲上前去,朝他的后背猛刺7刀……曲迪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2009年1月7日,警方将逃往苏州的林新来抓捕归案。   

血案发生后,在林新来的申请下,警方为林新来和林峰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显示,林新来和林峰父子关系的概率为99.99%。也就是说,林新来肯定是林峰的亲生父亲。那么,林峰的长相为什么会像柯茵茵的前夫曲迪呢?遗传学专家分析说:“这种情况在一般的人群中极其罕见,但的确可能存在。在柯茵茵和曲迪以前的夫妻生活中,曲迪会有亿万个精子进入她的体内。精子进入女性体内后,除一部分流失外,其它的精子都会自溶。自溶的精子会释放出一种遗传物质‘核蛋白体’,这些遗传物质可能被女性生殖器官的内腺吸收。与此同时,精液中还含有多种性激素,这些性激素也被女性吸收。被吸收的精子和性激素中的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DNA),能使母体的生殖细胞产生遗传变异而被同化,进而引起卵细胞随之变化,因而产生‘远距离遗传’的效果。”   

林新来得知亲子鉴定结果和这个道理后,不禁痛哭流涕,然而一切已不能回头了……

请看链接:whdna.com/news/N200910/20091027144105994.htm

-------------------------------------
有人说润涛阎的解释不对,那您就用遗传学的理论给解释一下:小林峰的染色体DNA表明他是他爹的儿子,但他长得一点不像他爹,而像他妈的前夫。

小概率事件,大家无需担忧。无论如何两条鲜活的人命就这么消失了,太遗憾了。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有何相干?很多领养孩子的父母疼爱孩子超过亲生的无数倍。我的亲戚里就有这样的例子,孩子放在手心里怕冻着,放在嘴里怕化了。那哪里是孩子,简直就是蜜糖。

下面转贴一篇胎儿干细胞进入母体,母体干细胞进入胎儿的新闻报道,这个,文科生比看英文原文容易些。

新华社2005年9月23日电:据墨西哥《千年报》报道,所有母亲都会从未出生的宝宝身上吸取一些宝贵的细胞。这些细胞有着奇妙的功能,它们在血液里循环,进入母亲的大脑,穿过一道“生物墙”后,修复创伤。

一组新加坡科学家经过4年的潜心研究得出了惊人的、具有革命性的成果。通过在老鼠身上做试验,科学家们发现,从正处在孕育期的小老鼠身上获得的干细胞能够穿过胎盘,进入血液,最终抵达母体大脑,在冲破一道几乎密不透风的生物墙后,将信息带入大脑,在这里完成它们细胞修复的使命。

如果这一发现被证实,并且在所有人身上都得到验证,那么对于有朝一日治疗各种栓塞症或一些神经系统衰退疾病,如早老性痴呆和帕金森氏症都将具有战略性意义。换句话说,也许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大胆地说,孩子是生活赐给母亲的一份珍贵礼物。

早在十几年前,科学界就已发现,在怀孕期间,母亲与子宫内的那个“小客人”之间有着超乎人们想象的互动关系。尽管母亲与胎儿的血液循环遵循的是两条线路,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母亲体内的细胞能够穿越屏障进入胎儿体内,而胎儿体内的细胞同样可以进入母体。有90%的怀孕妇女体内都存有从胎儿体内获得的细胞,其中一半以上的母亲在分娩后数十年内一直携带这些细胞。

科学界已经证实,母体血液和器官组织内留有孩子的细胞,在母亲的脾、肝和皮肤内都可发现这种细胞。

这种从胎儿体内“移民”到母体内的细胞并非成熟细胞,它类似于干细胞。通俗地说,它就好像是“婴儿细胞”,在进入母亲体内时尚未决定它最终变成什么样子,因此它具有在母亲体内形成任何一类细胞的能力。这种细胞被称为胚胎干细胞,它具有强大的复制能力,这种能力对于医学界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财富,因为它既可以变成心脏细胞,也可以变成肝脏、血液、肌肉或大脑细胞。

为了进一步证实,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药物学系的加文·道和新加坡综合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的程晓志(音)通过在老鼠身上做试验得出结论,胚胎干细胞可以轻松穿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因为有了血脑屏障,许多物质都无法穿过毛细血管这堵墙深入到复杂的大脑组织中。但是,胚胎干细胞却完全可以做到。不仅如此,一旦进入到大脑中,胚胎干细胞就会开始变化,直到成为神经细胞。

胚胎干细胞从胎儿体内进入母体时尚未成熟,待到进入母体即迅速变成各种类型的成熟细胞,如神经细胞,这是一种负责在大脑中传递信号的脑细胞。还有一些会变成星形胶质细胞,起支持神经细胞的作用。此外,还可以成为少突神经胶质细胞。加文·道指出,“总之,胚胎干细胞可以变成大脑中任何一种重要的细胞”。

胚胎干细胞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在治疗过程中直接注射到体内,进入血液循环,然后寻找路径进入大脑。用这种办法可以治疗许多脑部损伤,如早老性痴呆症等。

-------------

下面是英文最新的综述,比上面的报道新得多。

Bianchi的综述也承认我的观点。下面就是她的综述。

我是告诉大家这方面的知识。很多医生竟然都不知道胚胎干细胞会穿过胎盘到达母体的全身。这些胚胎干细胞可是带着丈夫的遗传物质的!


Fetal cells in maternal tissue following pregnancy: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Kirby L. Johnson1 and Diana W. Bianchi

Division of Genetics, Department of Pediatrics, Tufts–New England Medical Center, Box 394, 750 Washington Street Boston, MA 02111, USA


The presence and persistence of fetal cells in murine maternal tissue was first reported over 20 years ago, although it is only more recently that the occurrence and potential consequences of fetomaternal cell trafficking in humans have been fully appreciated.

Fetal cell microchimerism is a growing field of investigation, although the data are contradictory relative to the health consequences of persistent fetal cells in maternal tissues. Understanding of the types of cells being transferred from fetus to mother, the location of these fetal cells within the various maternal tissue types, and the functionality of these cells may ultimately lead to measures to minimize or eliminate the deleterious effects of the cells, or to efforts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presence of these cells for therapeutic purposes. This review focuses on the origins of fetal cell microchimerism research and the different hypotheses regarding the consequences of persistent fetal cells in the mother, the various diseases that have been evaluated with respect to fetomaternal cell trafficking, the potential variables associated with the frequency, persistence and tissue distribution of fetal cells in maternal tissue, and an assessment of future direction in this innovative field of inquiry.
本文凡是大家有疑问的地方,都是润涛阎的忽悠。笑一笑,十年少。不必当真。凡是有报道出处的,都是科学。要当真。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1002/news-gb2312-1009656.html

文章来源: 光华日报2010-02-04 17:06:14
绝对医学奇迹!一名非洲少女居然通过口交怀孕 光华日报

很多不育的夫妇想方设法,花大笔金钱也只是为了生下一男半女,但是非洲一名天生阴道畸形的少女,竟然在与男友口交后于一连串极巧合的情况下怀孕,诞下健康男婴。

  这个奇怪医学个案发生在1988年,日前由Discover杂志网志报道出来。非洲莱索托一名15岁少女腹痛入院,始发现原来有身孕,由医生剖腹取出一名男婴。奇在少女患了先天性阴道畸形症,阴道不完整。

  医护人员细细询问下,得悉少女为男友口交,吞下精液,随即被前男友用刀刺伤胃部。通常精子下肚,会被酸性极高的胃液杀死,但少女刚巧空肚,胃部只有很少胃液,加上医生将她胃部翻开,用盐水清洗伤口后缝针,令部份精子通过受伤的消化道,进入生殖器官,终与卵子结合。

  南加州大学生育计划主管保尔森说:“这确是难以置信的巧合,但绝对说得通,因精子非常坚壮。”专家指精子在碱性环境中可生存两三天,所以计划生育的夫妇根本毋须算好排卵日才性交。
 

(我的文章说的是1989年,是我记错了。看来是1988年报纸的报道----润涛阎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2)
评论
I_am_nobody2 回复 悄悄话 奇闻,只能说,中国的专家水平超凡出众,应该改行做牧师或者其他宗教人物去宣传神创造了人。
flywhc 回复 悄悄话
"胚胎干细胞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在治疗过程中直接注射到体内,进入血液循环,然后寻找路径进入大脑。用这种办法可以治疗许多脑部损伤,如早老性痴呆症等。"

脑血屏蔽怎么失效了?!请问什么路径能够通过脑血屏蔽进入大脑?


而你引用的论文,是2004年的,里面说胎儿的细胞组织在生产后仍然可能在母体内长期停留。这个跟DNA遗传又有啥关系?跟先父遗传又有什么关系?前一个胎儿的细胞里的DNA通过什么途径能到下一个胚胎里?要知道克隆羊的技术要用高压电精确轰击卵细胞然后再注射,成果率极低。


flywhc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给出引用!我还没有看到有一篇严肃的文章说“你知道胎儿的干细胞可以进入母体而成为母体的干细胞?这些干细胞可是带有全套的前夫的染色体!”外来的细胞进入母体肯定要被白细胞吞噬掉的,怎么还能变成母体细胞?你所说的这些伪科学理论几十年就有了,早就被批驳多少次了,也不知是谁的知识太老。也不知道你看过“先父遗传”理论和其批驳文章没有。

你说的那些遗传学,不要光列出名字,你要说出个道理来。人家是用病毒注入RNA或者DNA的方法,正常的细胞DNA怎么可能去注入到另外一个细胞里去?人的细胞注入羊身体,怎么不被白细胞吞噬?怎么解决排斥反应?DNA怎么融合的?

你知道克隆羊的DNA是怎么注入其他的细胞里的么?直接整合两种动物的DNA,现在还没有技术能做到呢,转基因也就是把细菌、植物的DNA片段转移一下,混合两种跨种类的高等动物目前还做不到的

你这种方法是伪科学,是法x功之类常用的办法,写出一大堆玄乎乎的名字,歪曲了人家真实的理论。


最简单的,你把这个研究的引用写出来,但愿不是邪教的网站
小刺猬9 回复 悄悄话 有可能是真的。我认识一对夫妻都是华人但生了个儿子长的像老外小孩,根本不象父亲。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lywhc的评论:

(一)我问您:如果一半是羊的细胞,一半是人的细胞,你怎么定位那个动物?

(二)听没听说过表现遗传学?非染色体遗传学?获得性遗传?过去人们一直认为只能把抗原注射入体内才能得到抗体,你知道skin vaccine皮肤免疫?就是把抗体或者DNA放在皮肤表面,就能进入细胞体内。你知道胎儿的干细胞可以进入母体而成为母体的干细胞?这些干细胞可是带有全套的前夫的染色体!

您的知识太老了。
flywhc 回复 悄悄话 开始很崇拜润涛阎的博客,不管是机械生物农业历史什么都说的头头是道。但自从丰田车后看的几篇,越来越觉得这位博主也是那种什么都能吹,凭道听途说再加一知半解就敢吹的人,听来娱乐一下还好,切不可信。


恰好我还懂那么点生物学遗传学,一眼就看出这篇博文从头到尾基本是胡扯。首先人干细胞注入羊的实验并不表示羊的15%细胞就变成人了,部分组织是人细胞并不表示整体就能有人的特征,更不表示羊的身体接受了人的DNA。

而后面前夫DNA会影响后代的理论,则是很多很多年前就被证明是伪科学的东西,这个还有个专有名字“先父遗传”。把道听途说或者不严肃的小报新闻当做引据是很不道德的。不是内事问百度,外事问谷歌,房事问天涯么?写博客前不妨先搜一下,省得丢人。
王六一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我看完了评论,再把你的文章复习了一遍,没看出什么得罪女网友的地方。很
早以前在俺得出一个结论:证伪容易证真难。证真必须覆盖所有可能,而证伪只
要举出一个反例就行了。请继续你的证真,我还有很多网友都喜欢听。
Ilovescrewdriver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博文,博主能够用您的理论解释一下马和驴结婚后生下的既不是马也不是驴,而是骡子的事实吗?
最后的酋长 回复 悄悄话 严重顶Wella。也请阎叫兽继续精彩娱乐博文。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Wella、腰呀冧吧温、比哭笑好的评论:

万分感激!

也感谢焦急等待的人、bbbbttttt的留言。


bbbbtttt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好涵养。连原先的“网友问润涛答”都改成“润涛自问自答”了。
焦急等待的人 回复 悄悄话 润涛兄,您的博文太精彩了,喜欢!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Wella的评论:

附加一句:个人隐私是受法律保护的。您认识的人很多,有人暴露您的个人信息,法院解决非常容易,有人误以为可以在网上暴露别人个人隐私,美国有很多案例了。其实一旦进入司法程序,他/她的电脑IP一下就查出来了,他/她把电脑砸了换新的都没用。

楼主太有教养了,对砸场子的人格杀勿论,客气什么!
Wella 回复 悄悄话
一直潜水默读,今天实在看不过去想说几句:

1. 我是个女读者,很饭博主的文章,知识性趣味性并存,没觉得他哪篇文章对女性不恭或得罪了那类女性。

2. 博客于博主而言就象他的私人领地,到访者来访就该象上别人家做客一样。既然是客,就该讲点做客的礼节。你不想给博主唱赞歌也就罢了,死劲揪着人家博主去接受你自己的观点,以至于博主不得不删掉在自己博客里贴出的文章以求耳根清净那就太过分!

好比那些强烈抗议博主不该删ta 发言贴的要求在我看来就相当过分。人家删帖,删的是自家园地里看不顺眼的东西,如果你接触过西方民主思想的话,应该明白那是人家的自由。

提这种过分要求的人最好自己去开个博客作文,等有人读完之后没完没了地缠着你辩来辩去并要求你不得删去ta的跟帖以便ta三天两头得空想抬杠就可以接着来抬时就能体会到做这样的读者是多么地不讲道理。

还有那断言博主更年期的言论更是令人气愤,你说说你这跟人身攻击有何区别?按理说到此一游者大多是求学海外的华人,可以说是经历过了东西方两大文明的熏陶。两种文明的熏陶之下还能出口伤人,只能说你是家教不好,你不觉得你给你父母丢脸吗?

其实在你点击“发表评论”键时你往上抬眼两行就该看到,文学城专为你这样的人提示过:注意: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不相信你没读到这段提示,只能说你没重视这个提示,这是非常要不得的!现 copy 于此,愿你牢记在心。

3. 对于来访者中博主的同行我也要进一言:这里是润涛阎的博客,不是他办的学术网站,更不是你们做学问的地方。有什么和博主学术观点不同的专业方面的意见,最好另找机会和地方与博主探讨;如果你们认为博主在误导我们这样的无知之辈,一定要揭穿博主治学不严谨的真面目的话,可以说你完全是多此一举,根本达不到目的。因为:

第一,你聊的那些深奥具体的专业知识,因为我们外行听不懂,所以根本就不会有兴趣去听;

第二,也是因为我们不懂行,所以也就不会在你和博主的论战中去支持你;

第三,我们这辈子过完了可能也不会有需要鉴别你和博主谁对谁错的那一天;退一万步说,就是有这个需要,也不会只到这里来复习你和博主两个人的争来吵去以求得我们心中的答案;

第四,即便我们认同了你的说法也无助于你揭穿博主“胡说八道”的真面目,你的那些观点只有到你们同行那里或有你和博主到场的学术辩论会上去说才有真正的意义;

第五,就算博主所言皆为谬论,听信他的谬论 --- 在我看来,--- 也有相当积极的社会意义。

试想,如果一个刚出校门的女读者有心尝试滥交生活,听信了博主最近两篇文章的分析从此打定主意此生洁身自好到永远,对于这个社会、对于所有未婚男读者、对于她自己以及她未来的家庭来说,又何尝不是件好事呢?如果是个已婚并琢磨离婚的女读者,就此打消了冲动之下所作的离婚决定,那博主不更是积了大德了吗?

第六,永远不能忘记,人类的认知水平具有阶段性和局限性的特点。历史上曾经得到的“科学结论”过个几十年百把年却被人类自己发现完全是谬误的例子屡见不鲜。所以不要以为你的论据就绝对可靠或你的论点就一定正确,更不要拿出你做学问的劲头来别人博客里叫阵,以至于人家博主理你不是不理你也不是。

何况博主一直有言在先,他就是茶余饭后侃侃。引用他所学过的专业知识或术语,不过是想告诉我们他对他谈到的话题所思考的深度,并将他的心得与我们分享,没想和同行切磋专业。

一言以蔽之,希望来此的xdjm 们都能为此地营造一个写文读文的好气氛,不要因为惦记着说清自己的观点而毁了博主作文的兴致,以致我们失去业余时间的一个好去处。

顺便恳请博主重新展示删掉的文章,否则不光网友雾水“有点遗憾” ,一定还有其他网友像我一样相当遗憾!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接纳网友的建议,从这里划线,评论全部制止。

同时,感谢诸位为我讨公道。

也感谢所有的评论员的评论,不论观点如何。

大家玩好!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应该检讨!

虽然您不是故意的,但文章得罪了很多人,也许有您自己的粉丝。我猜想有三种人恨您了。

第一种:自己的孩子长得不像自己,又没见过老婆的前夫,担心害怕起来,就把无名火发在您头上。看到一个报道,丈夫怀疑自己的儿子不是自己的,去做了亲子坚定,结果真的不是。老婆跟谁偷过情,他也不知道,就跟老婆离婚了。老婆买通黑社会,把那位搞亲子鉴定的医生给杀了。她在法庭上说,要是没有亲子鉴定,她就离不了婚了。

第二种:嫁不出去的女人,年龄又比较大了。害怕男人们看到您的博客,恨您是有道理的。

第三种:再婚了,又有了孩子,但害怕丈夫担心。因为孩子不怎么像他爸。

所以,一些人恨您是合理的。很多时候,道理是不能讲出来的。您再解释清楚科学道理也是徒劳的,还是去写政论文和文学作品吧。最近为何不去园子了?前些日子还有人念叨您呢。
雾水 回复 悄悄话 大博士;怎么把上篇撤了?每天上班没事就到这里看文,上篇你和AIRI的争论还没看完呢?有点遗憾!
自以为是棵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腰呀冧吧温的评论:

您的话真好笑。有点唐吉珂德的味道,也让人感到阶级斗争的幽灵在文学城游荡。
自以为是棵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腰呀冧吧温的评论: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腰呀冧吧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自以为是棵葱的评论:
润涛阎有些话说得恨了点(儿)。但是,你们都是穿着马甲盔甲躲在暗处冷枪暗箭。只有润涛阎站在明处真名实姓。这样的斗法不公平。因此也怨不得润涛阎匆忙出几下狠招。你们最好一个一个来单挑。这样我们也好看出个是非黑白
自以为是棵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姐的评论:

从楼主最近的两篇文章和他发表的一些评论,让人觉得和那个写《熬鹰》与《令人叹服的智者》的作者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我的感觉是更年期闹的。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icmbian的评论:
人群里掌握科学推理的是很少的一部份。科学隔行如隔山也是事实。但所有的科学学科遵守的方法是一致的。从很大的意义上来说,是不是科学是用一套学习方法来定的,而不是追究至极真理。所以,科学是不管有没有上帝的事的,因为那不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真明或有或无的。
科普是用来教育非专业人士的。是科研人员和大众沟通的方式。所以,写起来都该用专业里无大争辩,成熟的结论。除了“为人民服务”这点,这样做也为了保卫科学阵地不被大众不信任。这大众包括了美国众议两院。
有个当今搞的洋洋洒洒的坏的科普榜样就是global warming or not warming。不管你是相信那一方。这个问题不小心成了宗教。变成了believe or believe not,大众两方各不买帐。
博主的这篇的确和上篇写的不同。想来也是结和了网上评论和意见。本来也挺好的。我只是看到有人骂小棉袄骂的不着杠写两句的。后来。。。。。
bleakyla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润涛兄过虑了。我性别为男,也跟您呛过两句,但也主要是对您那不用避孕套导致女方相貌性格改变的理论而言,想想自身原因多半儿是书念的多了,有时爱认个死理儿。我也没见谁说跟您争论是要给女同胞找公道。真要找性别和立场的相关性,可能也是知识女性更注意细节,也爱较个真儿。大家也都歇歇吧,润涛兄前篇博客也删了,这篇博客也更新了,对他的两条理论有些异议,就各自存疑吧。在争下去恐怕就是认不认错,做人方法,做事态度之类的了。在家里两口子吵过架的都该知道这是没结果的。
icmbi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姐的评论:你说人民大众怎么学科学知识呢?从数理化开始?他们该不该用科普做基本的参考准则?你有好的建议吗?博主是个搞生物研究的,你让非专业人士如何分辩细节?
老姐,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也许我不够格,请谅解。既然您问我,我就冒昧犯上再说几句,人民大众学科学知识从数理化开始,没什么错,用科普作基本参考准则,也应该,但是也就是参考而已,不一定全信,正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对吗?再者,现如今专家权威也多,老百姓也并非都听他们的忽悠,我们不能低估人民的智商。至于非专业人士如何分辨细节,似乎要求过高,那是专业人士的事情,比如您,一般人才不管呢。另外说了,如果人们相信了老阎的“误导”,有什么严重后果和危害吗?我实在是看不出来,请您不吝赐教,在下洗耳恭听。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讲三条:

第一:我的文章女人们看了,如果她离婚了,但迟迟忘不掉前夫(这种人比较少,但有。都是还没再婚的),自己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心理疾病。看了我的文章,知道没那回事,自己是健康的。有啥不好? 遗传物质?哪个人身上不是高度杂合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没完没了。

第二:结了婚但有离婚念头的女人。看了我的文章后,不轻易离婚了。这不是好事吗?当然,该离也得离。只要不是一怒而去就好。

第三:还没结婚的,看了我的文章后好好想想。别找个傻瓜蛋就因为他老爹有点银子。

咋就得罪了女人们呢?唉。也许女人是另类动物,喜欢钻牛角尖。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那个icmbian不是我。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也不会像他那样循循善诱教给你如何做人。"

没猜谁是谁。我把你惹怒了赶人是事实。我也不吃循循善诱。

“你爱怎么评是你的事。缺德不缺德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吹毛求疵的功夫算不上啥。有本事自己开博客写你那字字斟酌的文章。”

对啦,我评我的嘛。缺德不缺德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也是跟前辈们学来的。我开博?才不干呢。

“我就是粗枝大叶,早就告诉网友我是马大哈,就是我那么多读者不在乎给惯的。”

我不管你粗枝大叶。

“我写的错字连篇,大家都来读。比如您这号的,赶都赶不走。你这号的竟然有人自己说“赶不走我,就算我是苍蝇逐臭。”我真的没办法。引力这么大,冥思苦想也想不出赶你走的办法。所以,我现在怀疑我的智慧了。”

天马行空的,咋能挥之即去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晓青的评论:

领养的孩子长得越来越像养父母,说的是言谈举止、风度、为人处事方面,貌相很难。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姐的评论:

那个icmbian不是我。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也不会像他那样循循善诱教给你如何做人。

你爱怎么评是你的事。缺德不缺德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吹毛求疵的功夫算不上啥。有本事自己开博客写你那字字斟酌的文章。

我就是粗枝大叶,早就告诉网友我是马大哈,就是我那么多读者不在乎给惯的。我写的错字连篇,大家都来读。比如您这号的,赶都赶不走。你这号的竟然有人自己说“赶不走我,就算我是苍蝇逐臭。”我真的没办法。引力这么大,冥思苦想也想不出赶你走的办法。所以,我现在怀疑我的智慧了。

在此谢谢毛虫儿和icmbian先生/女士。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ps。 我指的是前一篇。我对你这一篇没评论。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这些细胞在母体内存活多年。当然会导致夫妻相的结果"

“当然”还是“有可能”。我说你发这样的“科普”就是没职业道德。要你不是做科研的,我不会跟你较真的。若你是发在专业杂志上我也自知没评论的资格。但你偏偏是在搞科普。
你发我评,用不着急了骂人赶人。大研究员一个,因该早就学会了对付评论意见的吧。
icmbi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姐的评论:愚不以为反对老阎观点的就一定是遵守科学界原则,赞同的就是违反,更何况反对者应该是女性朋友居多(这好象令人奇怪),也更容易感情用事。文章本身就是有一些争议,绝对是正常的,但不要走极端,更不要人身攻击。老阎的文章我也都看了,并无对女性不敬之处,何至于如此敏感,当然女权主义者例外。
至于科普一说,也不是非权威写不可,也不见得一定比科研文章严格,报纸上科普文章多了去了,都很严格吗?更何况老阎也不是很正式的发表,不就是一博客吗?关于读者非专业人士,也不是想象的都没有头脑,人家也是有思想的,我们毋须为他人担忧吧?若老是纠缠细微末节,似乎有别有用心之嫌疑,在下实在以为大可不必。
毛虫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还是认同芦笛那句话:不上网不知道竟然有那么多蠢人”。
不是很多蠢人,只是很多人没有听的习惯,还没搞懂对方说的意思就自己开始发表言论。在我的工作中尤其是韩国人突出,不是偏见,只是我遇见了。跟他们谈论工作老让我吐血,撞墙。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在这里学到很多知识。为什么一些被领养的孩子久而久之张的也像养父养母了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说了半天还是那句话:生命很复杂,有些性状可以不受染色体DNA控制的,当然机理可能很多。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我什么时候说你说“而现在竟反说成是我认为这颜色是可以重复的??!”

你看错了!我没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回复在,我看了几次。没看到这样的话。如果有,是我写错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姐的评论:

如果你看到今天还说我文章缺乏科学,那你不是故意的,就是死脑筋了。我的两大观点:第一,胎儿的干细胞可以进入母体的全身,这些细胞在母体内存活多年。当然会导致夫妻相的结果。

第二,孩子长得不像丈夫像前夫。这个有案件。国内的科学家也有类似的解释:精子自溶后的DNA片断被母体吸收。克隆猫表明:性状有时候不是染色体DNA控制的。还有什么可争论的?

你自以为是,那是你的事。我不疗愚。

请你别看我的博客。

嫁不出去的,别怪罪我的文章。我没写文章之前,不也一样?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再说一遍,你不要打混战。是你一开头拿克隆猫举例证明你的理论说克隆猫就是因为怀孕猫才变得不同母体猫一样颜色的,以此支持你的夫妻相观点。我这才引证x-inactivation来说明calico猫的颜色由来的。你的博克有关克隆猫的说法在我评论之后已经改过数次。而现在竟反说成是我认为这颜色是可以重复的??!那我还用给那么多链接来说明这颜色就是不会一定与母体猫一样吗?看样是不必继续讨论这篇搞笑文章了。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请不要用谩骂的方式评论小棉袄。
博主这篇文章指出了小概率的一面,但争论是从上篇延续而来的。
要说“得罪”什么的,上篇’得罪‘了遵守科学界的原则的人士 吧。科普要比科研文章更要严格。因为大众不是专业人士,很难区分既定理论和设想。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来说两句。

楼主这篇文章得罪了一些人。有人抓住一些残枝末节攻击一点不及其余,十分不公平。有人就是来砸场子的。小棉袄女士就是其中之一。看到她给出的链接表明她清楚楼主的文章是对的。她就拿妓女的事抓住不放。其实,楼主说妓女的那段话有前提:人的性格是由基因控制的。有了这个前提,再说妓女的性格变化(楼主用的是西方古书的说法),提出了“假设”。

小棉袄不是像她说的是来帮助楼主的,怎么看都是一心理阴暗甚至心狠毒辣之人。网上鱼龙混杂,比真实社会水更深。一篇谈笑文章竟然如此暴露卑鄙肮脏心态,开眼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这位教授的评论如下,也提供了新的内容。


作者:ArMao 留言时间:2010-01-26 05:32:13

“把分子生物学、生物化学谈论的头头是道的Airi女士竟然如此给大家谈科学”是不是指Airi女士就是“双博士”,如果是,前面介绍时可合并以免混淆。

“非洲的一位女孩吞入了精子而导致怀孕”过于神奇,是否事实,我个人是怀疑的,不清楚原始报道如何,即便没有撒谎,报道者被骗或自己出错的可能性也很大。我只是把这类暂且称为非医学干预性的非性交式受精,这类事例有一些散在报道,如有些少女或处女游泳后发现怀孕,可以为被某些混蛋在泳池里释放污染解释,当然还可以用刘邦他娘的怀孕模式来附会。别的健康人吃进蛋白质的蛇毒没有不中毒,而非洲女孩食用一口高蛋白的单倍体生殖细胞,经过包括pH=2的胃在内的消化道,什么胃蛋白酶、胰蛋白酶等都无奈何,不消化也不失能,太匪夷所思了。她不能性交,并没有排除掉在性器官体外污染的可能,是不是学刘邦他娘那样忽悠世界?为这种可能的说谎者找世界的同类女人实验去试图验证不仅不可能,也不必要,我觉得这位女孩自己就是最好的实验材料,可以很方便地隔离做许多次的重复试验,运气好的话,只需要一次偶然得到同样结果都是意义重大的,如果能顺便找出存在该女异性生殖细胞从其口腔消化道直至自身有效生殖细胞(输卵管等部位)安全通道,就更有意义了。

实际上,进入女性体内的男人精子造成遗传性影响已经发现很久了,只是绝大多数人无知罢了。杭州这案还是有些曲折精彩。

在生物生殖环节引起遗传物质交换的效应确实奇妙,如植物的授粉也是,利用窗口期的“花粉管”通道也算巧思,周光宇就作过这类尝试。

附带些枝节问题的意见供参考:

“一道几乎密不透风的生物墙”不如直接点破“血脑屏障”,如担心文科生不懂,可附加解释。

由于在细胞和器官存在的层次是组织,故“在细胞水平之上的就是器官了”改成“在细胞水平之上的就是组织和器官了”会完整些。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999ggg的评论:

我也在看张五常的文章。

还是认同芦笛那句话:不上网不知道竟然有那么多蠢人。
bleakyla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rancho兄:同意润涛兄意见,咱们讨论到此为止吧。润涛兄写故事嬉笑怒骂的确是高手。讲故事,写科幻,做科普,其实是需要不同的mindset的,有时是不太好拿捏的,咱们就别太较真儿了。大家来这里主要是为个热闹,图个乐。就像到朋友家聊天,朋友说的好你高兴,有时你觉得说了歪理争论两句(我有时也会)也是抬杠式的,太认真了或是红了脸,即便您说的都对,也违了您来这儿的本意。主人就顾了跟您争了,没法讲故事了,别人也不愿意了。我想大家评论这么多,意思也都明白了,就点到为止吧。没必要一定搞个一清二白。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请楼主不要把我的意见弄混了。你说:“这个克隆试验即使以后重复1000次,也未必得到这样的例子。"而我说”只要依然选择克隆calico猫,这样的结果出现的频率会很大,因为正如我引用的文章说,calico的颜色由x-inactivation决定。”怎么现在反变成我说“很容易重复出来同样的花纹?”,我反复说过calico的颜色就是不一定与母体一样,这点和怀孕猫的干细胞没有关系。这点不是题外问题,因为我就是要说明你认为这是怀孕猫在影响克隆猫的观点并没有根据。如你认为有,请给出出处。calico猫的颜色是如何形成的这里有插图解释。http://www.bio.miami.edu/dana/dox/calico.html。与surrogate mother无关。当然你完全不必去读,我也没有逼你读。
999ggg 回复 悄悄话 俺觉得涛哥写的是与科学有关的通俗读物。好看就在于其中大量的来自于实际生活的诙谐。包括他的政论性的文章,都充满这样的幽默和智慧。融科学政治等的高深理论与通俗解释、甚至笑谈中,极大地拉近了普通人与这些问题的距离。其中引用的例证,并不是用来做科技论文的依据,只不过是为文章锦上添花的作料。会心者往往会对这些一笑而理解,并不会苛求其真实性。实际在经济学上,包括张五常等人都曾致力于通俗经济学文章的写作,对于经济学原理的普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开始时也有人鄙夷不屑,现在反倒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被众多的人模仿。所以俺觉得既然不是科学论文,真犯不上扳下面空较真。一道菜名叫东坡肉,你真以为炖的是苏东坡的肉啊?能把高深的炫不可测的科学原理解释的通俗易懂,并不是每一个科学家都有的本事。类似于一种返璞归真了,写的人需要智慧,读的人也应该有悟性灵气才是。什么叫书呆子?俺算是明白了。祝涛哥特色的文章越写越好。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Bianchi的综述也承认我的观点啊。下面就是她的综述。这里不给链接,大家可以去古狗。

还是搞不懂为何这么多人不支持我的文章。又不是我的试验,是告诉大家这方面的知识。很多医生竟然都不知道胚胎干细胞会穿过胎盘到达母体的全身。这些胚胎干细胞可是带着丈夫的遗传物质的!


Fetal cells in maternal tissue following pregnancy: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Kirby L. Johnson1 and Diana W. Bianchi

Division of Genetics, Department of Pediatrics, Tufts–New England Medical Center, Box 394, 750 Washington Street Boston, MA 02111, USA


The presence and persistence of fetal cells in murine maternal tissue was first reported over 20 years ago, although it is only more recently that the occurrence and potential consequences of fetomaternal cell trafficking in humans have been fully appreciated.

Fetal cell microchimerism is a growing field of investigation, although the data are contradictory relative to the health consequences of persistent fetal cells in maternal tissues. Understanding of the types of cells being transferred from fetus to mother, the location of these fetal cells within the various maternal tissue types, and the functionality of these cells may ultimately lead to measures to minimize or eliminate the deleterious effects of the cells, or to efforts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presence of these cells for therapeutic purposes. This review focuses on the origins of fetal cell microchimerism research and the different hypotheses regarding the consequences of persistent fetal cells in the mother, the various diseases that have been evaluated with respect to fetomaternal cell trafficking, the potential variables associated with the frequency, persistence and tissue distribution of fetal cells in maternal tissue, and an assessment of future direction in this innovative field of inquiry.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谢谢关心。

就此别过。

祝您春节快乐!
十一月小棉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在下慕名而来,不是来捣乱的。 指出你“科普”文章里的漏洞,也出于对你的关心爱护。如果你的标题是"我的一点痴想",没有人会对你如此认真,反而会佩服你想象力丰富的。 如果你真的对这个领域感兴趣,建议你去和Tuffs的Diane Bianchi女士过几招,人家这辈子就是搞fetal cell trafficking的。 人家可是要严谨地多,没有这么多hand waving.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文学城不是citation list 杂志,是“文学城”,我写的不好,有人看就行。写的不对,你指出来,我去改写。很简单啊。我贴在博客,没有贴在论坛,改写很容易。每次有读者提出改写建议,我就照办。你说那段不好,怎么改写,我就改写。要不你写一段,我copy/paste上去,更省事。

建议您从今往后不再打开我的博客。省了您很多时间和精力,尤其不生气。没必要跟自己不喜欢看的作者过不去啊。我不在乎,但你自己不高兴,何苦来着?您说对不?
十一月小棉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我之所以说看谁今晚睡觉晚,是因为你不停地,反复地删我的回帖,堵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其实大家都是心平气和讨论科学,我也没有人身攻击你呀。 你越这样做,广大读者就越认为你心虚了不是? 我只想在你睡了以后把回帖贴给读者看。没有别的意思。

我只所以选择你描写妓女那段话,不是说你对妓女如何如何,而是这段话集中体现你文章的致命所在,就是毫无科学根据的忽悠。 但愿你写你的ngn2的文章的时候不要犯同样错误。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我看过西方人写妓女的著作,当然是200年前的事了。性格变化来自那里。我自己没有嫖过妓,当然也没有测过她们的DNA。由于性格是受基因控制的,那就表明她们的性格变化有遗传因素的影子。我没有测过她们的DNA,抱歉。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另外,你的这个马甲是新的,你是为了我这篇文章专门注册的?天下的文章不合我意的海着去了!我也注册马甲到人家的网站跟人家开战?人家写文章时也不可能想那么多啊。我不知道我的文章会得罪女同胞,还是有人告诉我的,我想了想,还是不理解为何。

再说了,海外华人女同胞上中文网的也没有妓女啊。我的文章也没有丝毫贬低妓女的言论,因为我特同情弱势群体。把患难的人当成我的兄弟姐妹看待的。我不可能贬低妓女、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的。更不会贬损女同胞。你是多虑了。把我想象成了坏人了。这是哪跟哪啊。您再好好想想。还说看今晚咱俩谁睡觉晚,比赛谁在网上时间久。奇怪。
十一月小棉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既然你以科普的名义写这篇文章居高临下地给广大读者所谓传播科学,就应该本着对科学负责的态度, 而不是编造,夸大,臆想天开,这些都不是科学的态度。 让我们来看看你写的这段话:

“在古代,妓院里招的妓女刚进去的时候性格五花八门,但几年后所有的妓女都性格雷同了。道理很简单:她们的体内吸收了大量的嫖客的精子 DNA 片段,这些 DNA 片段有控制性格的基因,她们的性格不论一开始的时候是啥样的,比如特内向(或特外向),经过相反性格的 DNA 片段干扰,她们的性格也就中和了。到最后,她们都分不清差异了。”

请问,您对妓女的了解从何而来? 您测过几个妓女的DNA序列? 您说相反性格的DNA片断干扰,证据何在? 您千万不要说这是小几率事件,千万不要说我也无法证伪。 按照您的逻辑,任何人的任何猜想只要别人无法证伪,都可以成为真理所在。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你能讨论出个啥?你谈论妓女,可以。问题是你没有谈论啥名堂出来啊。我不是不让你说话,是怕你走火入魔。你要是不喜欢看我的文章,你不看不就完了么?干嘛不高兴?我怕什么呢?我怕你内心痛苦,让你去休息。你的心理有问题。我是好意,你竟然不理解。奇怪了。
十一月小棉袄 回复 悄悄话 说你不地道,还别不承认。 你在那篇宣扬妓女性格平和论的文章下说了所有对该文章的疑问,都在这篇新文章后面讨论。 一转身功夫,就说这篇新文章不涉及妓女,谁讨论谁走题。 咋的,心虚不敢再讨论?

我给你打个比方,你现在的思维逻辑就好像说你们家后面的那个池塘,中间的那个喷泉。 有一天喷泉不喷水了, 你马上忽悠说,我看很可能是流星从天上飞下来砸的。 原因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报有篇新闻,一颗流星从天而降,把某家的后院砸个洞。 别人问, 你去实地勘察了吗? 你说我犯不着,再说反正你不在我们阿拉巴马,你无法证明不是这样的。 这就是你的逻辑。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bleakyland的评论:

您说:“润涛兄大可不必动气,写博嘛,不怕人家骂,就怕人家不说话。我原来看您的帖子也就是一笑置之。后来看您越来越认真了,不由得杠上两句。至于这个案件,我们都可以给个解释,但也只能说是假说。不过那位专家的理论怎么看也不比我们的假说强多少。至于您夫妻相之类的就太忽悠了。大家当个笑话侃侃还成,您一认真,就不是笑话了,您说是吧。”

下面简单回复几句。

“润涛兄大可不必动气,写博嘛,不怕人家骂,就怕人家不说话。”

对此,我不知道说什么。我没有必要争取人气,因为海外华人上中文网的,不知道润涛阎的很少。知道一次与知道一百次有何区别?知道一百次与知道一千次又有何区别?有的人一开始要靠跟贴评论让网站斑竹认同,但我没经历过那段。我第一次上网贴文章(很久很久了)在文学城,立刻新闻直通车,那时文学城很火爆,我一个贴子的点击就是十万以上(100K,不是10K)。

对于我来说,在海外华人上网的读者来说,我不在意有没人读了。那是网站的事。我早就建议把访问量删掉。一百万点击与一千万有何区别?

您说:“至于这个案件,我们都可以给个解释,但也只能说是假说。不过那位专家的理论怎么看也不比我们的假说强多少。”

我还真的没有看到解释。不知哪里有解释?说是“赶巧了”而孩子一点不像亲爹而非常像前夫,那不是解释。有人说古月长得像毛泽东,要是江青看到,必然说那是信口开河。当事人看到长得很像,那可不是旁观者看一眼就有的模糊印象。我有个婶子,她是双胞胎,我认为她跟她妹妹长得一样,我叔叔说我胡说八道,那么大的不同咋会一样呢?列宁说,别说没有一样的人了,就是根本找不到两个一样的树叶!

当我们仔细看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终生都没见过一样的两个人。

家里人都认同林峰跟姓曲的长得一样,那不可能是什么巧合。吞精怀孕也可以说是巧合,问题是为何会发生巧合。

您说:“至于您夫妻相之类的就太忽悠了。大家当个笑话侃侃还成,您一认真,就不是笑话了,您说是吧。”

答复:说了很多了。胎儿的干细胞带着父亲的整套的染色体基因遗传物质(另一套是母体本身的)进入母体,这些细胞可以大量繁殖,可以在母体的皮肤上、大脑里、心脏、肝脏等等器官找到。这些细胞里的基因有一半是丈夫的,一半是妻子的。这些基因的表达必然导致性状的变化。这些都是科学研究报道的,不是我自己的,怎么就看不懂呢?

谢谢您的评论。但也希望这篇文章的评论到此为止,我没精力奉陪那么多看不懂文章的人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吃完饭了,可以跟你心平气和地讨论了。

首先,你在这个问题上跟我的争论是有私心的。为了让大家明白到底咱俩都是要说啥,我觉得必须把我们的共同点和不同点讲明白。现在我就试着讲出来,如果你认为我还有偏向,你纠正一下。

我们的共同点:
1.这个克隆猫的花纹不是由它的染色体基因控制的。这个是我最初写文章提到克隆猫的根本。没有这一点,我没必要提到克隆猫,我这篇不是说猫的,也不是说克隆的。

但你看到那位叫dahaoren天天跟着喊孩子的性状是由胚胎染色体基因控制的,你没有告诉他:“不是!润涛阎说的是对的!克隆猫的花纹就不是靠胚胎染色体基因控制的。”表明您有偏向。

2.克隆猫的花纹是由其它因子控制的。这个咱俩也是认同的。

3.克隆猫的花纹为何不是染色体基因控制的。这个机理,你讲的很清楚,但考虑到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x-inactivation,因为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主题,属于离题万里了,我也没在意。但你让我不得不把这个东西搞清楚。就是说,染色体里控制猫的花纹的基因等于被敲掉了一样,虽然在那里,但失灵了。因为染色体inactive了。

我们的不同点:

1.这个克隆猫的花纹是很难重复的。这个是我的观点。你不同意。我立刻去查文献。现在我仍然坚持我的看法。为什么呢?由于这种猫其控制花纹的因子不在胚胎的染色体上,别说克隆了,就是它们的后代其花纹五花八门,根本找不到一致的。你还说克隆和交配是一样的,理由是都是因为x-inactivation,但我告诉你啊,克隆和交配产生的胎儿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因子控制花纹,那么,连克隆都无法让胎儿跟母本一样,交配也是没门的事!道理很简单:那个因子是在怀孕猫(克隆的话)和母亲(交配的话)的干细胞进入胎儿的体内控制的。因为再没有其它因子了。难道是老天爷下命令?所以,克隆出一样花纹的猫,即使用同一个猫的体细胞,也无法重复。

2.这个猫的母本、怀孕猫。本来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只是对第一个克隆动物感了兴趣,认真读了克隆羊的论文。后来,就只仔细看了克隆老鼠的很多论文。对猫啊牛啊根本就没读论文。所以,你逼我去读那些乱七八糟的东东。我的文章不是写猫的,里边写了羊写了一大堆。如果我提了蟑螂,你也要我去读蟑螂的来龙去脉,您有点过分。但我还是看了克隆的论文。你说的对,那个虎斑纹是怀孕猫。不知何故,新闻报道的时候把它放在图片上了。我理所当然地以为那是母体猫,因为那个怀孕猫有何理由值得报道?比如说当初谣言说着克隆萨达姆,那假如克隆出来了,要把萨达姆的照片和克隆出来的照片放在一起才有道理。所以,这个错误是常识判断出来导致的。

还有没有我没提到的地方?

您的评论没有给我的文章认识批驳,只是具体的讲了我的观点:为何动物的一些性状不是由染色体的DNA控制的。而不是否定这个观点。至于你说的很容易重复出来同样的花纹,这个不可能。您想想看。
bleakyla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润涛兄大可不必动气,写博嘛,不怕人家骂,就怕人家不说话。我原来看您的帖子也就是一笑置之。后来看您越来越认真了,不由得杠上两句。至于这个案件,我们都可以给个解释,但也只能说是假说。不过那位专家的理论怎么看也不比我们的假说强多少。至于您夫妻相之类的就太忽悠了。大家当个笑话侃侃还成,您一认真,就不是笑话了,您说是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等一会我回复您。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改一下,是很大不是更大。没检查。sorry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让我集中一点批驳:
楼主说:“唯独克隆出了一只黑白花的猫,而母体是虎斑纹。”
事实是:母体是calico(典型三色猫), 而怀孕猫是tabby (虎斑纹)。
楼主说:"这个克隆试验即使以后重复1000次,也未必得到这样的例子。"
事实是:只要依然选择克隆calico猫,这样的结果出现的频率会更大,因为正如我引用的文章说,calico的颜色由x-inactivation决定。
楼主说:"Calico猫只能有三种颜色,但不能有白色。”
任何人只要查一下就可知道calico必须要有red (orange), black, and white才能被称为calico。
楼主说:“雪白的克隆猫,不是来自染色体DNA,那也就是说它来自于怀孕猫的干细胞进入了胎儿体内而控制了胎儿的毛发颜色。”
事实是,克隆猫不是雪白的,但有白色,其颜色是x-inactivation决定。就是你硬要说是怀孕猫所致,怀孕猫是Tabby,几乎没有白色,而母体猫因为是典型的calico,确有patches of very nice white fur。
至于为何calico克隆的猫会与其有不同的颜色pattern,正是epigenetic的因素,所以介绍这一点的文章提了母体猫是calico就是说明这一点,因为calico的颜色就是不一定随母体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我这篇文章没有提到妓女,是两个人死了,案件的生物学解释。
十一月小棉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没有人要谈谁离婚的事。 我们在这里辩论的是你的妓女性格平和论,不要转移话题,扰人耳目。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你说的太对了!就是我一直讲的。因为它不是胎儿的染色体DNA控制的。属于不知道的因子控制的。你也不知道是哪个因子,但肯定不是胎儿染色体DNA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Should I say it again? because the calico's color is not genetically controlled, that is why it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epigenetics for the very fact that the calico's color is a result of x-inactivation which is the factor outside the control of the DNA.
十一月小棉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你太小看你的辩论对手的背景了。 我没有告诉你, 我开始也是生化出身,kcat, Km, kcat/Km 这类东西的测定俺也发表过论文。你在辩论中删掉别人帖子,把别人的嘴堵住的做法太不上路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这里是谈论科学的,你不懂科学就去看电视。我不会谈论你离婚的事。道理是一样的。没人关系个人的事。这里不是婆婆妈妈的地方。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十一月小棉袄的评论:

你装什么糊涂?DNA与DNase 的比例,血液里跟子宫能比吗?酶和底物的比例关系属于生化,你搞临床的搞不懂。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it is not genomic DNA controlled! that is what i said at the first place.

because it is not genetically controlled, it is controlled by other factors that no one knows!

is that right?
十一月小棉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你咋知道子宫细胞里就没有DNase? 对了,你老说子宫细胞长,子宫细胞短的。 请你更明确一下,究竟是哪一种子宫里的细胞?是子宫内膜细胞还是平滑肌细胞?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That is exactly what I have been saying. The fur color is outside the control of the calico's DNA. It is epigenetically controlled; that is where x-inactivation comes into play. That is the reason why the article gives this as reason why the cloned cat has a different color pattern from that of its doner. However,
this does not support your argument that the cloned cat changed its color pattern most likely due to her surrogate mother's color (which,ironically, is almost non white), because the cloned cat will most likely change its color pattern simply because it is a calico, and a calico is a female and the x-inactivation is the default state of the X chromosome in the calico cat's clonal process.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bleakyland的评论:

早就被DNase 干掉了!
bleakylan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
红细胞的生命周期是120天。所以我的危险还是大大的,不过还可以安生几个月。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bleakyland的评论:

掺什么乱?血液会自溶放出DNA?

精液大部分要自溶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here is the link which said that the fur color are not geneticlly controlled: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02/02/0214_021402copycat.html
bleakyland 回复 悄悄话 完蛋了,我刚做了手术,输血500cc。想想人家做爱,一次也就3-4ml,其中90%还以各种方式流出体外了,精液里细胞含量是血液的10倍,DNA含量可只是5倍。算算吧,一次输血相当于500/3.5/0.1/5 = 300次做爱. 好么,这一下,顶人家两口子几年忙活的了。而且人家那吸收大部分是局部性的,只在子宫附近,我这血可是满身窜。随便找个地方那吸收力也比子宫内壁强一个数量级不止。越想越害怕,过两天,我不知道会长的像谁了。想想这大姑娘小媳妇输血真危险,一不留神生出一个四不象来。
其实我是一向很钦佩润涛兄的文笔,只是这次老兄忽悠大发了。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楼主实在有点过分,我只说女儿记起读过的科普杂志上正好讲到epigentics和克隆猫颜色的变异,如何你会引申为“润涛阎还不如你的孩子知识多?”你还说你不相信我孩子是这么说的,可是正是我孩子要驳你的观点并立刻找出这个家中订的2007年三月期的杂志的。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篇文章。还是女儿向我解释这calico猫的颜色是如何由来的,以及这个与epigenetics的关系。所以怎么要我向她道歉?我应该说的是感谢她,否则我还真不知道calico和epigenetics的关系呢。你引用的“it also depends on other factors during development”,其实这儿的factor也指的是x-inactivation,这才是epigenetics在这里的应用,因为这个颜色的变化不由DNA控制。你还是没去看calico颜色的形成。要不你就不会说“别看到Calico猫就认为那是x-inactivation造成的!Calico猫只能有三种颜色,但不能有白色”因为你只要随便去查一下,就会发现:”To be called "calico", three colors must be present: black, white and orange”http://74.125.95.132/search?q=cache:6gVPoJ_7We4J:vetmedicine.about.com/od/catbreed1/f/FAQ_calicocats.htm+calico+cat+coloring&cd=5&hl=en&ct=clnk&gl=us。并且calico的颜色变异确实是x-inactivation所致,你可以去查任何有关calico的条目。另外,你还说“那个雪白的颜色是很难重复出来的!因为它不是染色体DNA决定的。是来自于怀孕猫的可能性占绝大多数。”不知你有没有看见那母体猫,克隆猫和怀孕猫的照片。若你都不看就下结论,那是科学态度吗?你去看看那白色是来自母体猫还是怀孕猫吧:http://www.thecatgallery.com/cloned_kitten.html
我没有你说的那些“仇恨”,我只是希望大家能长知识,而不是误导。
满儿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一个女人和很多男人有过性关系,那是不是她的孩子会特别聪明?因为她有好多外来DNA,留下来的一定是强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ahaoren的评论:

见过脑子不开窍的,但没见过你这么不开窍的!

再次说一遍:

母体干细胞进入胎儿体内,成为胎儿的干细胞。胎儿的干细胞进入母体,成为母体的干细胞。这些干细胞里有全套丈夫的DNA。听明白了没有?给你一篇文章:


新华社2005年9月23日电:据墨西哥《千年报》报道,所有母亲都会从未出生的宝宝身上吸取一些宝贵的细胞。这些细胞有着奇妙的功能,它们在血液里循环,进入母亲的大脑,穿过一道“生物墙”后,修复创伤。

一组新加坡科学家经过4年的潜心研究得出了惊人的、具有革命性的成果。通过在老鼠身上做试验,科学家们发现,从正处在孕育期的小老鼠身上获得的干细胞能够穿过胎盘,进入血液,最终抵达母体大脑,在冲破一道几乎密不透风的生物墙后,将信息带入大脑,在这里完成它们细胞修复的使命。

如果这一发现被证实,并且在所有人身上都得到验证,那么对于有朝一日治疗各种栓塞症或一些神经系统衰退疾病,如早老性痴呆和帕金森氏症都将具有战略性意义。换句话说,也许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大胆地说,孩子是生活赐给母亲的一份珍贵礼物。

早在十几年前,科学界就已发现,在怀孕期间,母亲与子宫内的那个“小客人”之间有着超乎人们想象的互动关系。尽管母亲与胎儿的血液循环遵循的是两条线路,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母亲体内的细胞能够穿越屏障进入胎儿体内,而胎儿体内的细胞同样可以进入母体。有90%的怀孕妇女体内都存有从胎儿体内获得的细胞,其中一半以上的母亲在分娩后数十年内一直携带这些细胞。

科学界已经证实,母体血液和器官组织内留有孩子的细胞,在母亲的脾、肝和皮肤内都可发现这种细胞。

这种从胎儿体内“移民”到母体内的细胞并非成熟细胞,它类似于干细胞。通俗地说,它就好像是“婴儿细胞”,在进入母亲体内时尚未决定它最终变成什么样子,因此它具有在母亲体内形成任何一类细胞的能力。这种细胞被称为胚胎干细胞,它具有强大的复制能力,这种能力对于医学界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财富,因为它既可以变成心脏细胞,也可以变成肝脏、血液、肌肉或大脑细胞。

为了进一步证实,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药物学系的加文·道和新加坡综合医院医疗研究中心的程晓志(音)通过在老鼠身上做试验得出结论,胚胎干细胞可以轻松穿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因为有了血脑屏障,许多物质都无法穿过毛细血管这堵墙深入到复杂的大脑组织中。但是,胚胎干细胞却完全可以做到。不仅如此,一旦进入到大脑中,胚胎干细胞就会开始变化,直到成为神经细胞。

胚胎干细胞从胎儿体内进入母体时尚未成熟,待到进入母体即迅速变成各种类型的成熟细胞,如神经细胞,这是一种负责在大脑中传递信号的脑细胞。还有一些会变成星形胶质细胞,起支持神经细胞的作用。此外,还可以成为少突神经胶质细胞。加文·道指出,“总之,胚胎干细胞可以变成大脑中任何一种重要的细胞”。

胚胎干细胞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在治疗过程中直接注射到体内,进入血液循环,然后寻找路径进入大脑。用这种办法可以治疗许多脑部损伤,如早老性痴呆症等。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ahaoren的评论:

怀孕母体的干细胞可以进入胎儿体内。说过很多了,你看不懂。

克隆猫的颜色就是这么来的!雪白色不是来自于胎儿自己的染色体DNA.
dahaoren 回复 悄悄话 老阎,你不能再忽悠了。小孩的诞生在精子和卵子结合后,成为受精卵后,开始发育。所有的遗传物质来自哪一个卵子和一个精子,和子宫吸收什么DNA有什么关系?况且,你所谓的子宫吸收DNA之类的也是无稽之谈。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niu02的评论:

先生别胡说八道啊。我啥时说过夫妻相原因例子就是小林峰象妈妈的前夫?

恰恰相反!林峰的妈根本跟前夫没有生过孩子。去看我的原文。
niu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你只是断章取义我没办法, 我没说我没见过长胡子的女人, 而是说我没见过女人突然发现自己长胡子的现象. 这还是有区别的吧.

总之, 你认为女子结婚后因为接受了丈夫的基因而被改变, 是夫妻相的原因, 例子就是小林峰象妈妈的前夫.

而我认为这个例子是小概率事件, 不足以证明夫妻相这种比较广泛的存在.

而你问的"有人说润涛阎的解释不对,那您就用遗传学的理论给解释一下:小林峰的染色体DNA表明他是他爹的儿子,但他长得一点不像他爹,而像他妈的前夫" 我认为的原因有:

其一, 纯粹是巧合, 虽说概率极小, 但不表示不存在.

其二, 那个妈妈的两任丈夫的祖先有过交集, 刚巧在这里共同基因又发挥了作用.

抬杠完毕! 老阎写作快乐!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别看到Calico猫就认为那是x-inactivation造成的!Calico猫只能有三种颜色,但不能有白色。雪白的克隆猫,不是来自染色体DNA.

你再看看克隆猫的原文和后面的解释。我的原文说法是对的。那个雪白的颜色是很难重复出来的!因为它不是染色体DNA决定的。是来自于怀孕猫的可能性占绝大多数。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ancho2008的评论:

读了英文报道,我说的是对的!不是染色体基因决定的,而是其他因素在发育中造成的!

看原文原话:

She is not, however, identical to her DNA donor. The reason for this is that the pattern on cats' coats is only partly genetically determined—it also depends on other factors during development.

niu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哦, 俺平时很少在网上跟别人讨论,现在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有时回复完了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就回了, 如果给你造成不便, 请原谅.
niu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孩子一点不象父母我真还见过几个,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赞同我他们不象父母. 但我确实觉得他们不象, 当然了,人都有五官,你硬说他们象我也没办法,我刚看白人时常常还把不同的人搞混呢!

你说现在小孩象前夫的多的是, 但恕我孤陋寡闻, 我是只见过这一篇报道记录小孩DNA与他父亲相符而相貌却象他妈妈的前夫, 而在生活中也认识不少离过婚的女子, 完全没有见过与现夫生的孩子象前夫的.

你能不能解释如果丈夫的基因改造了妻子, 那么为什么改的都只是那些可有可无的改变呢? 照道理说可能会突然某天妻子不小心就发现自己长胡子了, 长喉结了, 长汗毛了甚至长出男性器官了, 但都没有这些事发生呀!
rancho2008 回复 悄悄话 楼主看来连calico猫的颜色是怎样来的都不知道,居然说"那个所谓的随机x-inactivation不是那么好重复的。"。calico的颜色就是x-inactivation造成的,不管是克隆还是不克隆。calico 猫的default state of the X chromosome 就是inactivation,因为calico 猫几乎是清一色的female,少数male属于不正常的现象且是不育的。所以何来"那个所谓的随机x-inactivation不是那么好重复的“?就是怀孕猫与母体猫同样花纹,根据calico猫的颜色的形成原理,calico的克隆猫也不会是100%和母体猫同样花纹。这就是为什么这只克隆猫的颜色花纹与母体猫不一样的首先解释是(这是一只calico猫)。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niu02的评论:

由于过去离婚的少,现在很多很多像前夫的例子,因为离婚率高了。在中国这个国度容易让他们包括邻居发现,因为人口流动少的缘故。西方人东奔西跑的,邻居互相都不认识,没人关心这种事情。人家也不在乎。孩子一点不像父母的,几乎微乎其微。
niu02 回复 悄悄话 老阎,你要是想写东西就别理会俺的抬杠了, 我是每天都在翻你的博客等下一篇呢, 把时间浪费在俺身上耽误了写东西的话, 俺会被吐沫淹死的.
niu02 回复 悄悄话 夫妻相如果是你说的那种原因, 那证明这种基因的重组已经不是局部的, 而是整体的了, 那改良那些动物品种就不用交配了, 直接给动物注射优良品种就可以了.

而且既然夫妻相的说法由来已久, 且流传甚广, 那这种基因整合就不会是罕见到只有一个例子, 那么孩子象前夫也不应该只是个案. 特别是现代社会, 一见定终身的事已经不多了, 很多人都有婚前性行为, 那么跟现在的丈夫或男友的孩子象前夫或前男友的例子就应该会有不少, 但遗憾的是平时你根本见不到.

niu0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很多人都不象他爹, 也不象他妈.
这个林峰是不是就是刚好又不象他爹又不象他妈, 而且千巧万巧刚刚好象了他妈的前夫.
这可能是什么五万亿分之一或更少的概率, 但人类发展了这么多年了,有了这么多人了, 就让小林碰上一回也不一定了.
再退一步说, 大家都是中国人, 那个妈妈的两任丈夫各自的祖先在某个久远的年代有交集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吧, 刚好到了这里大家那个遗传基因都起作用了也说不定, 反正如果扯上可能性, 那就广得无边无际了!
不是有意跟你顶牛, 而是你拿那小概率事件当证据, 觉得不妥, 另找证据吧!
茹菲 回复 悄悄话 您写的东西,都喜欢读。熬鹰卖香油内燃机什么的,我都推荐给国内朋友读了。谢谢分享!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gechuangtanyue的评论:

代向您全家问好!

春节快乐!

(听说跳墙就能看到我的博客,不过,你要打听一下,怎么跳墙。我不会。)回国就好好休息吧,别看博客了。反正很快就回来了。比那些海归后又不会(不敢?)翻墙的又要读我博客的强多了。有人在新浪叫唤呢,让我把新文章贴到那里,让她看。我没那闲工夫去照顾那些海龟。海外的,还有人想跟我辩论呢。俺早就不论战了,实在没办法,就得应付。俺是诱敌深入,且战且退,等到对方趾高气扬的时候,口袋已经钻进去了。这叫后发制人,一剑封喉。个别情况,俺是拿小麻绳半路上把对手的脖子勒住。哪位要想跟我论战,啥题目都可。但俺先说一声:您先去找“网霸”芦笛论战去,你赢了他,润涛阎一定上场。干不过芦笛的,就别嚷嚷了。在您这个跟贴里讲这些与您无关的事有点不合适。

老兄再见,一路顺风!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niu02的评论:

概率无法解释的地方在于:古月像爹,而这个林峰一点不像他爹。

您其它观点俺都认同。找处女的,都是无知者。
gechuangtanyue 回复 悄悄话 明天就要回国了,听说在国内看不到阎老师的博客。
非常感谢阎老师一年来的好文相伴,预祝阎老师春节愉快!
过完年回来再来欣赏大作。
niu02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就是,即使老阎说的是真的, 那些担心自己的孩子有别人的基因的人也不必担心,其实孩子又不是只有你的基因, 还有你老婆的基因, 那就是说有你父母的,你老婆父母的,你父母的父母,你老婆父母的父母, 算起来那个基因多得不得了,还怕多那么点别的基因?
再说了,如果老阎说的是真的,人的口腔粘膜吸收能力可不是盖的,吃东西很容易不就弄了些基因到体内了,你就是找处女做老婆,那孩子还是有可能有别人的基因,而且更糟的是,你都不知道那是谁的!
niu02 回复 悄悄话 不认可你的那个啥基因文章, 你说这个概率极小很难论证.但你有没有想想那人的儿子就是无缘无故的象前夫的儿子呢? 就象古月与毛泽东没啥关系, 但就是象那有什么办法. 虽然这也太巧了, 那女人跟现在的男人的孩子就是无缘无故象前夫, 但这也是个概率极小的可能, 你同样没法证否的.
BTW老阎的文章还是我在文学城里最喜欢的. 但喜欢你的文章不代表同意你所有的观点.
多哥 回复 悄悄话 往事追忆好!

我最喜欢读大仙的往事追忆,比如雨中替相好修车换轮胎什么的。

期待。。。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行着的评论:

我准备写往事追忆。政论文等一等就写。不写这类题目了,谢谢。
cherrygr 回复 悄悄话 呵呵,作者一个伪装过了的厌女主义者,好玩。
行着 回复 悄悄话 我虽然是理科生,但好文科,专业也和生物医学什么的相差十万八千里。你的文章能看懂,之前你们的辩论就看得满头雾水了。

你的这句话我很赞同:知识就是知识。不能墨守成规,也不能搞政治正确,别人的学派就彻底否定。要有海纳百川的气度。

不过还是更喜欢你的政论文,很有启发,啥时候更新哪?现在国内很多事情都值得玩味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yw的评论:

搞实验证明?小概率事件证明很难。也许根本就没必要,又不是什么大事。明天我就写别的去了,写完就放下了。只是看到那俩鲜活的年轻生命就这么给断送了,实在难受。就算孩子不是自己的,那咋了?领养孩子,比自己的亲生的还亲,这可多着去了。我亲人当中就有,放在手上怕冻着,放在嘴里怕化了。那哪里是孩子,简直就是蜜糖。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千重雪的评论:

我不知道人是不是进化来的,没说不相信进化论。等到实验室里能让动物进化一步,我就排除其它的可能。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luxida的评论:

这个解释来自一个学说,问题是为何那么多克隆动物,只有这么一个例外?

大家不是在争鸣吗?
千重雪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居然不相信进化论?你觉得进化论哪点不能自圆其说?
luxida 回复 悄悄话 rancho2008在你前一篇中的评论,转如下:

关于楼主对克隆猫所述:“那雪花白的颜色是受怀孕者影响的。跟米丘林的嫁接理论(获得性遗传)是一样的”,我不知你有无任何依据。只要你查一下当年关于克隆猫的新闻,你就可以发现新闻里对克隆猫与donor猫不一样的花纹均有一致的解释。即是一种epigenetic phenomenon known as X-inactivation 造成的。昨天我与九年级的女儿提起这克隆猫的颜色之事,她立刻说家里订的少年科普杂志Muse2007年3月期(volume 11 number3) 上有一篇介绍epigenetics的文章。她立刻找出来让我看。那上面还真是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讲了calico花猫颜色的由来,为何克隆猫与donor猫的颜色会不同。原因就是X-inactivation的randomness,和怀孕猫无关。并且若克隆的不是calico花猫而是单色的猫的话,颜色就会和donor猫一样。这变色的原因完全是与calico猫颜色的来由过程有关。有关calico或所有多色动物的颜色是怎样形成的,网上有很详细的解释。看了就会知道 X-inactivation才是颜色不同主要的原因。不知楼主认为是“受怀孕者影响”的理论依据在哪里?


毛虫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我指离婚的华女。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icmbian的评论:

要是有一个女网友告诉我“你这篇文章伤害了我,把它撤掉。”我会立刻删掉了事。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再说了,我还以为是大家认真的态度,而非个人的事呢。谢谢老兄提醒!一语惊醒梦中人。
icmbi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没问题,想开了就得了,很多网友还是很欣赏你的文章的,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希望你能再接再厉,百尺竿头,更近一步。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毛虫儿的评论:

这可不合常识。华男不找华女,难道去找洋女?那洋女不更糟糕吗?
毛虫儿 回复 悄悄话 本来华人女人再婚就难,如果更多的华人男人知道这是事实咱华人女人再嫁华人男人是难上加难!
润涛阎的弟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应该不会给你捅篓子,因为还没长那能耐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弟弟的评论:

这下好了,咱哥俩相依为命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icmbian的评论:

这个我当时真的没想到。我只是想帮助女网友,没想到适得其反。要不说拍马屁有时拍到马腿上了呢。也许得罪的不仅仅是女同胞,有说不定有男同胞呢。但只要宽宏大度,没啥。我不怕人身公鸡。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坐过牢。这辈子白来了,没有体验到人生的最艰难的处境。当然,我真的没想到会得罪人,你看,那位先生人家无辜杀害了,毁了自己和两个家庭。我觉得有必要让大家知道。得罪人是无法避免的,但得罪这么多,我不乐意。尽管我无法知道谁谁是谁。但还是出乎意料。
润涛阎的弟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你要真在国内没听说过‘托儿’,那只能说明你来美国时间长了,现在国内什么事儿都有‘托儿’的影子,比如说‘房托儿’(像《蜗居》里写的)
icmbi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说的对,要有气度,特别是在面对挑战的时候。您的话题对有些人太敏感,或许不经意间触发了某根脆弱神经也说不定,由此引起了强烈的负反馈,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润涛阎的弟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要说我这人不禁忽悠呢!
选的那个马甲是想总让我看到自己的弱点,有时也觉得有点lame.
这个名也不白起,我也是属鸡的,应是比你小一轮。
syw 回复 悄悄话 化了1小时,读完2篇文章和评论。有意思。想想如何来做点试验证明一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缺乏自信的评论:

先生过奖了!您跟着我挨骂,您不怪罪我,我真的感激呢。

常常听到有“托儿”一词,我在国内时没听说过。是哪里来的词呢?我知道它的意思,比如在这里,就等于是说润涛阎有两个马甲,另一个就是“缺乏自信”。不过,我真的不理解您怎么想到这个马甲的。还是换一个吧,比如:润涛阎的弟弟,比润涛阎的托儿还亲。怕什么呢?毛主席说: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缺乏自信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阎的文章,让我这生物白痴长了见识。
同时也要声明,我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托儿’,因为那样有贬低老阎和抬高我自己的嫌疑。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腰呀冧吧温的评论:

哪句话可怕?不明白。我说的小概率事件,你不必担心过多。但知识就是知识。不能墨守成规,也不能搞政治正确,别人的学派就彻底否定。要有海纳百川的气度。
腰呀冧吧温 回复 悄悄话 你讲的太可怕了。 你还是继续写“流血的婚姻”吧
[1]
[2]
[3]
[4]
[5]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