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流血的婚姻(十七): 美人闯过第一关

(2008-07-12 19:48:59) 下一个

流血的婚姻( 17 )

万和万福首先想到的是小造到底是杀人抢妻,一厢情愿,还是与美人曾经暗通款曲。杀万和绝对是为了女人,否则,没有道理。思前想后,觉得小造从未有过机会跟她来往。打从小造当了管家,她还没有出过门,也没有回过娘家。院子里每天熙熙攘攘的,怎么可能有机会偷情?要说眉来眼去的也无法避免,但仅凭暗送秋波就能确定杀人私奔?俗话说,鞋子合适不合适,脚知道。二人便把目光不由自主地对焦到万和的脸上。万和明白了二位兄长的意思,但他想,脚舒服不舒服,鞋子知道。想到这里,他便起身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三奶奶打从听到万和杀了小造这出乎意外的结局使她惊慌失措,心都要跳出胸膛了。她躺下又起来,起来后又必须躺下,以应付万和。这时的她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大热天竟然浑身冒出了冷汗。感觉到珠满玉圆的身体突然间竖起了毛发。她抚摸着大雨的头,想到自己难逃一死,孩儿从此失去母爱,两行泪水滴答流在了大雨的脸上。把大雨搂在怀里,她似乎从孩子身上得到了活下去的勇气,其实那是活下去的强烈欲望。她辗转反侧,突然疑虑重重:万和是怎么知道小造要杀他的?小造即使刀子架在脖子上,他也不会出卖我吧?想着想着,她决定临危不惧,与万和智斗到底。

虽说红颜薄命,但天无绝人之路,端看你是否能勇敢地往前走了。想到这里,她浑身冒出的冷汗立马结成了智慧之晶。 美人仔细听了万和对二位兄长的汇报,她时刻捕捉着“通奸”、“合谋”、“私奔”等字眼。尤其是那位酒后吐真言的土匪跟万和的交代里也没有这几个字,便猜测万和只能说怀疑自己,没有小造曾经出卖自己的证据。她镇静下来后,等着万和的提问。

当万和进屋后,媳妇知道自己到了生死关头,反正害怕也没用了,干脆沉着应对以求保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两兵相交勇者胜。这些术语她虽然没想,但个中道理她一清二楚。

“我把小造打死了”万和阴森森地说。

“啊?难道他是砸明火的内线?”

“你说对了。我要问你,他怎么知道咱家的糖厂赚了银子?我可只是让你看过元宝。”

“你什么意思?我看过元宝,你是说我是家贼?那天明显是诈劫!要是我们大家能沉住气哪怕再过一分钟劫匪就会放弃了。你当时在场,那不明显是诈劫吗?”

听到她说到那天的往事,万和也认同万福没沉住气导致的。她的沉着冷静应对无误倒使得万和无法问下去了。他把声音压低到外面的大哥二哥听不清楚,而她故意大声回答倒使得万龄万福完全猜出了万和的问话。万龄当当敲门,说万和你出来我有话说。

万和对媳妇到底是否是幕后主谋不敢百分之百肯定,便听从大哥的问话。万龄把万和拉到客房,跟他唠叨了一阵:“小造已经死了,你想知道她和小造的往事,还有什么意义?就算他们有染,你难道自幼丧母的悲惨经历还要你儿子再来一遭?只要大雨能跟父母一起长大,你就该谢天谢地了。别人的孩子可以无母,因为他们不知道没娘的孩子是什么滋味,你的孩子不能无母!”

听了大哥的话,万和点头,明白了自己该咽下这口气,何况她没有出墙的机会。只是自己觉得对不起大哥二哥,娶了个非同寻常的媳妇,自己又管教不了,还差点丧命。

万龄告诉万和,现在赶紧打点,套上马车把你们三口送到火车站,然后去闯关东。家里的事你就别管了。

万和扑通跪了下来,说大哥你可要答应我们一起走啊。这个家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留恋的了。我惹祸逃跑了,让你们顶罪,我生不如死啊。

万龄气愤地说:“你给我起来!这件事你必须听话!你如果走了,民团抓不到你不会杀我们的。抓不到杀人犯而把杀人犯的哥哥杀了,那是窝囊废才干的。民团团长不是那么个窝囊废,这你是知道的。你要是不走,那可就一马勺烩了。”

万和说可怕的不是团长,而是团长手下的人,团长不知道的情况下那些土匪就杀过来了。万龄说,这你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

说完,万龄半夜去了小造的家,向小造的哥哥大如汇报了万和打死小造的来龙去脉。大如和小造自幼父母双亡,是大如把弟弟拉扯大的。这也是惺惺相惜万和才把管家的好职位给了小造的原因。

待万龄刚刚讲出万和杀了小造,大如如同五雷轰顶。他说您说反了吧。小造可是带枪回来的,三爷光着个膀子赤手空拳,这我可看得清清楚楚啊!

万龄一五一十的把细节说了出来。大如说小造今天确实与往常不一样,尤其是见到万和时表情却是不对,当时也没多想,反正他们俩好过亲兄弟。可小造与万和刚走不久就听到了枪声,小造一直没回来,还以为他俩碰到劫匪了而为他们担心呢!没想到他俩会互相残杀。

大如说,如果事实果真如此,这件事决不会影响两家的交情,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有了这么个没良心的弟弟,真是无脸见人。大如答应,天一亮就去分头处理后事。二人达成协议:万龄去县长那里报案,大如去舅舅那里说服舅舅与表哥,绝不能报复阎家。

送走了万龄,大如为失去了弟弟而嚎嚎大哭。小造是他唯一的弟弟,从小哥俩相依为命。突然间,弟弟说没就没了,当哥哥的内心的苦楚可想而知。

万龄天一亮就赶到了县城,跟孙继之汇报了万和杀死小造之事。这个案子让孙县长两处为难:他与孙小造是同村同根本家,尽管早已搞不清楚是多少代的本家了。另一方面他与阎家是世交。他沉思冥想了一阵子后,决定按法律程序立案,先派仵作到现场验尸。然后此案私下解决。孙县长心想,这个案子怎么判对自己都不利,而让共产党与民团打起来才符合国民政府的利益。

万龄一听说是私了,高兴的对孙继之连连道谢。不关心政治的他还以为孙县长是对他开恩呢。

验尸官到现场验完尸后,按照县长的命令把小造的手枪拿回去交给了县长。小造这颗枪就成了万和杀人属于防卫性质,而非为了枪支而主动杀人。

话说奉命截杀万和的三个杀手在路边上等来等去一直到天黑也不见万和的身影,便猜测出了意外。第一第二个杀手便打道回府了。唯独第三个杀手不能走,因为当时在中队长那里立了命状,完不成任务不得回去。按照吩咐,第一人或第二人一旦有机会杀死万和,他们不得往回走,而是往前行去找第三个杀手。这样一来给县长破案带来难度,另外通知第三个杀手收兵返回。

所以,第三个杀手等到天已黑了下来仍然不敢离去,在漆黑的夜里他无所适从。待他终于决定返回的时候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枪声。那年头兵荒马乱,他无法判断那枪声与万和是否有关。回去后立刻向中队长汇报了一下午没见到万和的影子而听到了一声枪响的来龙去脉。

中队长说知道了。打发走了杀手,中队长对他所述不能轻易当真。万和回家没有别的路可走,难道他会舍近求远?极可能是这三个劫匪故意放走了万和。万和没有枪,他知道那声枪响是小造打死了万和。想到万和最后还是被小造亲自打死,自觉无法向表弟交代。考虑到表弟说打死万和后带上美人闯关东去之前要找自己取走那筐银子,可现在小造还没有来,便无法入眠。

天亮后大如到了民团。得知小造被万和打死,中队长目瞪口呆。面对老爸的质问,小造那颗枪是否按规矩交给了他,中队长立刻脸色苍白,吓出了一身冷汗。团长老爸和大如一看全明白了,是表兄弟二人合谋杀死万和,尽管弄巧成拙,断送了卿卿性命。

大如明白了万和确是防卫性杀人,便低着头无精打采往回走。按照当地习俗,人死了,要给亲戚朋友报丧,办完丧礼才下葬。然而,大如不愿张扬。他亲手默默地埋葬了弟弟,泪水与汗水把他的全身浇了个透气凉。

大如走后,团长便召集全团官兵开会,他宣布一个惊人的事件:孙小队长违反军纪颤自带枪离队,已被阎队副正法。表扬万和一通后,他接着说,为了严明军纪,提拔万和为小队长,取代小造的职务。并说,虽然小造与本团长有亲戚关系,但谁要是胆敢动阎小队长一根毫毛,他掏出手枪说,军法论处,严惩不贷!

因为没人知道小造与万和撕杀的真正原因,大家对万和杀死小造的动机无法猜测出来。大家议论纷纷,背地里把万和骂个狗血喷头。

散会后,中队长主动找老爸说他亲自去找万和劝他归队。团长怀疑他的动机,用带着血丝的两眼瞪着他。他立刻把手枪交出来,说自己徒手去请,若有偏差,愿用脑袋担保。

得到了团长的恩准,中队长赤手空拳只身去找万和。走在路上,他自言自语道:内部出了奸臣,把机密泄露给了万和。纵使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把这个奸臣挖出来!就是那一筐银子的代价也绝不吝惜!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