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流血的婚姻(十六)慌张的一夜

(2008-07-12 14:44:42) 下一个

流血的婚姻( 16 )慌张的一夜


风池听到枪声后,如同其他人一样,立刻把灯熄灭。这是战乱年代人们的天然反应,就跟掩耳盗铃的故事一模一样。似乎那灯光就会成为杀人犯的指路明灯似的。人们这一愚笨的举措让村里的狗笑得大叫了起来。

狗叫声停了下来,可风池还没见到万和的身影。想到万和答应完事后立刻把手枪还回来,风池担心万一那是小造开的枪,便点亮马灯,提着灯开门朝南走去。他要拿回自己的那颗枪。在那年代,枪的价值赛过几条人命。如果是万和被打死了,说明是小造提前开了枪,而小造并不知道万和裤裆里有枪,那颗枪他就能从万和的裤裆里取回来。风池想到更重要的是:如果死的是万和,自己还要拿枪朝万和家跑去,小造杀万和不是目的,他杀死万和后便立刻跑到万和家去接走美人。美人成了寡妇走就走吧,最糟糕的是万龄万福哥俩的命恐怕难保。

万和刚刚要转身走回家的一瞬,看到了北边远处的闪闪灯光,便知道那是风池的马灯。他毫不犹豫地朝风池跑去。

风池骑着马,越走越为万和担心,这么长时间了,如果是万和开的枪,他早就该回来了。看来情况不妙,便让马疾驰起来。万和心里明白此时风池的担忧,脚步越发快了。马灯越来越近了,接近风池的时候他喊了一声“风池!”风池一听是万和的声音便抱怨说怎么枪响了这么久你才回来吓死人了!难道是小造开的枪没打中你?

万和说:“估计他死了。但我能否明早再把枪还给你?”

风池说:“你估计他死了不成!要百分之百确定才行。否则,要是他活过来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走,我们回去查看。”

万和犹豫了一下,如果他没死,那不是白给他去送命吗?他心里嘀咕着。风池拧灭了马灯,推搡着万和牵着马一起往南走。走的时候脚步轻盈如同老鼠洞前徘徊的猫,一点声音都没有。

估摸着接近了二人决斗的场地,万和停了下来。自己便卧倒在地。风池明白到了地方了,便在拿着手枪的万和趴下的一刻自己朝东走去。他要与万和分开。

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风池让马停住别动。自己划了一根火柴,那时叫洋火。然后立刻卧倒,手上的洋火举在空中,以吸引惊醒过来的小造。万和的枪迅速旋转着四处找寻目标。一根火柴烧完了,没有动静。风池用第二跟洋火点燃了马灯,凭借着马灯的光亮,万和四处寻找着小造的尸体。他认为小造要么死了要么逃走了。

四下里没有看到小造的尸体,万和有点担心了。他没死?莫非他跑到我家去了?那可遭了!大哥二哥一颗枪都没有,而且对小造毫无防备,即使他叫门都没问题,那可是开门行凶。然而,他不相信小造如此奸诈。

这是一片开阔地,原本是麦田,麦子收割完了,在休养生息,等到秋天播种冬麦。他想了想,黑灯瞎火的,自己不敢肯定就是这个地方。便走到风池身边说:“我不敢肯定就是这里,也许靠南也许靠北,但东西方向应该不太离谱。”风池一听,便说:“看来小造要么死了要么逃跑了,否则就会跑过来动手的。但最好还是找到他的尸体,否则就得赶紧去你家。是继续找尸体还是去你家?”

万和凭借自己的感觉还是认为小造被打死了,便说先找尸体。风池牵着马提着马灯在左,万和拿着枪在右,往南边继续搜索着。走了一段,万和发现已经接近东西马路了,便说走过头了。二人又继续往回走,终于在北边看到了小造的尸体。二人此时发现最早点马灯的地方已经走过头了。小造的尸体是仰卧横躺在麦茬地里,与南北走向的麦垄垂直。

二人匍匐前进悄悄地接近尸体,凭借着战争的经验,二人断定小造是死了,便来到了尸体面前。面对着小造右手边上的手枪,二人开始了思索。二人冷静地决定:不能碰这颗枪。如果拿走了枪,那就属于图谋枪支,万和属于抢劫杀人,而非自保。

但万和还是想把风池的枪拿回家,又不能明说拿枪回家的目的,便跟风池说:“身边没有枪,我害怕小造的表哥带人到我家。我回去先告诉大哥二哥我闯了祸,看下一步怎么办。无论如何,明早把枪还给你。”

风池明白万和心里的小九九,便说,你现在先到我家,我们商量下一步如何走。万和也想知道风池的建议,便把枪交给了风池,跟着风池往家走去。

一路上,风池默默反复思索着下一步棋的走法。

听到风池边开门边跟万和说话,弟媳妇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放下来的心立马又疼了起来。她心疼那瓢准备过节时才吃的白面平白无故的提前让这五大三粗的爷们给浪费掉了。当时怎么自己这么傻?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她这么想是理所当然之事。人性。

想到这里她没有兴趣听两个玩枪的爷们胡侃,便进里屋陪儿子睡觉去了。她翻来覆去睡不着,那瓢白面,上有老下有小,说什么也轮不到大老爷们万和呀。尤其是想到那块房基地卖给了外人许文祥,胳膊肘往外扭,就更后悔给他白面吃。说来也是,不管啥年头,善良的人总是吃亏。可是吃了亏的善良人还接着做善事。天性。

风池问及万和的打算,万和说最好是远走高飞,只是担心二位兄长不肯离家。如果他们不走,自己也就留下来听天由命了。总不能自己惹了祸自己逃跑,让二位哥哥在家顶命。

风池想知道的是万和会不会对嫂子下手,只是这话不能直接了当的说出来,不能提醒万和往那边想。言谈中他发现万和并不怀疑妻子与小造暗通款曲,才放了心。风池还是担心万和哪一天发现破绽一怒之下把美女老婆给杀了,那么漂亮的美人可不能死。顾炎武说过,怜香惜玉匹夫有责。何况是亲属。便建议万和立刻带老婆孩子远走高飞。为了美女的性命,风池决定万和杀小造的善后事宜由自己出面来处理。他告诉万和:“大哥总是有办法的,你回去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告诉他,然后听他的话就是了。”

风池说天一亮便起身找余贵求他与自己一起出面宴请小造的舅舅以及民团大小官员,把万和杀小造的事摆平。余贵一定会答应的。谢了风池,万和便朝家走去,一路上后悔不迭。后悔自己让小造当了管家,后悔自己把元宝让美人看了,甚至后悔自己娶了个美人,尤其后悔买枪时还找小造。想到这里,又后悔为了凑钱买枪把房基地卖给了许文祥而没有卖给堂叔 --- 风池他爸。可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候还是风池救了自己的命。想着想着,后悔着后悔着就到了家。

万和回到家匆匆忙忙地直奔万龄的屋子。三奶奶每天夜里都把耳朵竖起来当猫耳朵用。她从脚步的声音就能判断出来者不是小造而是万和。可万和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而且每次都是先进屋看看儿子然后再去看两位哥哥。今天回来的这么晚而且脚步匆促,喊门声急切,音调慌张,三奶奶当即判断出来出了意外,便起身朝万龄的房间走去。

“ 我把他杀了 ” ,万和开门见山。万龄不知把谁杀了,以为是俩口子打架失了手。三奶奶一听,明白了一切。想到自己死到临头,伏着墙才支撑住她那将要瘫软在地的身子。她镇定下来,心想现在活命要紧。她故作刚刚醒来没有听到万和说话的姿态,喊了一声: “ 大雨,该起来撒尿了 ” 。这一声让万龄如入五里雾中,她不是还活着吗?便问万和到底杀了谁。万和说小造,说他忘恩负义,拉线砸明火、用计截走了枪支,把咱家给搞惨了还不算,还要杀我。

万龄万福一听是小造干的,如一声炸雷,轰的一声把脑子几乎给炸开了。原来真有内线!万龄久久不能恢复平静。万福问那筐银子是否能弄回来,万和摇头叹息。万和建议走为上计,全家老少套上马车连夜赶路逃命,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甚至建议先去把兄弟那里,看能否共同扩大糖厂。

待万龄起伏的心潮平静下来,才问及杀死小造的详细过程。他想知道是否冤枉了人家小造。万和说绝无可能,小造是酒后吐真言。他带枪回来而我必须把枪交给中队长。万龄万福听后久久无言。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看到了, 以前这一片不知为啥一直看不到。
顺便问下老阎:后续的是还没写呢,还是写了但没有贴出来等着出书?怎样能买到书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