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流血的婚姻(十五)---漆黑的夜晚

(2008-06-24 19:43:29) 下一个

(十五)漆黑的夜晚

小造自以为此时万和早已归西,便留在了姑姑家神聊。

万和先到了小造的家,完全躲过了路上劫杀他的三个土匪。小造的哥哥大如在家,大如说三爷你等着我就去到姑姑家把他喊回来。万和说我陪你去,闲着也是闲着。大如说那哪成,小造找三爷才对,这怎能把辈分颠倒。万和说不必客气,一家人似的何必说两家话。

二人便去了小造的姑姑家。 一进院子,小造愣了,见到万和他有点失魂落魄。他怎么逃过来了?小造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那三个王 八 蛋故意放过了万和。看到万和神情举止如同往常,尤其是穿上了在糖厂时每年夏天都穿的那件大裤衩子后他放心了。至少今晚自己有枪而万和赤手空拳。自己穿军装能把枪藏起来。

万和谢绝了主人家坐下喝茶的邀请,说小造已经答应跟他一起喝西凤酒。小造立刻说对对对,现在就走。

路上小造不敢问万和遇到什么人没有,但他心里还是搞不懂那三个家伙怎么都放过了万和。他便问万和:“万福二爷在家不?”万和说,在家。跟他聊了一 下午呢。小造此时肯定是那三位放过了万和。到了小造的家,大如忙着招待万和。小造害怕了,倒不是因为怕赤手空拳的万和,而是他知道自己沾酒就醉的毛病。一旦喝了酒,今晚杀死万和的事就泡汤了。万和对此十分理解,便提出一起到葡萄园吃葡萄,大热天喝酒是遭罪。其实当时葡萄还没有到收获季节,满架上的葡萄都该是酸的。但葡萄园只是多年的叫法,园内各种蔬菜瓜果长年不断。素有 “ 春卖萝卜夏卖瓜,秋卖白菜冬卖黄芽 ( 即黄芽韭 )” 之称。

万和的建议正中小造下怀!对于万和说是去吃葡萄,小造根本就没顾得上想一想现在是不是葡萄的收获季节。正打在手心上,小造立刻满口答应。其实万和提出去葡萄园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不能坐下喝酒,因为裤裆里的枪使他没法坐下。

去葡萄园已出乎小造的原先计划。小造心想那葡萄园是在村北边很远的地方,趁着黑灯瞎火,带枪把他打死在回来的半路上,乃天赐良机。事成后,立刻把三奶奶接走。如果万龄万福发现后阻拦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杀死,家里能带走的就都带走。其实这也是表哥计划的最后一步棋。然后把马车赶到表哥家,把那筐银子装上车。表哥早已告诉了他银子的存放处。到这份上,闯关东成了唯一的选择了。

看来这关东是非闯不可了。小造边想边进里屋把藏在被窝里的手枪插入军装里边的腰间,二人在夜幕下朝葡萄园走去了。

天越来越黑,不一会儿工夫已是伸手不见五指。天没有下雨,但满天的乌云把两条汉子压得透不过气来。二人的心也都托付给了翻滚的乌云。乌云也不客气,义不容辞地代表了他俩的心。

然而,心归心,表归表。二人谈笑风生,小造回忆着当年一起捉麻雀的童年;万和讲述着天津洋女人翘的老高的屁股。各自故意用表面的风平浪静隐瞒着内心的波涛滚滚。

万和在想:看小造疾步如飞的样子,小造可能要等到回来的路上动手。如果小造现在就动手,他在讲故事时不会如此有条不紊。

在漆黑的路上二人肩擦着肩走着,谁都害怕遗失对方似的,甚至害怕错过扑捉对方每一个小小的动作的机会。小造想,今天趁他没枪,机会不可放过,毕竟夜长梦多。既然今晚动手杀死万和,何必陪他去葡萄园?尤其是在葡萄园的围灯下自己腰间的手枪说不定会被发现。夏天藏枪太难。他抱怨表哥找的三个废物把自己逼到了墙角。看来自己的事要自己办,自己得美女让别人帮着杀人,谁愿意干?想到即使以后再如何巧妙安排也无济于事了,那就趁早动手吧。杀死万和后还要彻夜带三奶奶与孩子出逃呢,别浪费时间,干脆现在就动手。

想到这里,小造的脚步慢了半拍。 这一微妙变化,万和立刻警觉到了。他猛然大喊: “ 小造!我肚子突然痛得厉害!可能是闹痢疾。你先走一步,我拉跑屎。 ”

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村庄的夜晚十分宁静。小造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给镇住了。这时的他因高度紧张而心神不定,哪怕出乎意料的微小变化也使他如过马路的野兔,惊恐万状。小造定了定思绪,才醒过神来。恢复了理智,他便不高兴似地说,你怎么这么多毛病!边说便趁机掏他军装内腰间的手枪。小造突然意识到,这可是天赐良机。在万和蹲着不动时开枪,比朝一头死驴脑袋上开枪还稳准狠。

万和早就把一下午在风池家练就的功夫派上了用场。他一边打滚一边把手伸进松紧带系上的大裤衩内,把两腿之间的手枪解了下来。那是用一个活扣把枪系在大腿根,只要一拉头上有疙瘩的那根绳,枪立刻就解下来了。然后他朝东又是两个滚。他知道此时小造已经无法朝自己开枪了,可他也无法对小造开枪,因为漆黑一片,谁也看不到谁。

小造把枪握好后,就朝万和蹲下去的地方用脚打探着穿着大裤衩赤着膀子的万和。他知道万和没有枪,甚至连那把水果刀都在自己的口袋里。但当他的脚扑了个空时,他害怕了起来。万和逃跑了?甚或在跟自己捉迷藏,迅即从后面抱住自己?想到这里,小造毛骨悚然,不敢出声音害怕给对方提供目标。万和也知道小造并没走开,只是找不到目标,无法开枪而已。

小造用脚继续搜索着目标,脚步如同捉耗子的猫一样轻。天空黑的象被墨水染了一样,小造提着枪掂着脚尖继续搜索着。他从上往下看黑土地什么也看不到,用手揉了揉眼睛,依然毫无效果。万和趟在地上朝上看时,漆黑的夜晚那天空竟然让他看到了个晃动的影子。小造就在眼前!说时迟那时快,万和朝上面的黑影处砰就是一枪。然后立刻又滚了起来。只听扑通一声,小造倒地了。

万和吃不准小造是佯死还是真的死了,当年义成劫杀于贵时的情景终身难忘,便停下来听动静。他知道此时谁也不敢给出声音,在那漆黑的夜晚,如同两个盲人打斗,靠的是耳朵而非眼睛。万和时刻记得义成的谆谆教导: “ 沉着冷静最重要 ” 。

等了一会儿,万和觉得心脏跳得太厉害实在承受不住,便慢慢地朝远处滚动起来。他发现,离小造倒下去的地方越远,心脏跳动的越轻,索性就滚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实在听不到任何动静,联想到小造倒下去时声音不象是佯死,万和便相信自己的枪子长了眼。暗忖风池这把枪就是好,不象当年王义成那把臭子枪,关键时刻耽误大事。

估计小造已经死了,这深仇大恨算是报了,心中大喜。但以防万一,他用手捡起了一块土坷垃,朝小造倒下去的地方投掷过去。乓的一声后就没有了动静,表明小造已经归西了。此时万和猛然起身朝北面猛跑,迅速离开了生死存亡的现场。

按照原计划,万和要把枪还给风池,便向北跑去。他边跑边想明天小造的表哥知道后一大队人马定会杀将过来,这结局该是怎样的残酷 ? 便决定走三十六计了。可他知道,万龄万福宁死也不会离家出走的。仇倒是报了,可银子没了,房基地卖了,情同手足的朋友被自己打死了,给两位兄长又引来了满门抄斩之祸。而这些,在他杀死小造之前都没来得及想,每天只想着如何报仇。现在他想起这些,悲从中来,两行泪水沿着脸颊涓涓流下。 他突然眼前一亮:她是否跟小造有过眉来眼去?

不行!想到这里,万和停止了脚步。现在不能还枪,要用枪指着她的鼻子审问她,否则,她绝不会招的。万和边想边用两只手揉了揉手枪。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篇要写 50 集左右才能把故事交代清楚。

版权归润涛阎所有,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西凤酒"!
那么多好酒,老阎选西凤酒,应当有原因。
胡捧 回复 悄悄话 觉得您写万和打了三枪比较好。不管万和用的什么枪,那一枪毙命
的机会真是微乎其微。我看了后边万和跟凤池的情节,这事也许是
真的,就一枪。那就这么写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很快就续写。稍候
英国醋鱼 回复 悄悄话 还有你中间有一段是乱码,可以改成中国大陆通用简体版的字吗?
英国醋鱼 回复 悄悄话 50集?好!一咬牙就过去,我先忍着,save it,等您老写完(^^!)
泉水 回复 悄悄话 可以搞一个收费阅读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拜托,我要求不高,能不能一天一篇。每天上你网站好几次,你的文章都给我翻了个底朝天。现在每天都等着你的连载小说。谢谢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