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流血的婚姻(十一)---打进匪窟

(2008-06-17 03:47:02) 下一个
(十一)打进匪窟

万和的眼睛里无泪,整个身躯象一座即将爆炸的火山。糖厂不能开了,家财被砸了明火,祖上留下来的房基地也卖了,四十颗枪不翼而飞了,所有的钱都化作了云烟。一无所有了,只有心中的怒火在燃烧。他抬眼看了看星斗,仿佛整个天空都是火焰。事情到了这份上,也只有拼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性格暴躁的万和。他要以十倍的疯狂百倍的热情来复仇。良民被逼到了极点便有了当土匪的念头,他要找到砸明火的那帮土匪报仇。

那帮子人到底是属于哪一拨?

万龄万福在抽着烟思索着近来发生的一切。万和进屋扑通一下给万龄下跪了,一直紧握着拳头的手摊开在地上时仍是白色,血液早都上移了,以致脖子后面的两根青筋暴起,毛发倒竖,眼里泛着火光。嘴里哽咽着说自己不甘心这个家就这么败了,自己要拿起刀枪,望大哥宽恕。话语从他的嘴里喷出来时带着枪药带着子弹带着火舌。万龄万福能辨认出这声音不是呐喊的嘶鸣而是鬼叫的哀嚎。声音在屋里震颤着,地面都在抖动。看着万和怒火满腔即将爆炸的身躯,万龄感觉到空气在燃烧大地在颤抖,他挥了挥手,看来我是当不了这个家。以后的事你们哥俩商量着办吧。第二天,万和找到风池,打听参加共产党复仇的可能性。

“我早就料到你会来找我”凤池开门见山地说,“你要知道我们共产党是有组织有纲领的革命队伍,我们的目标是消灭一切敌人,夺取政权,建立要什么有什么不要什么就没什么的新中国。”万和听着凤池的高调觉得他是喝高了。便直戳了当地说自己参加共产党的目的就是参帮入伙报私仇。凤池再次告诉万和,共产党虽然不允许报私仇,但共产党要消灭所有土匪,这最后也等于给你报了私仇。新中国一旦建立,不要土匪就没土匪。不过,你参加共产党后要以党的组织纪律为行动纲领,不能只想着报私仇。时时刻刻以党的大局为重,还要随时准备为共产主义献身。

万和过去虽然听凤池说过这类话,但今天才觉得这共产党有宗教性质。要信仰共产主义,包括它的制度,它的理论,尤其是对它必然成功的信念不能怀疑。至于为何它一定能成功,你就别打听了,它不是普通跟随者要考虑的内容。

万和问及共产党为何要杀富人,这跟土匪打家劫舍有何不同。风池苦口婆心也算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共产党杀富济贫的远大目标就是建立不论何人,要什么有什么的人间天堂。这跟土匪打劫富人是两码事。

万和想的是为自己报私仇,对风池的政治课免费教育从左耳进右耳出,脑袋成了风箱。看到借加入共产党而报私仇无望,便起身告辞说去找义成问问他的建议。

到义成家跑了三趟都扑了空。最后决定晚上去碰碰运气。刚一敲门喊义成,便听到义成从厢房的房顶上说我在这里。厢房的房顶是平的,平时用作晒谷子用。义成晚上在房顶上睡觉一是凉快而是遭夜袭时能逃跑。

义成早已得知万和的遭遇,只是他不能捅破一层窗户纸:自己身边有吃里扒外的内线。平心而论,义成对是否有这层窗户纸也不敢绝对肯定。猜测归猜测,说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要出人命。义成问万和下一步该怎么走,万和说要入伙扛起枪,便把见凤池的事和盘托出。

义成说凤池的话讲得有理,这江山将来可能姓共,就因为它对穷人有吸引力。这也是为何国民党剿共越发吃力的根本原因。也是为何奸诈的土匪头子余贵会屈身投靠共产党的原因。但他建议万和远走高飞,到别的地方去加入共产党。因为这县里的共产党凤池是政委,余贵是团长。凤池势单力薄,军权掌握在余贵手里。一旦有风吹草动,县国民政府有信心竭力剿共,余贵肯定拿凤池的首级去换取国民政府的招安。到那时,凤池的追随者包括阎丙和你都是殉葬品。

万和对义成的分析点头称是。二人断定凤池迟早会死在余贵的手里。义成告诫万和说要往远处看,加入什么党派非同小可,站错了队不仅自己身首异处,连后代都会跟着遭殃。

远走高飞去加入共产党,为共产主义献身,这不是万和现在考虑的事,他考虑的是如何报仇。而仇敌肯定就在本县,所以他不认同义成远走高飞加入共产党的观点。但二人都看透了执政的国民党难成气候,二人对不加入国民党有共识。万和提出无论如何设法先报私仇,因为现在加入共产党说不定在私仇还没报之前就为共产主义献身了。义成对此表示理解,但对于如何报私仇,义成摇头叹息,心中的话说不出来。

义成最担心的是那么出众的美女会死在万和手里。要是万和听了自己的劝告加入了共产党,就凭共产党那种宗教性质的洗脑宣传也会使他有了远大理想而放弃私仇,这样,美女也就能逃过此劫。问世间形形色色的男儿,不怜香惜玉者能有几人? 但当万和问及到底砸明火的土匪来自哪一拨时,义成实话实说最大的嫌疑是小造他舅舅的民团。万和认为即使如此,小造也不会是吃里扒外的内线。

晚上,小造提着一瓶酒来了。如同一家人一样,四条汉子喝了起来。他们第一次喝起了闷酒。谁也不说一句话,连让酒敬酒劝酒的心情都没有。沉闷了片刻,三奶奶进了屋。她打破了沉寂,说破财免灾,这下咱们阎家绝不会出事了,否则这年头人命都难说。万龄万福听后连连点头。不论如何,在这土匪横行兵荒马乱的乱世年代,不出人命就是福。

其实三奶奶的话是说给小造听的。三奶奶说完后就回去陪孩子睡去了。

每个人都在闷闷地思索着今后的打算。三奶奶认为现在是与小造准备逃跑的时候了。闯关东要往东北走,但南边的天津北边的北平西边的保定都有火车站。她打算去西边的保定,从保定承火车去东北。临走前第一要务是把那筐元宝从小造的表哥处取回。
小造从三奶奶的话语中清楚地知道她绝不许小造杀了万和,要人家的钱就不能要人家的命,不能又打又罚。三奶奶做事有原则,就是不能把事做绝。如果为了逃跑顺利而打死万和,凤池义成都很可能去追杀,即使义成凤池不管,将来大雨长大了,这后爹杀亲爸之杀父之仇也难免不报。退一步讲,即使孩子将来不报复,那老天爷也会报应。

三奶奶这些道理小造心里边也认同,但他不想去闯关东。那里人生地不熟,自己又没有什么本事,要是碰上一帮子劫匪别说银子没了,自己的命都难保,美女就是人家的了。到头来是自己给陌生人做嫁衣裳。留在本地,这美女照样能得到。那就是:借刀杀人干掉万和并不难。然后杀人灭口,名义上又为万和报了仇。这么年轻的小寡妇出嫁也是顺理成章之事,这么一来,美女就明媒正娶的到手了。

万福在考虑如何把日子撑下去,他琢磨着自己自幼学得的各种手艺。万龄这些天来都在自责,当初应该把银子用来盖豪宅,至少也应该埋在两处。他决定今后这个家自己让位了,由万福万和商量着办,自己不再当家了。

万和在琢磨如何报仇,他认定永远也不会再开糖厂走发财之路了。这年头有钱没用,要有枪才成。他看到小造腰间的手枪就想跟小造一起去当土匪,他内心里也认同义成的看法:砸明火的土匪来自于民团,就在小造的身边。便决定深入虎穴。

万和不能告诉小造自己要深入虎穴,但说要拿起枪,跟小造一起去民团。他的话讲出后,万龄不再吱声,万福也拿不定主义。倒是小造坚决反对,说三爷你可不能跟我比,你有妻儿,要是有不测,到时追悔莫及。万和说顾不上那么多了,男儿要有血性,不能怕死而甘受欺负。小造又劝了一阵才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万和入民团去当土匪的要求。小造知道到了民团找机会干掉万和易如反掌,内心的高兴劲儿憋在了脸上,显得红光满面,借助酒的力量才给掩盖了起来。

凤池得知万和当了土匪便为他惋惜,为他遗憾,为他后怕。虽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真入了虎穴能活下来的机会微乎其微。但万和不怕,到这份上,他要拼命了。
经小造的周旋,万和当上了小造的副队长。过去的主子现在是副手;过去的管家现在成了老爷的上司。为了报仇,万和管不了这么多了。

万和三天后腰间跨着手枪回家了,穿着军装的他更加潇洒,把媳妇给吓了一跳。三奶奶心里直打鼓。她知道这样一来自己能否走成很难说,恐怕夜长梦多自己的事情一旦暴露自己的小命都难保。她有点后悔,反思自己玩得是否过头了。尤其是大哥并不象自己现象的那么贪权,现在他不再当家了。就连万和去当土匪他都不置可否。这件事使三奶奶十分震惊,她以为大哥无论如何也会阻止万和去当土匪的。

她搞不清是自己对大哥的判断有误,还是大哥已怀疑上了自己对他当家不满而招来劫匪。“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乃人间常识。她暗自庆幸万和从没有怀疑过自己。平心而论,万和只知道媳妇那妩媚娇柔的身躯是钢铁做的,但不知道那钢铁中间还有炸药。

晚上她思索着这场戏该如何收场。想来想去,还是走为上计。想到给小造的暗示十分清楚,那就是绝不能出人命,三奶奶才心安理得的进入了梦乡。至于不杀万和而顺利逃走的计谋,她已运筹帷幄。然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又有不测之风云。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