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流血的婚姻(十)---买枪自卫

(2008-06-14 21:57:27) 下一个
(十)买枪自卫

按照吩咐,小造要劝说长工们全部回家。长工们都不肯离开,这不仅仅是他们的饭碗被砸了,而且对自己亲自建立的糖厂有依恋之情。个个对这帮土匪大白天砸明火义愤填膺,也对糖厂赚了这么多银子而吃惊不已。打发走了长工们,小造奉命处理糖厂的善后事宜,万龄哥仨分头找人去了。小造有机会堂堂正正地去三奶奶屋里计划闯关东的具体步骤与时间安排。他建议当晚出发,他把马车赶到后院的马路上。

三奶奶听后摆了摆手说现在根本不是逃跑的时机,万和会骑上凤池的白马追将过去。论打斗,你小造哪里是他的对手?再说了,他拿上凤池的手枪你我还有命吗?所以,现在你立刻去投靠你舅舅,估计万和可能还有私房钱在天津。你去了民团后他一定会让你帮他买枪,因为他对你毫无戒心。他想枪都想疯了。到时见机行事,把他买枪的钱也弄过来。我想好了,这样一来我们逃跑时你也有枪了,他追赶我们也只能是单枪匹马,我们可以招架得住。小造听后连连点头,内心里佩服美女的远见卓识与冷静思考。

万龄找县长报了案,看看有没有可能把银子追回来。县太爷孙继之与阎家有数代交情。他听完案子的来龙去脉后,帮助万龄分析匪徒所属派别。首先,这事不可能是余贵干的,虽然余投靠阎风池的共产党是投机性质,但在这时他不可能打劫阎家。要是民团干的,那也是下属所为,除非小造是主谋。小造的舅舅此时绝不想跟共产党兵戎相见。县太爷的国民政府之所以不扫荡民团这帮土匪就因为实力相差并不悬殊,县政府武装虽然人多势众,但只有100条枪。如果去剿民团土匪,有60条枪的共产党必然趁机抄后路跟国民党大打出手;如果听从蒋介石剿共的命令,有100条枪的民团必然与共产党合围国民党。 那年头县太爷不是没钱买枪壮大队伍,而是有钱买不到枪。

此时此刻,这小小县城就是一部三国演义。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阎家虽然无官无势,但与这三派都有瓜葛。余贵靠拢了共产党,当上了团长,政委就是阎风池;县太爷孙继之跟阎家是世交,尽管他待人傲慢但不至于见死不救;阎家开糖厂管家就是孙小造,孙的舅舅是民团团长。这也是当初万龄万福同意万和提议小造当管家的一个重要因素。

县太爷接着分析说,除了这三股势力外,个别单枪匹马者无法搞到八颗枪。可是这些流寇要是联合起来倒是能凑足十几条。可这帮子个人英雄主义者脑子里谁都装不下谁,谁也不服谁。县太爷想到这里,眼前一亮:莫非是王义成组织起来的?万龄摇头,说跟万和关系最铁的除了小造就是义成了,这种事他干不出来。

县太爷搞不清楚的是这到底是有内线还是诈劫。万龄否定了内线说,因为只有哥仨知道,连媳妇们都不知道糖厂赚回了银子。因为没有线索,县太爷觉得无能为力。尤其是现阶段他不能说提审谁就提审谁。万龄表示理解,便起身告辞。送到门口,县太爷说只要有线索就立刻告来,县政府一定光明正大地去逮捕劫匪,趁机打击反政府势力,不管它是民团还是共产党。

万龄回到家,万和正与万福商讨重开糖厂之策。二人达成两项共识:首先,糖厂不能半途而废,要开下去;第二,必须要买到枪以保护家庭财产与人身安全。万龄听后没说话,因为自己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管这个家。既然两位弟弟同意的事,那就由他们去了。万福万和迫不及待的想听万龄的意见,他有气无力地说他同意二位的计划。但提出了如何搞到买枪的钱,以及即使有了钱能否搞到枪的疑问。万和建议把老家的房基地卖了,然后再去天津黑市上打探路子。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万和找到了许文祥,说老家的房基地打算卖掉。许文祥天天做梦能把这块房基地搞到手,因为他有三个儿子,盖房这房基地就成了头等大事。这块房基地正处他家与万和的叔叔家之间。许文祥是万和过去的邻居。打从万龄哥仨逃难搬走,万龄的叔叔就想着这块房基地。许文祥做梦都想:要是能把这块房基地搞到手就能一家人四世同堂住在一起了。许文祥听了万和要把房基地卖给他的话后半信半疑,因为他知道万和的叔叔毫无疑问也梦想着这块房基地。

许文祥问这竹杠要敲到二百现大洋?万和说二百现大洋绝对不卖,然后伸出四个指头。许文祥听后舌头伸出老远。万和说你过了这村没这店,不然,我叔叔和你争起来,四百都打不住。许文祥说家里就有二百,等明年再给另外二百。万和说等着用钱花,必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为何不找叔叔的原因,因为他一是拿不出来,二是即使他有也不肯一次付清,以后能赖就赖了,这是叔叔的性格。只有出现金,叔叔那儿的面子还有地方放。许文祥对此非常理解,他知道即使出现金,万和的叔叔也会大骂这侄子胳膊肘往外扭。许文祥卖了一块好地才凑足了四百块现大洋。

万龄不敢相信一块房基地卖了四百,他高兴的表情依然压不住内心的惭愧。他一直想着回老家盖房,只是那地方太小没法开糖厂。现在把祖宗留下的房基地给卖了,算是地地道道的败家子。想到有了枪,糖厂又可以开起来了,他的心理平衡了许多。

拿到了钱,下一步就是搞枪了。万和准备去他熟悉的天津小站。那地方自从袁世凯到那里练兵,经历军阀混战,枪支散落不少。决定第二天起早动身。十分凑巧,晚上小造来了。自从被砸了明火糖厂被迫关门后,小造仍然是常客。据他自己说是因为走投无路去了舅舅那里,经过表哥举荐当上了小队长。万和问他听没听说过哪里能买到枪,他说给打听打听。他十分赞成买枪重新开糖厂,并说一旦糖厂开业,他立刻回来当管家。

过了两天,小造说枪有了着落,就在固安县。价钱已经谈好,10块大洋一颗。据说是德国造,货真价实。四百大洋四十颗枪外加免费四百发子弹,万和不知道是值还是不值,但小造办的事不会有误。便同意与小造一起去买枪。小造说他一定与三爷前往。万龄万福高兴不已,有了枪,在加上与县太爷、共产党、民团这三大势力都能说得过去的关系,以后开糖厂就有了自卫能力。这也算是靠自给自足起家的本县第四大势力,今后这糖厂就旗帜鲜明地理直气壮地开起来,夹尾巴做人不成那就明目张胆地当富豪。

按照小造的吩咐,他表哥把四十颗枪运到事先安排好的接头地点。万和与小造套上马车就迎着黎明的曙光出发了。只有45里路,车嗖嗖马啸啸一路风尘,天一亮就到了目的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卖公平君子坦荡。四十颗枪装入两个麻袋放在板车上,然后把四个草料麻袋压在上面,一路顺风往回走。

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路上,从路两边的高粱地里突然窜出四个蒙面人。这四人个个手持着枪,一人先跑过去把小造的脑门给顶上了,另一人拉住了马用枪顶住万和的鼻子。另外两人先搜衣兜,拿走了小造几块钱。

三个劫匪对只截获了几张票子扫兴而归时,用枪顶着小造脑门的那个家伙给已经起步的三人下了命令:别丧气!看看车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三人说那些草料麻袋值个屁钱。但不敢抗命,便有气无力地上了车。三人意外地发现了下面的麻袋特别重,打开一看是枪。三人便把两麻袋的枪从车上卸了下来,然后哈哈大笑,便让万和与小造二人走开。

一路上小造哭得象个泪人,说就是去抢去砸也要给三爷搞到四十颗枪,不然这辈子对不起三爷。也愧对男子汉来世间走一遭。

万和晕呼呼到了家,小造看上去也神智恍惚。万龄万福劝了他们二人,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晚上小造去了表哥处把四百块现大洋如数取回,借助月光在蛐蛐的伴奏下把装着钱的盒子埋藏在自己家两间土房子中间的土墙里。他不敢点灯作业,体会到了老鼠生活的难处。虽然现在身无分文,可这笔钱自己一分也不能花要原壁归赵,他自己想要是美女得不到这笔钱,这保管员当的窝囊透了。钱是重要,但那如花似玉的美人哪里是钱能买得来的?想到这里他心里直犯嘀咕:我哪儿配得上她?她爱我什么?这不是梦吧?可这活生生的现实又怎么会是梦?仔细一想,要只是梦那到好了,虎口夺食后果不知如何,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送了卿卿性命。想到此,它不禁打了个冷颤。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parry 回复 悄悄话 可是这两个人的矛盾根本无法解决,这三奶奶理想的丈夫是个有本事的'气管炎',三爷则需要真正的贤妻良母。两个人期望值相差太远,那年头婚前无从了解,婚后不能离婚。这矛盾不激化到一定程度怕是都引不起重视。直到这份儿上,三爷不还没怀疑到身边人身上吗。这三奶奶确实太过了,以前的大家庭大哥长家不是很平常吗?人家万福媳妇不是还排在她前面吗?她这样劫走一家人的血汗,把自己的丈夫推到死亡的边缘,还不狠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她还不算太离谱吧,有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的人啊。

人生的路,总是一步步走。一开始有点偏离,后来就越走越远了。所以,矛盾应该在萌芽状态解决。
999ggg 回复 悄悄话 你的这个三奶奶实在是狠的太邪乎了!她似乎认为她生来就是为了权力,好像从来没有想过她的义务。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出别人有啥对不起她的。看来是天生地祸种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