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死里逃生者传奇【11】

(2007-10-24 17:20:02) 下一个

死里逃生者传奇【11

 

润涛阎

 

往事不得不回首。

镇压反革命的那天到底毙了多少人,数的最认真的是焦永德的堂兄。一大早听说焦永德跑了,他左思右想,便得出结论:如果焦永德被抓到,必然直接押到刑场。所以,他一气跑到刑场。并非去看热闹,而是看看焦永德到底跑没跑成。万一抓到了,他还要给他收尸。就是把死人从刑场拉回来到坟地埋了。

等到枪声噼里啪啦响过,人们开始撤离现场,他反而两眼不够用的了。把所有的尸体都看一遍找焦永德太难,被枪毙的人满脸血污实难辨认。他想,今天该枪毙的总数是76,如果只有75个尸体,那焦永德就没被抓到。所以,他数起了人头。数了两个来回,都是74个。他愣了很久。看来,死里逃生的不仅仅是焦永德,还有另外一人!

那人是谁呢?他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呢?

他叫胡大麻子,他的经历比焦永德离奇多了。

胡大麻子是真正杀死过共产党的白脖子汉奸。枪毙他的头天晚上,他也被关在没收地主的一间房子里。可他媳妇没有焦永德媳妇的胆量,一听说丈夫要被枪毙,吓得半死,只有在炕上哆嗦的份了。

那年头刚开始土改,村里还没有公家的车马。合作社是后来的事了。押送胡大麻子的马车是村书记找到村里有马车的人家,等于是求人帮忙。

马车的主人陷入了两难境地:不敢得罪书记,也害怕跟胡家结梁子。想来想去,还是让老婆端着一升白面去了胡家。

胡家媳妇哭天抹泪的听到敲门声,看到迎进来的老乡亲还端着一升白面,便把眼睛里含着的两滴泪水挤掉了。进屋后便说:“大嫂,你来看我就很让我感动了,还拿白面干什么。”大嫂说,明天就上刑场了,今晚咋说也得让他吃顿好饭啊。我怕你只顾哭把这事给忘了就来帮忙。有白菜,炒几个鸡蛋弄点馅,咱们给他包点饺子。

二人边说边干了起来,她们要让胡哥在今晚吃上一顿过年饭。

话说胡大麻子有个儿子,他媳妇总说这儿子不是她生的,活洒洒一个小土匪。可她忘了这才算得到了他爸的真传。就这么个天生的嘎小子胡大麻子却引以为豪。

儿子得知老爸明天就被枪毙了,他琢磨着如何报复村书记。从两个女人的谈话中得知明天把他爸送上刑场的竟然是他的玩伴小全他爸,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原以为小全的一家人跟他家是朋友,现在竟然被朋友出卖,他怒火中烧。

想到唯一的理由是因为他家有马车,他慢慢地原谅了小全他爸。他恨起那匹马来了,便想下手。至于下手的后果是什么,他想都不想。初生牛犊不怕虎,以此为甚。

小家伙想到了各种杀死马的办法,想来想去还是认为唯一可行的是给那马下毒。家里确实有不少耗子药---砒霜。砒霜在那年头是最毒的耗子药了。趁着东屋当当地剁白菜的声音,他把一块块的砒霜砸成粉末。然后把半升麸皮弄湿,把砒霜搅拌好,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便抱着升到小全家走去。

小全家有几窝耗子他都知道,三下五除二就把给马下毒的事搞定了。那匹马虽然已经吃过了草,但看到麸皮就如同吃窝头的汉子看到油条一样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等到马把所有的麸皮全部吃进去,他才悄悄地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这个“小土匪”就起来跑到村边偷着看热闹去了。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家的马把他爸送到刑场,以后好给它下毒,如同昨晚毒死小全家的马一样。

等他看到他爸五花大绑被三个人护着坐在小全家的马车上时,他愣了。原来吃了砒霜的那匹马根本没死。着实使他丧气到了极点。

可他不知道故事还在后边。

马拉着车上的村书记和两位看守外加胡大麻子走了10里路就走不动了。马背上都是汗水,车把式一摸,马的身上烫手。车主人便说,这马病得不轻,恐怕走不到县城了。

说不行就不行了,这马浑身抖了一下,站都站不住便倒下去了。

想到马已经奄奄一息,书记着急了。车把式暗自高兴了,他得罪不起书记,才不得不答应送死刑犯人到刑场。死掉一匹马,也比跟胡家结梁子强多了。他认为是老天爷帮忙让他的马在这时死掉。

书记只好决定徒步到刑场。可他没想到:胡大麻子死都不肯走。他的经历告诉他:现在天下太平了,不凭证据就枪毙,肯定不是长期国策。只要今天活过去,就未必死得了。他知道这次枪毙的人中应该把知道他证据的人都毙了。对他来说,是好事一桩。退一步说,反正是死,干嘛累得半死然后再吃一枪?您老干脆就把我打死在这算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