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死里逃生者传奇【9】

(2007-10-24 17:17:08) 下一个

死里逃生者传奇【9

 

润涛阎

 

胡老弟明明看到赶车的就是焦大哥,便猛追不舍。不管他怎么喊叫,焦永德连头都没歪一下。胡老弟追着没劲了,便停了下来。到家后跟老婆说,这世界上还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焦永德到家便把这事告诉了媳妇,媳妇为他担心不已。要是不出这么个茬口就圆满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虚惊了一场。但从此后,焦永德尽最大努力不进城。

焦永德不当官的决定倒是救了他。四清、文革对当权派的残酷斗争虽然让他胆颤心惊,但作为一个普通社员,火没有烧到他身上。不论什么运动,他都躲得远远的。积极分子没有他的份,斗争大会他只是看客。争权夺势的人太多了,也轮不到他一个只知道干活的人,更何况他本身就不想出头露面。

邓小平改革开放,当听到传达文件说给一切地富反坏右平反,他激动地泪流满面。等到县里落实政策,没收地主的房子退还给主人的消息一下来,他立刻想到了关押他的老地主的砖瓦房,也就想到了那天晚上媳妇搭救他的往事。

一切都过去了,他这么想着,二十九年河东,二十九年河西。其实,他算的不太准。1950年秋天镇压反革命,1979年冬天退还地主的房屋。还是古人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更接近点。

他四处寻找胡老弟,估计就在本县,但不在本公社。到哪里去找呢?他求助于村里一位朋友,因为该人的一位亲戚在县委民政部上班。二人来到民政部,说明来意,那位亲戚很热情地帮忙,反正那个部门闲着也是闲着。经过查找与公安局朋友的电话核实,这位民政部的干部帮他找到了胡老弟的地址。

焦永德登门拜访了胡老弟。二人激动地畅谈到了半夜。他把从天津分别后的来龙去脉跟胡老弟竹筒倒豆子痛痛快快地讲了出来。胡老弟听着就跟听说书似的。但对焦大哥信不过自己非常生气。在县城那么穷追不舍他竟然连头都不回,说穿了是害怕哥们出卖他。

此时焦永德的大儿子不仅结婚成了家,还入了党,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恢复高考二儿子考上了大学。孩子们都大了,焦永德反到决定要落叶归根,便在儿子远离家乡去读书之前告诉了他们:唉,长话短说吧,我们姓焦。我们不是这个村的。

儿子儿媳妇目瞪口呆,不知道老爸得了什么病胡说八道起来了。都怪姓焦性交同音,汉语有病,不是老爸有病。再说了,谁能想到姓焦,姓氏能随便改的?传统说来,骂人最狠的就是说你连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焦永德把全部故事讲完,全家的眼睛都盯着老太太。最尴尬的是大儿媳妇,她害怕丈夫问她:别看你每天对我这么横,那天晚上被关押的要是我,你敢在黑夜里去搭救我吗?

就在这一年,老伴得了脑瘤去世了。噩耗对焦永德的打击太大了。其实在她临死前焦永德劝她一起回到老家去,她说什么都不干。她说:你那个村子比地狱都糟糕,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好,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送走了小儿子上学,埋葬了老伴,焦永德归心似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感人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