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死里逃生者传奇【8】

(2007-10-17 17:24:58) 下一个
死里逃生者传奇【8】

润涛阎


就这样,焦永德安了家。在村里,焦永德两口为人低调,但也有分寸,不能暴露出惊慌失措的样子。用他的马车,帮助村里人卖盐换回粮食。一个来回就是五六天,总要收点钱的。这样,他一方面养家糊口,另一方面还帮了村里老乡亲大忙。

这匹小马逐渐长大了,成了一匹高大健壮的好马。当初它属于被穷人过早出工,相当于黑砖窑的童工。

紧接着,互助组成立了,然后就是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焦永德的马车成了大队的共有财产,但他是车把式。继续他卖盐换回粮食的行当,只是改成挣工分了。

大跃进时村里开始平整土地,改造盐碱地,正面效果不小。比起其它地方来,那地方的大跃进改变了盐碱地不长庄稼的面貌倒是真的。

由于村里历史上太穷,没有富农。土匪都被镇压了,所以,政治运动就没有象别的地方那么热火朝天。

由于时刻担心自己的身世暴露,焦永德两口从不跟村里乡亲结梁子。大家一提起来都说他们心眼好,乡亲们得出结论: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样。

社会学家认为:大家都穷的时候关系比较好处。有穷有富关系就不太好办。但最糟糕的是一帮子富豪在一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同甘苦共患难易,共荣华同享福难。
村里选举他当大队长,他得票最多,但他死活不干。说没那本事。其实,他害怕跟人结梁子。你只要当官,必然会得罪人。他知道他得罪不起任何人。反正想当官的人多着呢。

转眼间10年过去了。一天焦永德赶着生产队的马车去县城交公粮,回来的路上听到“焦大哥,焦大哥!”的喊叫声。焦永德立刻判断出那是胡老弟的声音,10年来听惯了喊胡大哥,突然听到喊焦大哥,自己似乎想不起来了似的。但他还是判断出是在喊自己,便想到了媳妇的劝告。他一扬鞭子打马飞奔起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看全文,点击“博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789654 回复 悄悄话 快写快写!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雾水的评论:不是说国内不能看到文学城吗?其实我写的最好的文章是《姐俩眼中的狼与娘》,当然要排除观点,只从文学角度看。
雾水 回复 悄悄话 我在国内的一个城市,经常上你的博客看文章,

值得一看,有篇文章写的非常好:中国向何处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