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死里逃生者传奇【7】

(2007-10-16 17:42:21) 下一个



润涛阎【原创】

 

焦永德在天津码头时手下的一位雇工姓胡,他小时候就跟着爷爷父母逃难,再也没回去过。焦永德就以他的背景先改名姓。还没到沧州,焦永德就姓了胡。

焦永德根据这位胡老弟的故事按图索骥,到了一眼看去白茫茫一片盐碱地包围的小村庄。

进了村,便打听是否是他爷爷的村子。

这村子里的人听说出去逃难的人回来了,便蜂拥而至把马车围起来了。一挂马车省亲,算是衣锦还乡了。谁不巴结有出息的人啊。可一听说是胡姓人家,大都摇头。这村里没有姓胡的。

村长灵机一动,说你们都年轻,这村里的胡老爷子走的时候你们都还没出世呢!他是看上了这辆马车。他想,这个村子穷,连个富农都没有,主要是因为靠推独轮车卖盐,要是有马车,肯定会富裕起来。越穷越买不起马车,这叫恶性循环。

村里有不少逃荒走了没回来的人家,虽然破屋烂墙,总能避雨。村长便把焦永德一家三口带到了一土房。虽然简陋,三间土屋打扫打扫就能住人。就这样,焦永德有了个家。

每每谈及他们为何回到老家这穷地方,他们都说在外边跑买卖无家可归,虽然有点钱赚,也是糊口而已。解放了,不回老家到哪里落脚就成了难题。爷爷父母都死在了外面,想来想去,还是到老家看看再说。在外漂泊三世了,回来看到老乡亲这么热情,感觉比到天堂都舒服。穷点算什么?对这点,老乡们都认同。狗都不嫌家贫,何况人呢。

县委得知焦永德迟迟没有抓到,向上面汇报镇压反革命运动进程时不得不把焦永德逃跑的事向上级汇报了。地委也只好按部就班地向省委汇报了。省公安厅下了通缉令。

那年头没有照片,只好靠文字简单描述。焦永德长得四方脸,关键是他那匹黝黑高大的大马。因为四方脸的人到处都是,但黝黑高大的大黑马就很少了。

通缉令主要发到路边各个大车店,因为马不能不吃草。焦永德住过的那家大车店的主人反复回忆,确实有这么一匹马。可那位车把式尖嘴猴腮,是最后一个离开车店的。他怎么也忘不了这个茬,因为他亲眼看到那位尖嘴猴腮的家伙竟然能买得起这么好的马而打心里佩服了一把呢。所以,他没上报这个线索。他没有焦永德媳妇的脑子。

后来还有这么一说:那匹枣红马的主人虽然总是很晚才离开车店,为的是让马多吃点,占车店点便宜,但那天他不是最后一个起床的。当他看到还有三匹马而自己的那匹不翼而飞了,他便立刻判断出有人搞错了。看到那三匹马哪匹都比他的马值钱,他便等着直到另外两匹马被牵走,他才心花怒放地把那三匹中最高大最值钱的大黑马牵出来套上车一溜烟逃跑了。

他的那匹枣红马让焦永德逃命成功了。

住下来后,焦永德的媳妇有点担心,因为这个地方就是根据那位胡兄弟所说而找到的,虽然不是同一个村子但害怕真的碰上那位胡老弟。果真如此,身份就暴露了。

焦永德不那么看,他劝媳妇放心,当年在天津时对胡老弟照顾不少,胡老弟总是喊焦大哥,而且还提出拜把子。虽然兵荒马乱的把子没拜成,铁哥们的义气还是应该经得起考验的。

媳妇还是说尽量别去县城,万一碰上可千万别承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年头人心叵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