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菊知秋

秋风起深壑,秋叶舞商弦。 我在山头坐,静观秋月圆。
个人资料
山菊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殷桃:我还是我 + 周柠:御。姐

(2011-10-16 17:40:01) 下一个



{
function anonymous(){function anonymous(){function anonymous(){function anonymous(){if(this.width>450) this.width=450}}}}
}" />

(图片来源网络)



我还是我



演唱:殷桃:

※※
---------★★★---------

不知道人家怎样传说
我就是我 只是一个女孩
我喜欢美丽 我也想逍遥
那天空中布满五彩云朵

不知道历史怎样评说
我就是我 只是一个女人
我享受爱情 我渴望平静
这世界里荡漾九宫神韵

说不清 为何遇见他
就这样 一路走过
我还是我 只是一个女孩
我还是我 只是一个女人

不知道历史怎样评说
我就是我 只是一个女人
我享受爱情 我渴望平静
这世界里荡漾九宫神韵

说不清 为何遇见他
就这样 一路走过
我还是我 只是一个女孩
我还是我 只是一个女人

说不清 为何遇见他
就这样 一路走过
我还是我 只是一个女孩
我还是我 只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
周柠的文章:御。姐

尼罗河岸的莎草,在哈陶尔女神化身的纯白牝牛殷殷守望里拔节而长。这幕带来爱情、欢笑和乐声的画面,应载在莎草纸或牛皮书上。作一个美妙象征,老牛吃嫩草,多么恰当。

在中国民间脍炙人口的爱情经典里,不乏这样的“牛女人”,有一千多岁的淑德白蛇,还有压根不知年岁几何的贤良织女,找的夫君却一律是人间妙龄小小生。冠冕堂皇什么天上人间真爱无界,不过是场轰动效应大点的姐弟恋。

吃姐姐喝姐姐睡姐姐耍姐姐,恐怕是历代男人说不出口的向往——漂亮姐姐让我做你的小狗吧,汪汪汪。变相衍生到几千年当道的男权里,为旧式人家崇尚:在男子极小或尚未出生时就领个童养媳来,十八娇娇三岁郎,又喂饭来又喂汤,还得受气受欺。可不比宝玉屋里头的那些盛气凌人的侍奉姐姐们有福气。更加比不过大明王朝宪宗的那位颐指气使的万贞儿姐姐了。

现如今的强势姐姐们,可不做意淫中的神啊仙啊妖啊什么的了。用一个来自日本动漫界的汉字词语,她 们做御姐,别净望透明丝袜爆乳内衣的女优身上靠。御姐是一种可跟骑士精神相提并论的虚虚实实的正道。御姐要有女笄的年龄,女优的性感,女王的气魄,女强的实力,女神的气质。一句话,御姐要集公平的、公正的、公允的、公然的上位者、指导者、执权者、征服者、裁决者为一体。

任重而道远,有志于此道的姐们需不懈努力,方能百炼成钢、修炼成姐。

~~~~~~~~~~~~~~~~~~~~~~~~~~~~~~~~~~~~~~~~~~~~~~~~~~~~~~~`
罢了的评论:2006-09-23

一千多岁的淑德白蛇,颐指气使的万贞儿,在我眼里都算不上“御姐”。与我,真正的“御姐”从来就是气定神闲,手中无剑乃心中有剑;即柔情似水、温润可人,然又独立、坚强,公正、平和。她们应该是一群懂得自我完整的女人们,她们不会是男人们的附属品,这样的女人让男人既爱又钦佩;这样的女人,小小柔弱的指尖上,有着“四两拨千斤”蕴力。

南宋词人李清照就是这样的女人。这个通音律、会抚琴,婷婷玉立、至诚淳朴、书卷气十足的女人,不仅写得一手铁划银钩,秀丽的小楷,且执笔属文,展卷吟诗,更是锦心绣口,吐属风流。

喜欢她的词意境壮阔雄奇,豪气干云,却又迷离恍惚,虚无飘渺。这样的词,五代没有,北宋也不多见。看似不经意又无脂粉气,在豪放之中却带着易安特有的恍惚。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活脱脱一个娇倦自适,天真活泼,害羞可爱的女孩子状。

在一幅锦帕上写下为丈夫饯行、送别的一阕《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占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更是让她夫君还未启程,就把登泰山、访古碑的心思,减去一半;人虽离家愈来愈远,心却愈来愈近,身还未到泰山,心却早已在计算归期了。

她又以一个词人的敏锐目光审视南、北宋国破家亡的惨痛现实,通过抒写个人遭际的苦难,反映出两宋之交整个国家、民族的历史悲剧。她的那首 脍炙人口、世代诵吟的爱国言志诗:“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既是对自身的感怀,也是对家破国亡的痛苦无奈的最为切身的描述。

这样的女人才堪称真正的“御姐”、“御女”,这样的女能让男人赴汤蹈火、肝脑涂地;这样的女人会让男人生出“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的情怀。

~~~~~~~~~~~~~~~~~~~~~~~~~~~~~~~~~~~~~~~~~~~~~~~~~~~~~~~`
山菊的随感:2007年3月10日 星期六

赫,这样的女人,男人娶回家后,如果两人不是像赵李二位那样志同道合,而是价值观相去甚远,一样会让他悔不当初。那许仙,不是就后悔了吗?虽然理由是‘异类’~~~ 嗨,这就是了,本来肯为她去死的人,娶回家后就成了异类~~~哦,今天才突然领悟到这个故事的深意~~~

前天给一个同学打电话,她当年就是这么一个近乎于完美的罢了笔下的‘御姐’。她的故事我写在那篇‘
女人的名字是什么里了。如今她还浸泡在痛苦的苦水之中。昨晚一个朋友又寄来一首西湖旧作,借他的韵凑了一绝,还没有来得及贴出,先留在这里罢:


雁泣断桥秋月残,红颜薄命古今寒。
温柔白姊雷锋塔,潇洒青儿世外安。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