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着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我生活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钱,钱,钱!

(2019-05-07 07:30:21) 下一个


前言:老一辈的海外华侨大多心怀家国情怀,他们辛辛苦苦在海外打拼赚了钱就想着要为家乡尽点绵薄之力。十多年前,英镑兑人民币汇率是1:15的时候,一个旅英华人捐了一百万元在我的家乡中学建了一个图书馆。学校给她颁发了一个爱国爱乡 捐资助学的牌匾,她把它带回了英国,挂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个捐资一百万的华人是我的远房姑姑,我敬佩她,也理解她纯粹的家国情怀。

前段时间收到家乡中学募资兴建塑胶运动场的倡议书,本来有意想赞助一下,但发现捐款帐户名字是学校负责财务的私人账户。知情的朋友告诉我说:“现在政府对基础建设的投入力度大,且发达地区也精准扶贫。转入私人帐户的用途,监管不清楚。且政府工程有政府工程的结算方式。现在很少出现财政资金与社会资金混用的情况。现在捐钱给学校都要入财政帐并开行政事业单位收款收据,否则都进私人腰包。”

我认识这个负责学校财务工作的人,他是老校长的儿子。这所中学就是王龄大学毕业后奉献了两年青春的地方。

现在的中国不缺钱,缺的是底线和节操。

~~~~~~~~~~~~~~~~~~~~~~~~~~~~~~~~~~~~~~~~


走进房间闭上门,王龄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自叹:一把辛酸泪,只怪自己痴,谁解其中味。

复习到了最后阶段,为了检查学生的学习情况,王龄不辞辛苦地自找题目,把试题钢板刻好后去学校总务处领纸张。

校长也在总务处,他严肃地教导王龄说:“平时的练习试卷应该由学生缴费去买,学校只负责考试的纸张。”校长还是原谅了王龄的“初犯”和不懂规矩,出纳犹豫不决地把纸张递给王龄。

王龄不想坏了学校的规矩,把试卷发到学生手上的时候,她解释了印试卷的经历并说:“这份试卷每人要交2分钱。”

初三(2)班那几个不想学习的学生听到试卷要钱,当场就说不要试卷。王龄的心碎了,她伤心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她的劳动没有得到别人的尊重。

她把学生交上来的纸张钱送到总务处,出纳接过钱无可奈何地说:“王龄,你太较真了。”

王龄委屈得说不出话,不较真,行吗?

钱,钱,钱,所有的人都掉进了钱眼里,学校也不是圣洁之地,学校领导常常利用公款大吃大喝,也舍不得那几个纸张的钱。

王龄的房间坐着几个学生说起班主任贪污班费的事,第一个说:“班会课上班主任宣读了校纪班规,有违规者视情节的轻重罚钱。每当班会需要用钱的时候又要我们交钱,平时的罚款都去了哪里?”

其中一个很气愤地说:“肯定买白糖,买猪肉去了。”

“为班级买扫把的几毛钱都贪,还说要为人师表。”

“假如我现在有十块钱马上扔给班主任,天天就知道罚钱。”

“我们的班主任恨不得我们每个人天天都违反班规呐,这样他就能收到很多钱了。”

王龄从心里感谢学生对自己的信任,这些孩子对钱特别敏感,在一次课堂上王龄说要抽空帮大家补补初一的课程,学生的第一反应是要不要交钱,当王龄说免费自愿参加时,他们欢欣雀跃高呼:王龄老师就是不一样!

大家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得热闹,这时从王龄房门前路过的副校长走了进来,王龄给他搬来椅子端上了茶一起听学生的议论。

上课铃响了,王龄的房间安静了下来。王龄对着惜日的老师感慨:“班主任掌握了学生对钱渴求的心理,以罚款的方式迫使他们不敢违反纪律,但是这种压制的办法能维持多久呢?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能培养出怎样的人才?难道学校不担心从此在学生心里留下金钱万能的不良影响吗?班主任私用班费,这算什么灵魂工程师?”

面对王龄一个个的质问,副校长摇摇头无力地回答:“世风日下,一切都变了。你知道我们水口镇教师队伍的素质吗?一百六十多个教师中,中师以上学历的只有十多人,就这些人,教育部门还不重用他们,让人才流走了。相当一部分老师是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中专的学生,可以说,走进教师队伍的是最差等级的初中生。教师本身的素质决定了水口镇的教学质量和水口镇以后的发展道路。难呀,教育主管部门对此还熟视无睹。”

副校长是王龄读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听说很快要上调到镇教育办管理全镇的小学教育,所以对全镇的教师队伍进行了调研。

副校长还跟王龄说起前几天一个旅美华侨回乡捐资助学的事,这个爱国爱乡的华侨捐了五十万建了一座小学,学校落成庆典的那天,华侨出钱买酒买菜宴请宾客乡亲,可是请乡亲们帮忙做饭菜的时候,他们坐着聊天抽烟就是不动手,后来有人悄悄地告诉华侨请人做事是要人工费的。学校建成后,华侨再也没有回来过。

王龄听着都替华侨觉得心寒,“华侨出钱为家乡建学校,乡亲们就应该无偿出力,受惠的是乡亲们的子弟啊。”

“现在的农民也不质朴了,他们想着海外华侨大把钱,华侨也爱面子,村民开口哪敢不给。唉……”副校长也为村民的低素质而叹气。

在茫茫人海中难得遇见可以交流思想的人,特别是面对长辈,王龄一直都是敬畏的,“老师,这个社会究竟是怎样的?我越来越觉得迷茫。”

“唉……”老师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个社会怎么样还是自己慢慢地去体会,你现在还是一张纯净的白纸,我不忍心你过早的去面对。”

可是老师还跟王龄说起校领导关于讨论团支书人选的细节,无意间在王龄这张白纸上描下了重重的一笔。

 

上一篇:请以沉默来蔑视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幸亏现在的中国风气有所好转。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缺钱不可怕,可怕的是却底线和节操。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上半篇以为是纪实,下半篇变小说了。” 上半篇是现在的纪实,下半篇是过去的纪实,发生的地点、人物和主题一致都是为“钱”。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问好菲儿!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还是刻板印刷的年代,久远的过去!”快三十年了,感觉就像昨天一样,还记忆犹新。呵~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猫腻多了,裙带关系,小地方大社会。今天看来都不足为奇。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唉,笑贫不笑娼的社会!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上半篇以为是纪实,下半篇变小说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1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还是刻板印刷的年代,久远的过去!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团支书的人选,还有猫腻?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只顾向钱看把人们的良心都弄坏了。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不看重钱,不缺钱,那日子过得真是可以没心没肺地舒服。好!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出国前我只管挣钱,少有机会大花钱,公司都包了。我对钱的意识看的不重。出来后,什么都得自己花,我真的变了个人,知道小心翼翼了。还是喜欢出国前的我,没心没肺,就知道玩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反腐之前,国人炫富那爆发富的形象实在让人不舒服,这些年回去感觉大家低调内敛多了。社会的舆论导向和氛围对人的影响太重要了。
祝好!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以现在的世故来看,年轻时的王龄确实“小气、较真”。
谢谢您的留言!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希望她能被改造成一个在社会现实面前游刃有余的人。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她的日子注定是磕磕绊绊的。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现在的中国不缺钱,缺的是底线和节操。“ 非常认同这句话!还算见过不少来美国的各种款爷,也都是受过教育的,在国内都属于精英阶层吧,有不少人的作为真的是不敢令人恭维!所以,一个人有钱可能不难做到,一个人有教养却要经过经久的磨练!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好好的王龄怎就成了“较真”,这就是社会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王玲在接受社会现实的改造。
中国现在缺少监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