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香港, 没有直选权, 就要上街权

(2019-08-12 08:23:03) 下一个

香港的游行已经两个月了。起因是所谓的送中法案。群众长期上街游行对一个城市的治安,社会次序和经济发展肯定不是一件好事。正常的民主社会里,上街游行不是一种可取的表达民意的渠道。因为其代价高,副作用大。政府和在野两方都对其难以控制,容易激化成暴力事件。而且在表达民意上不准确。游行的人数多和声音大不一定就代表了大多数人民的意见。

但是,中国政府剥夺了香港人民的真直选权力。并且阻止通过正常的立法和司法来制衡行政错误的渠道,上街就成了唯一的表达民意的渠道了。香港当局以警察暴力阻止人民的最后的民主权力。防民之口, 甚于防川, 川壅而溃, 伤人必多。 民亦如之。这就是香港之乱经久不息的根本原因。

有些人拿民主国家中也会出动警察抓捕越轨的游行者,来证明香港官方对民众游行镇压的合理性。但二者有根本的不同。民主国家中有正常的民主渠道,游行只是一种辅助的,非正常的方式。而专制社会中,所有正常的民意通道都被堵死了,人民只有上街的权力了。更何况,以催泪弹和黑社会来对付手无寸铁的游行者。

文革后,邓小平取消了四大民主自由,即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取缔了西单民主墙。中国人民没有直选权,没有言论自由。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只是纸面的。虽然四大民主在文革时被毛泽东作为排除异己的武器, 但仍然是人民此时唯一剩下的表达民意的渠道。 取缔之后,人民所有能说话的地方都没有了。从这方面来说,是从文革的倒退。邓小平忘记了当年老百姓就是用大民主的方式在天安门事件中表示了对他的支持,使他以后的复出并获取最高地位成为可能。

当你的所有民主权利都被取消,你就只能走上街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7)
评论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vingTarget' 的评论 : 17年假普选,最后候选人名单要中共批准,确保有关提名不会有不符合中共的人选出现,当然是出于维护自己政权的目的。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vingTarget' 的评论 :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下面这么多评论你都看不见,英国自50年代就打算在香港普选,中共阻扰才不能实现。
MovingTarget 回复 悄悄话 1966年的公约没错,但是直到1997 最民主的英国也没有给港人这个权利,是不是也说明港人的这个权利其实不那么基本?
指责17年的方案是出于中共的私利是不是有一点轻浮与不负责?因为可以简单地反过来说阻止了17年方案的才是为了一己之私?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vingTarget' 的评论 : 说的是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把闯红灯作为权利搅进来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这些权利是联合国1966年“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的。中国也是签约国。2017年中共的假普选目的是维护自己一己私权。
MovingTarge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天赋民权,应得不得,即是剥夺。
不同意这种绝对的说法,民权是有上下文的。比如在最自由的社会,公民也没有闯红灯的权力。
香港的普选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面是各方权益的博弈与妥协。
中央政府对直选的保留是出于对中国在香港权益的担忧,香港并非只是港人的香港,也是中国的香港。
而另一方面中央对普选一直持开放态度,2017年的提案本来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可惜因激进的一派的否决而破局。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支持香港人民。如果中共用军队镇压,我呼吁上书美国加拿大政府尽快落实难民政策,让愿意离港的在北美安家。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非常赞同思芦兄的分析。过去两个月来我们看着香港人的抗争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看着大热的天父母们一整天带着孩子上街游行,看着一张张那么年轻的脸,看着那些年轻人在催泪瓦斯的烟雾中四下逃散,狼狈躲避警察使用的各种防暴设施,真心佩服这些勇敢的年轻人。22年来港人的生活与政治空间在被一点点地挤压,也许,上街示威真的就是他们最后的一条表达自己政治意愿的路了。而这条路的尽头恐怕很快就要到了,我心里充满了对这些孩子的担忧,他们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吗?眼看着香港局势紧张升级,真是令人心焦,因为我们目睹过六四。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gbigsell' 的评论 : 你太无知了。你知道港英时期,香港民众为救大陆逃港饥民,组成人墙挡住军警的警棍吗?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denbo' 的评论 : 天赋民权,应得不得,即是剥夺。
周8皮 回复 悄悄话 楼下低级红咋不说林郑这样的货色,有种去米帝,看能不能当选呢?咋不说送中条例这样的反动东西,不需要人民费心劳神上街,早被攻击得体无完肤,不管在哪级议会,别说通过,提案都不可能呢?
周8皮 回复 悄悄话 根据英国部分外交档案,中共威胁过伦敦,如果试图改变现状,就会入侵香港。主管香港事务的中国高官廖承志曾在1960年表示,“我们将毫不犹豫采取积极行动,解放香港、九龙和新界。”
在一份会议记录上,周公公曾告诉英国的一名军官,任何在香港引入哪怕一点点自治的尝试,都会被视作“非常不友善的举动”和“阴谋”。周恩来表示,这种做法会被认为是让香港走上独立道路的手段。
周8皮 回复 悄悄话 支持楼主。
一百年前,中国人还留辫子,见官磕头下跪;照楼下小粉红的逻辑,所以现在也合着该继续留辫子,给大人们磕头请安。再回溯1千年,掳掠奴隶还是合理合法的呢,所以现在可以继续掳掠蓄养奴隶?
二战以后,英国人连加拿大,澳洲这样广阔的地盘都独立自治了,唯独霸占着弹丸香港不放手?事实是,英国人早已准备香港自治,而阻碍这一进程的不是别人,正是小粉红们亲爱的党妈。一旦香港人自治,弄出和党妈不一致的政策和利益冲突,那就不好玩儿了:对付英国人,党妈可以打反帝反殖民,要民主要自由的进步牌;对付自治的香港,党妈无法扯下画皮赤裸裸地独裁恐吓,搞红色恐怖。从可查的资料中,周公公就曾经严厉警告英国人不准搞香港自治。
sgbigsell 回复 悄悄话 下面那位,怎么我觉得黑衣暴徒才是刁民啊。智商低,舔跪白人,有种去美国这么撒野,看是否有命回来。
sgbigsell 回复 悄悄话 哦,这样啊,港英时期的警察对付示威群众怎么样啊?有暴徒去堵机场吗?
Swedenbo 回复 悄悄话 “中国政府剥夺了香港人民的真直选权力”。港人啥时候有过?
lio 回复 悄悄话 同意作者的分析。同时也看出,大陆国人的心态近乎刁民,早年有乡下亲戚,发现他们就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过得好。也难怪这些刁民需要流氓来统治。






sufficient 回复 悄悄话 思芦 发表评论于 2019-08-12 21:06:35

You have demonstrated your startling ignorance about Hong Kong's history. In 1950 and 60, Britain was toying with the idea of changing Hong Kong's governing status in an effort to avoid eventuality of hanging it back to China. China, always considering Hong Kong as its own territory, responded by threatening to take over Hong Kong should its colonial status be changed unilaterally by the Brits.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gbigsell' 的评论 : 时代在进步。不要拿以前和现在来对比。英国也是直到1918年才有全民选举。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重回香港后,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香港的殖民总督多次寻求推行民众选举,但迫于北京的中共领导人的压力,最终放弃了那些努力。

至少港英时期,人民还有罢工,游行上街权。你要学过毛选,应该知道香港怎么变成臭港的故事吧。
sgbigsell 回复 悄悄话 港英时期一百多年,是有直选权,还是上街权?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晚妆' 的评论 : 赞同。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敬佩香港人不自私,不犬儒,坚持纪念6.4三十年,汶川地震捐款救援最多。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香港青年是中国的希望!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补:“二十几年前去政府办事“指得是去深圳的政府机构柜台办事。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看过楼主写华为的系列,知道楼主在深圳呆过。我也是曾经的深圳人,那时香港的文明,效率,廉洁,和媒体的自由,实在是特区的榜样。我记得二十几年前去政府办事,公务员态度都不错;他们底下拿钱贪污是会的,但表面上还是对办事的人客客气气的。而全国其他地方,多数公务员都是一张臭脸对人。深圳人接触过的香港人不用说很多了,有言语间歧视大陆人的,但多数香港人都是好人,为人都是有礼貌的。有人因为被一两个人歧视了一回,几十年后还愤愤不平,还因此要否定全体香港人的民主自由权利,这心眼也太小了。我看了有些人对香港游行的看法,满篇都是当年转机香港时有多么委屈,所以香港人有多么可恨,今天有多么活该。其实重点应不应该是香港人有没有上街游行,争取民主的权利?

香港用了将近一百年建设成了一个繁荣自信的法制都市,中国政府只用了二十二年就让这个都市开始衰败混乱。

晚妆 回复 悄悄话 邓小平没忘,恰恰相反他记得太清楚了。这是中国统治者玩的最熟练的游戏:我上位的方式一定要堵死以防他人复制同样的方式推翻我。所以中国历史朝代的更替有个明显特点,本朝夺得天下的方式,基本上不会是本朝失去天下的理由。比如宋,是武将兵变上台的,所以他的灭亡,通常不可能是另一个武将夺权造成的,因为他怎么上台的,他就会怎么严防死守在制度上防止别人效仿。他太清楚这条道路的运作和危险性了。然而人的智力是有限的,防的了这个防不住那个。

很佩服香港人的骨气和勇敢。
tellmey 回复 悄悄话 香港人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香港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从未妥协过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很多大陆华人在写文章,“摆事实讲道理”,回忆曾经如何被港人歧视……还能得到大量的符和与支持……

哎……这种群,寄生于洋人的文明体系玩畅所欲言心安理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