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谈谈华为的备胎策略

(2019-05-17 16:27:26) 下一个

在华为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在中软研究院工作。其中有几个部门,是专们做备胎的,比如尽管华为在用谷歌的安卓,但自己同时也在开发手机操作系统。感觉很不解,现代科技都是分工协作,所有的企业都是攻自己的专项,依靠其他公司提供上下流产品。大而全是一件效率很低下的事情。分在备胎技术部门的兄弟,工作看不到前景,没有效益,分红也比主流部门的少,工作自然不安心,产品可想而知如何了。后来明白任老板是学毛著积极分子,对毛泽东思想领悟很深。特别是自力更生的观念。知道帝国主义和咱尿不到一壶。早就存了分道扬镳的心思,看到中信的下场,知道自己身上也有劣迹,早早做了准备。反正中国人工便宜,搞个人海战术,广撒网,没准就捞着一条鱼了。

备胎是准备了,但这备胎能不能用,好不好用,就要另说了。现在各个硬软件都是一个复杂系统,开发不是闷在黑屋里,闭门造车,就能折腾出来的。产品开发要经过长期的试错。首先你得需要一个环境,就是我们常说的生态系统。有上下游产品支持,在调试期间就有成千成万的试用用户。否则你的产品一发布都是Bug,没有用户会耐着性子陪你玩。

芯片制造包括指令集架构和其他设计IP专利,测试设备和工具。比如龙芯的MIPS指令架构和华为安卓手机上的麒麟芯片的ARM指令架构。这些都需要国外厂商的授权和许可证。你可以埋头苦干四五年,发展自己的新指令架构,做到不仰人鼻息。但是如果你的独门秘笈没有其他人跟随,生态系统不能发展,上下游(编译器、操作系统、芯片方案、终端、应用程序等等)都得不到开发,最后必然是死路一条。类似的例子像中国的3G 无线移动系统TD-CDMA。

另外,很多应用芯片就是计算架构和计算算法的硬件化。大多架构和算法中国都没有知识产权,需要得到国外厂商的授权和许可证。华为手机使用的安卓系统是开放的。但谷歌的GMS需要谷歌授权。没有GMS(Google Mobile Service),手机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卖不动。

华为的麒麟是SoC(System on a Chip)芯片, 包括CPU, GPU和无线电基带和射频。其中CPU和GPU用的是ARM的架构, 基带和射频使用很多高通的技术和专利, 这都需要向国外厂商购买或者得到授权。央视说百分之一百的中国知识产权, 绝对是忽悠。这可能也是麒麟不外卖的原因,因为没有授权。

仔细读了华为海思总裁致员工的信,一看那语言,还真是华为的风格。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出征不复还。煽情,悲壮。有点儿过了。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给自己壮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匡吉 回复 悄悄话 不愧是行内人!
淡紫 回复 悄悄话 昨天我还说过,华为的备胎如果存在并且好用的话,早就象他们的5G研发那样吹得世人皆知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据华为前同事说,这星期华为在美国子公司和研究所已经接到禁令,和华为本部断绝Email联系,……”

总觉得这样的“禁令”有些蹊跷,估计也没办法知道真相……鹿死谁手,大家都在和时间赛跑吧。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半岛人' 的评论 :高通对华为的授权更多。华为每个季度向高通支付1.5亿美元。重点是华为今后恐怕想相互授权也没有对象了,因为美国的禁令。据华为前同事说,这星期华为在美国子公司和研究所已经接到禁令,和华为本部断绝Email联系,不再转移在美国研发的技术。
半岛人 回复 悄悄话 华为可能需要购买高通的专利,但高通也一定需要华为的专利。大公司的专利都是互相授权。
_BUPT 回复 悄悄话 几年前因为公司间有一些技术交流,事先要签保密协议,跟华为本部的法务部门打过一点交道,他们先提出了一个样本文件,我们公司的法务担当觉得有些具体条款需要更改,跟他们交涉一下,他们嫌麻烦不愿意改,就找理由说我们是一个将近20万人的国际大公司,跟许多公司都是用的一样的版本的NDA,都没有啥异议,为啥你们这么费劲呢?还好后来我们停止了继续合作。看了你的一些帖子,觉得这种公司出事是早晚的事
secuncle 回复 悄悄话 赞楼主分析!从华为出来的应该比一般人能看到更多
田间地垄 回复 悄悄话 终于又看到你的华为系列了,赞!接着招呼!
amyktao 回复 悄悄话 华为海思总裁致员工的信,一看那语言,还真是华为的风格。
"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這是 荊軻 勇士臨死前的哀歌 .
_BUPT 回复 悄悄话 给楼主点赞。分析的有道理。比城里那些天天自嗨的污猫强多了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受教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