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我们要努力好好地思想;这就是道德的原则。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移动通信的先行者-纪念父亲

(2018-06-15 06:07:19) 下一个

写一篇回忆父亲的文章是我多年未了的心愿。

父亲长于书香门第。祖父自日本留学回国后,从事农学教育。专长于柑橘种植、茶叶栽培和造园学。是中国茶叶研究所的首任所长和中国茶叶学会第一届理事长。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十大茶学家之一。

父亲小学毕业后,即随祖父到上海、福建邵武、永安等地辗转求学(时当抗战,因日寇入侵,学校不断流亡)。毕业时全省会考第一,入厦门大学电机系。又随家搬迁转入浙江大学。毕业后留校任助教。后来经国务院调令调入军事院校。长期从事通信工程的教育和科研。

父亲为人耿介,坦荡, 不喜欢奉迎。在通信研究所担任总工程师时,常和不懂技术,瞎指挥,专会吹牛拍马的所长顶牛。我觉得父亲这样的性格,不太适合军队这样的长官意志和政治挂帅的环境。也许在其他合适的地方,他能有更高的成就。父亲经历过中共的审干、镇反,三反五反等各次政治运动。每次运动像父亲这样的知识份子都要人人交代,审查评议过关。57年反右父亲本来也是预定目标,由于去探视父母休假一个月,错过了鸣放时期,躲过了右派帽子。59年拔白旗运动,父亲又成为目标。一间教室里挂满了大字报,学生们把辩论会开成了围攻批判会。文革时,父亲被作为反动学术权威被批判。家里窗下也贴上了标语和大字报。其中一条罪状是反对毛泽东思想:说父亲反对每节课不管相关不相关,都要引用几条毛语录。军队院校的红卫兵来抄家,他们把我家的书扔了一院子,还抄走了一些书和笔记本。临走时一脚把碗柜踹倒,轰然一声巨响,柜里的瓷器都粉碎了。后来的清理阶级队伍,父亲也被揪了出来,罪名是特务,证据却莫须有。父亲被关进牛棚,写交代材料并监督劳动。每天早晚集合在操场上向毛主席低头请罪。一次在校园遭遇父亲,看见被撕去领章帽徽的父亲在押解下推车,我心中感到巨大的屈辱。三个月后,经过内查外调,弄清了真相,父亲被解放。这时才知道起因是父亲参加过国民政府的一次考试,中途因故放弃。据说有人揭发那是中统在招考技术人员。

父亲喜欢读书。每月工资的10%都用于买书。家里的客厅有两个书柜和一个大书架,都排满了书。主要是专业书,有很多是英文的。而文艺作品和其他杂书,都装在箱子里和麻袋里。文革时破四旧,父亲挑出了一些书,让我在柴灶下烧饭。我还记得其中一本书的名字是彼得大帝传。尽管烧得烧,交得交,家里仍剩下四木箱再加三麻袋的书。记得小时候最激动的事就是我和我哥趁大人不在时,卯足力气,把死沉的书箱抬下来,在陈旧的书味中,寻找有趣的书。我的中国古典文学启蒙就是这时完成的。木箱里还收藏了很多文革前的文艺杂志,比如“收获”。感谢父亲的藏书,让我在禁书时代仍旧读了很多书。

1970年代,中国的大学都停办了,中小学除了学工学农,就是大批判。什么知识都学不到。我们几个干校子弟,由于上课捣乱和挖农民的红薯烤着吃,被附近的公社中学开除。每天跟随大人一起干农活。即使在看不到光明的当时,父亲仍相信将来总有一天,读书不再无用,文化知识会被重视。父亲那时在干校食堂做饭。午饭和晚饭之间有一段空闲时间。有一天父亲把我和我的一个朋友召来,说要教我们英语和数学。我们觉得很新鲜,学习的积极性很高。当时的情景已经淡漠。但我仍然记得我和小伙伴躺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看着蓝天下云卷云舒,谈起知识和未来。朦胧地感觉到知识能够给我们开辟一个新的世界。这段时间虽短,却使我们初识学习之趣。后来上饶恢复了高中,由于有了一些基础,我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好学生,考试经常是第一名。有个曾经知道我的过去的老师不相信地说:“这不是以前那个有名的捣蛋孩子吗?怎么变成好学生了?”

父亲在1979年首先编写出国内第一本研究生水平的“移动通信”教材,并授课边写教材。那时中国人还没见过手机,连程控交换机都少见,打有线电话都很困难。后来又出版了“现代移动通信系统”,是当时国内最新的介绍3G移动系统的专著。父亲退休之后,仍然参加很多学术活动,写书,带研究生。发表了多篇论文,包括在IEEE学术会议上的论文。

父亲的墓地在京西凤凰岭下的长安园。那里距我插队的村子就10分钟路程。当年在那里插队,爸爸曾经长途骑车来看我。看到村子依山傍水,梨园白花似雪,赞道真是好山好水。父亲在这样的秀丽风景旁长眠对我们子女是一个安慰。父亲的追悼会上,挂着我写的挽联:“身俢家齐行迹遍天下一生无憾,学高功就桃李满神州百世流芳。”父亲的墓碑上,刻着我撰写的碑文:“…1979年国内首创移动通信学科,是中国移动通信的先行者。建树甚丰,著述良多。今手机遍中华,国人皆受其惠。一生潇洒,坦荡磊落;读书万卷,行路万里;屡经坎坷,刚耿不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干校。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上饶恢复了高中,江西老俵?
大个儿 回复 悄悄话 请看悄悄话。
大个儿 回复 悄悄话 这世界真小啊,事情还那么巧啊, 您夫妇和我姐姐是同学, 两位父亲,是校友,又是师生关系。我马上打电话回家问问老爸。祝好。父亲节快乐。
匡吉 回复 悄悄话 移动通信的先驱,敢问尊姓大名?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
大个儿, 我父亲是48年毕业,毕业后留校任助教。教电机实验课到50年。说不定和你父亲有交集。
Jayh 回复 悄悄话 敬仰你的父亲!民族的骄傲!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同敬仰!
大个儿 回复 悄悄话 敬仰。我父亲是1951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机系, 现已92岁。不知您父亲是哪一届的?祝好。
yamyam 回复 悄悄话 敬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