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宝贝,放手(完)

(2014-03-12 18:23:18) 下一个
那晚李笛在酒吧里越想越不对劲, 他承认一直以来对谢菲菲有好感, 也许是她沉静忧伤的眼神,也许是她淡淡的微笑, 也许是她的执着,也许就是和她在一起的那份简单和内心的宁静。 他关注着她,不由自主地关心她,帮助她。但聪明如他, 是不愿意和一个死人竞争的。在酒吧,他细细回想着谢菲菲说话时的表情,还有浅浅的拥抱,那一刻,她有母亲般的温柔和关爱, 他的内心感到一种无法言语的触动。
 
这时电话响起来, 是小眉,“我回家后怎么想都觉得菲菲今天不对劲, 给她家里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李笛的心被一丝丝地抽紧。他立刻飞车接了小眉去菲菲家, 没有人应门,只有小狗sam不停地哀叫。他叫小眉打电话叫警察, 自己去砸了后门的玻璃,冲进去, 看到菲菲躺在沙发上, 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的心在下沉,绝望地喊 :“菲菲,醒醒,醒醒。”
在医院里, 医生给谢菲菲做心肺复苏, 看着她一下下被电击, 李笛的心也一下下被揪得生疼。到这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有多傻, 原来这个女人在自己的心里有着这么重要的位置,可是自己总在忽略和逃避, 不敢面对, 他多想托着她的手说 : “和我在一起,我不会让你难过。”

           谢菲菲一睁眼,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身子软绵绵的, 没有一丝力气。她的脑海里满是陈沐的话“宝贝,放手”。她茫然地望着身边的两个人, 小眉和李笛,两个人的眼睛都布满了血丝, 她不知道自己在医院里待了多久。
看到她醒来, 李笛上前一步, 厉声说 :“谢菲菲,你有良心吗?”两个女孩都愣了,从来没见过李笛发脾气。
“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 他们把你养大容易吗?你自己解脱了,可你想过他们的痛苦吗?你对得起那帮朋友吗?为了让你早日摆脱忧郁,他们到处给你选狗, 跑了多少家宠物店, 挑了又挑; 为了找好的心理医生,他们问了多少人, 打了多少电话, 就差自己去拭了。 还有她,” 他一指小眉,“任何时候只要你吱一声,随叫随到, 她凭什么对你这么好, 这次要不是她,你根本就没救了。你的朋友在你的心里算什么?你只知道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的世界只有陈沐。” 他上前抓住谢菲菲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还有我,你知道我喜欢你吗?你不是让我不要逃避吗?你现在听好了, 我可膘上你了。”
谢菲菲幽幽地叹口气,避开他的目光。“放心吧,我再也不会了。”她绝望地想,沐沐真的走了,他已经把我忘了。

            谢菲菲出院后李笛对她发起了强烈的攻势,有这么多年丰富追求女孩的经验,他还是有信心的,细心,耐心加脸皮厚是成功三大要素。“只要你不是看着我恶心,宁可死也不跟我,那我就跟你耗着。我看你就收了我吧,其实我不错,你值得拥有。”
小眉也被他请来做说客,“他也没那么差,你就试试,不行再拒绝他嘛。”
“我这儿陈沐的事还没捋顺呢,再搭一个他,乱不乱啊。”谢菲菲思前想后决定辞职,出去到处走走。
李笛一听急了,“别介,你要去哪儿?多长时间?我陪着你吧。别让人拐跑了。”
“感情我无知少女啊,你省省吧,我还不定去哪儿,也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
“吓唬我?我可等着你啊!守身如玉。”
“就你!一个月不找女孩,我给你发一金牌。”
“我要真守到你回来呢?你嘚嫁给我。”
“去去去,别在我这儿骗婚啊。再说了,我云游世界,说不定在哪儿就嫁了。”
“别别别,咱别这么自暴自弃行不行?随便嫁人?”
 
出发前谢菲菲退了房,转身的刹那,她百感交集,泪如泉涌。这里曾经有过那么多美好的记忆,她好像还能清晰地看到陈沐在窗前微笑地目送她,灿烂的阳光下花儿依然在怒放,而她却经历了前世今生。
谢菲菲去了加拿大,她去魁北克看枫叶,起起伏伏的山路两侧深红的,淡红的,还有金黄的,棕黄的叶子,一片连一片,无边无际,在阳光下张现着美丽炽热的生命的力量。慢步在林间,她好像看到当年和陈沐在枫丹白露的林间追逐,阳光从林间渗进来,照在他脸上,他是那么快乐和满足。她不禁抬头望望天空,你在天堂快乐吗?
在马尔代夫,谢菲菲入住了陈沐曾经预定过的酒店,那么浪漫的地方。海浪不断地亲吻沙滩,海鸟低吟着相互追逐,情侣们牵手在夕阳中漫步,她在想象中延续曾经的浪漫。夜深时刻,灯光点点,呼吸着空气中咸涩的味道,她想起rose和jack, 想起rose在放手的刹那,她听到陈沐的声音,“宝贝,放手。”

            到北京的时候,谢菲菲已经出来两个多月了,李笛每天会给她发短信,有时寄上他和sam的照片,有时发个笑话,也不管她回不回。小眉终于在网上找到了真爱,谈得如火如荼的,没时间理她,只有吵架的时候才来寻求一下安慰。
北京有堵车,有雾霾,可这里也有她熟悉的乡音,有温暖的童年的记忆。她心中那个迷失的小女孩在这里找到停靠的港湾。时间无声地滑过,一晃又是三个月。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虽然很高兴菲菲在家陪他们,可又担心她的未来,慢慢地又催她回法国。
谢菲菲注意到有几天没有李笛的消息,发过去短信也没有回音,她忍不住打电话去问小眉。
“你不是不理人家吗?估计他撑不下去了吧?”
“我不就是关怀一下吗。 这样倒省事了。”
“你快回来吧。对了,说正经的,felix 已经正式向我求婚了,剩女嫁出去不容易,你赶紧来帮忙,否则别怪我休了你,没得朋友做。”
没了李笛的音讯,谢菲菲还真不习惯了,心里有点空,是他的笑话和贫嘴帮她度过了那么多难过的日子。她翻出李笛最后的短信,“你不能永远躲在躯壳里,可是只有你自己能救你自己。”她又想起陈沐的话:每个人的生命就像上天赋予的一次机遇,不要浪费了。
这天,谢菲菲正在查看回法国的票,门铃响了,一开门,她以为看错了,面前站着李笛,一时有些恍惚,“你怎么这么多天都没消息?”
“想我了吧?”
........
 
“我来接你回去。”
谢菲菲微笑着把手伸给李笛。
 
陈沐终于去了另一个世界,他没有告诉菲菲,他会一直守候到她得到幸福的时刻才会离开。
 
 

)

宝贝,放手 (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ugang_20 回复 悄悄话 菲菲和李笛 更般配,两颗被冷却过的心,互为对方取暖。。。。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很感人,多谢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