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宝贝,放手 (四)

(2014-02-25 17:19:06) 下一个
陈沐回加拿大以后,偶尔给菲菲发个email, 讲讲加拿大的情况,只是不说自己的事。逢年过节,他也会打电话来,但是从来不说话。她知道一定是他,也不讲话。两个人就这样在电话两端静静地待一会儿,然后总是她先收线。
这样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几个月。她常常在想,他是不是结婚了,让她越来越难以忍受的是,他会时时在email中提醒这个提醒那个,都是生活中的琐事,好象他就在身边。终于有一天,她发了一个邮件,只有标题:让我一次死个痛快吧。然后就再也不回email, 接到电话没人说话也马上就挂掉。陈沐刚开始还会打电话,后来也就没消息了。菲菲常常地在夜里哭醒,可是她知道这是她自找的。
 
又过了差不多两个月,突然有一天晚上电话铃声响起来,竟然是他,只有一句话:“明天下午三点半来机场接我。”菲菲整个人惊在那里,不敢相信是真的。
整整一晚她都在想东想西,第二天好不容易挨到下午,她赶早在候机室等候。好像过了一个冗长的世纪才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她望着他,真想冲上去扑在他怀里,两臂紧紧地勒着他。一路上菲菲都扎在他怀里,不说话。到了家,她一下吻住他,一边去脱他的衣服。陈沐笑着说:“连个招呼都来不及打?”菲菲只是笑着,手上不停,还是不说话,她真怕这只是个梦,一说话梦就醒了。
 
后来陈沐才慢慢地给谢菲菲讲了他回加拿大的经历。回去不久,母亲和周晓莉都发现了他的变化。过去他常去室外慢跑,现在总是贴在电脑前;每次和晓莉出去逛街,看电影总是心不在焉失魂落魄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他回来后绝口不提结婚的事。刚开始晓莉还以为他刚回来,工作又新上任,也没太在意。女孩子家也不好主动提结婚的事,倒是妈妈催了好几次。直到谢菲菲决定断了联系,那一阵他吃不下,睡不好,工作也常常分心,最后终于想明白他再也不愿这样生活下去了。

          陈沐跟周晓莉提出分手,把在法国的事跟她全盘托出,他告诉她自己已经打了辞职报告,正在办理法国签证。其实晓莉也预感到这一天,只是自己不愿面对。此刻她强压心中的怒火,“你不该这么不理智,但愿你不要后悔。”她扭头就走,泪水夺眶而出,对于她来说尊严受到的伤害超过了情感。
陈妈妈的反应比周晓莉大得多,一来她眼中的美满姻缘被儿子亲手断送,二来儿子连商量都没跟她商量就辞职去法国。
“你真是没用,一定是被妖精迷了心窍,有你后悔的时候。”
“妈,您别这么咒我,我到那边找到工作就把您接过去,菲菲她挺能干的,以后您就等着享福吧。”
“我不去,我又不会说法语,去那儿干吗?你要走,就再也别回来。”然而她用尽了一切手段,劝说,威逼,诅咒,恳求,可是无论怎样陈沐去意已决。
菲菲惴惴地说:“老太太一定恨死我了。”
 
接下来的日子并不轻松,在法国找工作远不像加拿大那么容易,更何况陈沐之前在法国虽然也学了一些法语,只能勉强日常生活交流。所以他只能一面学法语一面找工作。菲菲的工资也够他们两个人用了,但他心里总是不舒服。日子长了,难免烦躁。
另外一个问题是陈妈妈,每次视频,她从不正眼看菲菲,时不时地说些冷言冷语给她听,渐渐地,菲菲也尽量避着老太太。北京女孩本来就很少喂甜话,老人又喜欢听话讨喜的孩子,就像周晓莉虽然跟陈沐分手了,但见到老太总还是温声细语地问这问那。老太太的心里总还是幻想着有一天儿子会回心转意,回加拿大把周晓莉娶回家门呢。

            日子久了,矛盾也渐渐地露出来。有一天菲菲同事过生日,大家临时决定下班去喝一杯。她打电话时陈沐正在用吸尘器吸地没听到。菲菲就留了个言:“我会晚点儿回来。”
            陈沐晚上做好饭,等了半天,火气大起来,好不容易人回来了,还一身酒气。
“到哪儿去也不说一声?”
“不是留言说晚一点儿回来吗?”
“一点儿是多点儿? ”
“跟同事喝酒什么时候按重罪量刑啦?”
“什么同事?多少人?当然得问清楚了,别一喝多就问人家有没有人鱼线?”
“你这么说有意思吗?”谢菲菲的火一下就上来了,加上酒精的作用也开始急不择言:“你少找事儿啊,是不是放弃加拿大高薪聘请美女诱惑终于后悔啦?给自己回头找铺垫呢? 还有什么不满意别憋着。”
“看看你对我妈的态度我能满意吗?”
“你怎不看她对我的态度? 你别以为我没听着,那天你让她来法国玩玩,她愣说‘让我去降妖吗?’”
“说你两句就受不了了。告诉你,别激我,别以为我不敢回加拿大。” 陈沐甩门而出。

            两个人的冷战持续了一个多礼拜。也巧,这时原来受培训的那个公司来了消息,有一个位置空出来,如果他愿意可以录用,鉴于他在那儿做过,同事都熟悉,也不用面试了。陈沐这下可乐坏了,晚上谢菲菲刚进门,他一把抱起她使劲亲。 菲菲早就不生气了,但碍着面子还绷着,她一边两腿腾空蹬着一边喊“你不是要回加拿大吗?别冲动啊,冲动会断送你的美好前程。”
“我的江山美人都在这儿,回什么加拿大呀?我找到工作啦!”
“真的?!”菲菲两腿就势箍住陈沐的腰。“那你知罪啦?”
“罪大恶极。”
“那我怎么惩罚你呢?”
“一天两次。”
“讨厌。”两人说笑着进了卧室。
 
时间长了,两个人的性格慢慢磨合,好在本来两个人的性格就是互补,照菲菲的话说:“你有谋,我有勇,绝配。”
            一到周末,两个人就背上包,到郊区远足。一个三明治,法式面包夹奶酪香肠,两个人吃得比什么大餐都香。春天他们在凡尔赛宏大的园林和精美的雕塑间漫步,秋天去枫丹白露,满地落枫的小径常常令他们留恋忘返。不过这个时候,陈沐总会给菲菲讲起加拿大的红枫,那连绵的山峰上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枫叶在夕阳下是多么辉煌壮美,他那陶醉的神情让菲菲无比向往。
长周末或假期他们常常避开那些游客多的旅游区,挑一些南方的小镇。在Annecy, 一条蜿蜒的渠道贯穿小镇,缤纷的鲜花布满两岸的街道和家家户户的窗台,周末的集市上有吃不完的美味。Aix-les-bains 周围许许多多的沿湖小镇,最美的是“山色空蒙”的清晨和“江枫渔火”的傍晚。不过他们最爱的是北部的小岛Mont-st-micheal, 北方的海不像南方的那么澄澈湛蓝,特别是冬季,它有些阴郁,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深沉而充满蕴含。雨季的黄昏,灯火初上,古老的石建筑无声地静默在雨中。沿着狭窄斑驳的石阶蜿蜒而上,好像走过时光的隧道,听到历史的喘息。当然最美的还是从寒冷中冲进一家小餐馆儿,主人端出一碗浓郁美味的热腾腾的面包鱼汤,一盘新鲜的混合海鲜,再来一杯当地的白葡萄酒。
慢慢地,两个人商量着结婚的事,菲菲关心的不是什么浪漫的求婚,而是未来的婆婆大人。“先不告诉王母娘娘?她不更生气了吗?”
“没事儿,她就是嘴硬,到时把她接来,咱再养几个孩子,她还能说什么。”
“几个孩子!够贪的你。”
小两口情人节去领了证,跟谢菲菲家里说好隔年回国办酒席。晚上陈沐抱着她,“菲菲,挺委屈你的,这么简简单单的就把你娶了。放心吧,回国办时我一定说服我妈去。再好好办一次。我知道女孩都愿意披上婚纱走个仪式。明年回国前我先带你去马尔代夫拍个婚纱照,好吗?”菲菲喜滋滋地点点头。
 
一年后,谢菲菲终于见到了陈沐的妈妈,却是在陈沐的葬礼上。老太太来时就坚持住酒店。葬礼结束,她透过泪光死死地看着谢菲菲,突然甩了她一记耳光,还没有等大家反应过来,她反手又是一个,小眉冲上来,被谢菲死死地拽住,她怎么忍心让陈沐在另一个世界看到她们还在争吵。



宝贝,放手 (五)
宝贝,放手   (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咋就这么命苦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