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宝贝,放手 (一)

(2014-02-14 07:35:32) 下一个

这篇文字,写给情人节,写给互相珍爱的情侣,写给在坎坷的人生中珍视生命的坚强的灵魂。最重要的是, 这些文字一并我最深的祝福,献给我多年的好友。

(一)
2月14号周五, 清晨, 巴黎到处都洋溢着浪漫的气息 : 乐声悠扬的咖啡厅里是喝着咖啡, 吃着牛角包浅笑交谈的情侣, 古式建筑门前有赶着上班相吻而别的夫妻, 还有石子斑驳的街上共撑雨伞相拥而行的男女。
谢菲菲醒来, 躺在床上,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发呆, 一连串的雨滴撞在窗上, 挤扁了自己, 然后无力地滑落, 正如她眼角的泪, 一大颗一大颗, 涌出,滑落, 再涌出, 又滑下。趴在身边的sam 遥遥尾巴, 把脸凑到菲菲眼前, 它好像明白了主人的心思, 呜呜叫着用头抵着她的肩膀。

             一年前的2月14号, 清晨. 也是雨天。
“沐沐,沐沐”谢菲菲叫着冲出卧室,穿过客厅,往后门口奔, 一只拖鞋不小心掉在厅里。 一拉门正跟陈沐撞了个满怀, “慢着, 慢着,老公跑不了, 夫人有什么吩咐?”
菲菲仰着头, 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就是不说话。 陈沐知道她的心思, 也故意不说。俩人就这么对望着。行, 你装, 我给你来猛的。菲菲把自己往陈沐身上一吊, 扭动着身子, 用胸器进攻。
陈沐一下败下阵来, “算你狠, 算你狠, 我投降还不行吗?情人节, 结婚周年纪念, 我一定早回来。”他附身望着小丫头水汪汪满含得意的大眼睛, 情不自禁地吻住她。
感觉陈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菲菲暗叫不好, 要引火烧身, 她轻推了一下陈沐, “色狼, 你不上班了。”
陈沐的目光恨不得把她吞了,他恋恋不舍地出了门。
菲菲笑着目送陈沐的车消失在风雨中,这才回来捡起鞋。大厅里桌子上摆着一束鲜红的玫瑰, 早上陈沐趁她没起来摆上的, 菲菲微微一笑, 也不知这家伙昨天把花藏在哪儿了。玫瑰依然绚丽。

            菲菲一整天在公司都很忙, 上午整理材料, 下午开会讨论申请项目的事。走出会议室, 天已经黑了, 手机里有个留言, 陈沐的声音:“对不起, 宝贝, 可能会晚一点, 我已经定好了一家餐厅, 在香谢立舍大街上。乖乖地, 等着我。”
回到家里,菲菲换上了一件枣红色的半袖卡腰长裙, 这裙子式样很简单, 但非常和体, 把她玲珑有致的身形一下勾勒出来。她对着镜子刷了刷睫毛, 涂上眼影, 浅色亮亮的口红。再看看, 镜子里那个人, 眼睛熠熠有神, 浑身散发着幸福和甜蜜的气息。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 七点,八点, 陈沐还没回来, 菲菲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 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 留言没人回,她更着急了。望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 她不停地在厅里踱步。终于电话铃响了, 她冲过去拿起电话就喊 : “沐沐, 都几点了, 你搞什么鬼?”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是陈沐家吗?”
菲菲疑惑地应了一声。
“这里是圣心医院, 陈先生出了车祸, 在我们这里, 请赶快过来吧。”
菲菲手中的电话落在了地上, 人已经冲出门去。厅里的玫瑰花鲜红欲滴, 好似她开始流血的心。
她已经不记得怎么到医院的, 只是支零破碎地记得医生告诉她, 陈沐被大卡车从侧面撞到, 送到医院时人已经走了。菲菲只觉得忽然间, 周围的一切都静了下来, 倒下的刹那,她只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见到陈沐已是两天以后, 那天晚上医生护士死活不让她见, 说头部受到重创, 要休整遗体后才能见。一听这话, 谢菲非又晕过去了。
惨白的灯光下, 陈沐面容平静, 谢菲菲却看到他面部,眼角,颈部,头上全是缝痕. 她一下扑到他冰冷的躯体上, 轻轻地抚摸他的面颊, 颤声说 :“不是让我乖乖地等着吗?怎么就再也不回来了?沐沐, 是我害了你, 我不该老给你电话崔你赶快回来, 你太着急才出了车祸吧,都是我害了你。”
谢菲菲真不明白, 这么多年, 经历了坎坎坷坷, 好不容易走到一起, 为什么上天会这样安排。

           一阵铃声打断了谢菲菲的沉思, 是小眉, “菲菲, 咱俩晚上怎么过?”
“你这剩女, 不去追男生, 和我摽着干什么?”
“那你陪我去酒吧, 帮我掌掌眼。”
 



宝贝,放手 (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素月-2006-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关注。
不想写得太粗糙,可能会花一些时间,请耐心等待。
noexit 回复 悄悄话 好开篇。坐等下文。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期待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