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异国情缘

(2006-10-09 15:05:35) 下一个

            静雯一直坚信交男朋友要找中国人,像自己这样的“国粹”怎么能外流?直到有一天碰到了菲利普,她开始困惑了。

            菲利普也是第一代移民,早年从欧洲来加拿大,凭着信心和实力白手起家,可谓历尽坎坷。他母亲是律师,承其优点,菲利普能言善辩,谈吐风趣。静雯过去认识的几个中国男孩,作风含蓄,稳扎稳打,先探听虚实,在循序渐进。而菲利普一上场,就开始强攻。每天电话追击,鲜花不断,不论狂风暴雪,天寒地冻,随叫随到,不叫也到。这洋先生费这么大劲儿,照他的话说,挡不住的诱惑是静雯身上浓浓的东方韵味儿,尤其是她身着唐装,凝眸浅笑的样子。一个似燥热的炎夏,渴望清凉的微风;一个如乍暖还寒的初春,等待灿烂炽热的阳光。于是皇家山上多了一对雪夜散步,观万家灯火的异国情侣。

            然而好景不长,是太多的不同使他们相互吸引,又是这太多的不同注定他们必然分手的命运。文化背景的差异,价值与道德观念的冲突,性格和习惯的不同,这一切是生活充满了火药味儿。加上两人都用第三国语言交谈,光是误会就永远解释不完。以此静雯说到galic(蒜),竟引来菲利普大发光火,吵了大半晚才弄明白他听成是calic(魁北克的粗语)。这吵架的功夫和语言程度成正比,刚开始两人都觉得不爽,吵到后来变成都说自己的母语,谁也听不懂了。洋先生脾气火爆耿直,认准的事难得回头,加上他能言善辩,说服他点什么事得费九牛二虎之力。几个月下来,静雯的口才和语言都长进步小,可是火气也长了不少。她感叹同事的话确实是肺腑之言:和任何人一起生活都是一种挑战。要不为什么现在时髦‘婚姻,’‘同居’以外的第三种生活方式:周末一起住,平常各过各的。

            老外没有几个不喜欢吃中餐,偏偏菲利普就是一个。静雯的厨艺要说也不差,经常受到朋友的赏识,有事没事的朋友们都喜欢到她这儿来蹭上一顿。没想到所有的招数都用上,菲利普还是不感兴趣,不想吃就是不想吃,一口都不尝,两人常常对着一桌酒菜不欢而散。这时候静雯不由得念起中国男友的长处,摊上个上海男人,还能替你“炒两个小菜吃吃。”

            争吵,解释,和解。循环往复,永无休止。静雯终于明白原来所有的痛苦和烦恼只源于他们都不能接受对方,都在努力改变对方,越是努力,达不到目标,就越是痛苦和烦恼。狠了狠心,静雯给这段情缘画上了句号。

            再一次踏上孤单的旅程,静雯心里虽然有些空落,却重又找回了心灵的宁静。日子悄悄地遛过,一日下班,她猛然发现门前一束殷红殷红的玫瑰。留言机里响起菲利普熟悉的声音:“静雯,昨天在车里发现了你的长发,抑制不住地想念你。只想跟你说,当你疲倦的时候,当你需要一个肩膀靠一靠的时候,call me.

            不知何时,泪水已悄然滑落。很遗憾,常常生命里紧紧的拥抱是因为分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晨星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似乎比那双毛绒绒的拖鞋更错位呢!
素月-2006- 回复 悄悄话 祝福你
此身如寄 回复 悄悄话 我和我男朋友也通常分开吃,要不就是出去吃,偶尔在一起合作做一顿饭(当然是西式),他掌勺,虽然简单,但是也很温馨。

所幸的是他挺习惯吃中餐的。:)昨天刚刚一起吃猪肉包子当晚饭。他一本正经地还加番茄沙司,好笑。
回自己的博客去另开一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