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艾妈,您听我说

(2011-10-19 09:37:23) 下一个



您对我说的最后一段很好,深合我意。“如果…… 13 亿人的良知因为那段视频苏醒, 20 个和事件相关的人勇敢面对自己的自私懦弱,那么可以说正为中国的进步作了点什么,否则都是空谈,无休止的在怪圈里以不同的形态轮回而已。”

你大概没有读过我以前的文章,我曾写过一个“道德和人性的对话”系列,简而言之,治理一个社会,主要依靠法制,其次是人性,最后才是道德,道德只能自律而不能律他。“从我做起”——作为个人自我约束还是应该提倡的,但是如果政府这样要求百姓就无耻了,对吧?

对于当下中国的现状,我其实也没有答案,文化是一个因素但不完全,同理,制度是一个因素,但也不完全。否则,如何解释从 49-89 年这段时间 ( 尤其是 49-66 年 ) ,制度不是更加黑暗,更没有民主没有人权,而为什么那时候道德水准相对要好些呢?

看来,弄清了这个问题,就没有争论了。

您说中国的问题的实质和台湾不一样,您没说咋不一样。我就瞎猜了:中国的问题是制度不健全的问题而台湾不是。那我这样延伸是否符合逻辑:台湾有健全的制度也同样有问题,那中国的问题就不是制度不健全的问题了。

说到制度的健全,小悦悦事件属于刑事案件,中国没有一条法律是纵容这个行为的,我相信对涉案人员,法律也一定会严惩,所以不存在“修法”的问题。我同意中国的“执法”是一个大问题,还是看看交通法,为什么有法不依?出了事故许多人先想到去公安局找哥儿们“通路子”?——这个责任难道也在政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可是我们的“国粹”,大不了,三十六计——“逃”了了事(参见下面的报道)。

也搬你一句话:“不管是谁照个镜子,如果看到长的不算太难看就化个妆,如果面目全非了就整个容改头换面。”——如何改头换面?如何让 13 亿人良知苏醒?改变制度就好了吗? 一百年来,从大清天朝体制到民主共和,再到三民主义,再到马列共产,好像都试过了。

什么才是真正的“改头换面”?什么力量才能唤醒 13 亿人的良知? ——看,把自己绕进去了吧?

[ 案情 ] 两肇事司机到案

昨天下午,当地警方南海公安宣布,经过侦查,事发当晚九点,第二辆肇事车逃逸的司机蒋某很快被锁定了人和车,经民警口头传唤,蒋某来到大沥交警中队,其对肇事逃逸供认不讳。接着,办案民警步步紧逼,于 16 日下午,第一个肇事司机胡某在强大的压力下投案自首。综合《羊城晚报》、《广州日报》

换作你轧到人 你也会跑

记者对话疑似肇事司机

昨天早上 8 时半左右,一名外地口音的男子突然致电小悦悦父亲王先生,男子在电话中透露自己正是肇事司机,但他不肯自首,只提出对家属给予金钱补偿,遭到王先生严词拒绝。记者在得到疑似肇事司机的电话号码后,第一时间拨通电话。

边开车边打电话肇祸

记者:你是不是撞倒小悦悦的肇事司机?

疑似肇事者:我也不想,我只是个开车的。

记者:那你为什么打电话给孩子父亲?

疑似肇事者:事发时我在打电话,没见到前面有个小孩。

记者:你的面包车轧到东西后为什么不停下来,你知道当时撞倒人了吗?

疑似肇事者:我知道撞倒人了,但是我当时很怕。换作你轧到人,你也会跑。

记者:你难道没有良知吗?不知道马上救人?

疑似肇事者:我真的很怕,我只是个开车的。

记者:你开了多少年车?难道不知道肇事逃逸罪很大吗?

疑似肇事者:我开车两年多了。你都看到啦,那小孩走路东张西望,如果她走路走得好一点,我怎么会撞倒她。

记者:你现在想怎么解决事情?

疑似肇事者:我想给他们点钱,我不想出面。

记者:你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在西安?

疑似肇事者:不是……我明天就不在西安了,我今天就往北方去。

记者:趁现在警察没有抓到你,赶紧找个最近的派出所自首吧!

疑似肇事者:我不会自首的,我很怕!

记者:怕是没有用的,自首是唯一可以拯救你的手段。

疑似肇事者:我不知道,我要问下我朋友。(随后挂线)

已把妻儿从广西接走

(约 20 分钟后,记者再次致电疑似肇事司机。)

记者:有没有打算自首?

疑似肇事者:没有,我已经让朋友把老婆孩子从广西接过来了。之后我找个工地打工,谁也不认识我。

记者:你想这样避一辈子?

疑似肇事者:谁没有犯错的时候?我也有老婆孩子,儿子都 14 岁了,没有我,他们也生活不下去。

记者:犯错后就要承担责任,你也有孩子,你也不想想对方孩子父母的感受吗?

疑似肇事者:那有什么呢?

想躲 30 年逃避警察

(约 15 分钟后,记者第三次尝试劝诫对方自首。)

疑似肇事者:我已经好多天吃饭都吃不下了,撞了人之后,我感觉好像每天都有人在盯着我,坐立不安。

记者:难道你不担心警察抓到你吗?

疑似肇事者:我绝对不会去自首,他们怎么可能会抓到我呢?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连这个电话卡都不是用身份证办的,现在里面只有几块钱,我马上就把它扔掉,一走了之。

记者: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疑似肇事者:伤心啊,哈哈……

记者:你还笑得出来?

疑似肇事者:这是苦笑。我压力有多大,你是感觉、体验不到的。反正以后能躲就躲,我们这边有些杀人犯,过了几十年才找到,我都 30 多岁了,再过个 30 年,我都老死了。这事情不就过去了吗?我有能力应付那些警察,以后我就不去大城市,就躲在郊区,也不赚什么大钱。

记者:你现在看到自己的孩子,不会想起被你撞倒的小女孩吗?

疑似肇事者:我想她干嘛,她又不是我的孩子。据《羊城晚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仲伯由序 回复 悄悄话 哦,隔空喊话?既安慰了团队成员,又可多一篇帖子,还能吸引众多眼球。一箭多雕,高,实在是高啊!
zxy103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国外这种事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