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故事新编——秋兴(三)

(2008-10-12 12:14:40) 下一个


这回,金大牙出场的是一条“紫重牙”,它一进斗盆便挥动文武须,缓缓蠕动,深沉地大叫三声,四颗红牙好似伟岸的南京中华门,无数道暗红的金光闪闪烁烁。铁头青则不惊不慌,枪须轻扫。只见黄老板用引草轻挑一下双方的门牙后,马上拉开斗盆中间的闸门。紫重牙立即发威,猛地冲上前去。铁头青则稳健沉着,当紫重牙张牙撕咬时,铁头青才开口合钳,四牙紧咬,两只恶虫便滚作一团。紫重牙仗着项宽体壮,奋力将铁头青向前猛推,铁头青抵挡不住,身体开始后移。

眼看铁头青抵挡不住,不料此虫突然用力收夹,猛地抬头利用颈肌力量,猛将紫重牙摔在了栅边;当紫重牙惊魂未定时,铁头青又来一个重夹,紫重牙仓促应战,铁头青张口猛钳,紫重牙拔牙蹬腿,承受不住,松口便逃。

观众以为这场恶斗一定精彩,谁知竟3个回合,铁头青运足丹田,一个侧击,旋一口咬紧敌手,忽地一个“霸王举鼎”,把紫重牙悬在半空,嘴门撬翻。铁头青这次使用了绝命钳合,一下就使紫重牙翻倒朝天,头破项裂。铁头青马上振翅鸣叫了数声,紫重牙则一命呜呼。

黄老板高声唱道:“宋少爷的铁头青升帐。”金大牙内心很恼火,但在场面上还颇有风度地起身拱手向宋家父子说道:“庆贺、庆贺!”。宋老爷则还礼:“幸运而已!改日我请金老板杏花楼喝茶。”

旗开得胜,宋府上下喜气洋洋。第二天,宋老太爷在绿杨春雅座设盛宴款待老赵头,余老板、黄老板和“虫界华佗”柴半仙作陪。席间,宋老爷取出烫金的聘书郑重宣布:从今天起,正式聘请老赵头为养虫师,并请在座的诸位共襄此举。老赵头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讲:“承蒙老爷信任,我日后定效犬马之劳,不负厚望。”

从此,宋府上下对老赵头尊敬有加。一般下人用餐都在后客堂,老赵头却在前客堂和主人家一起吃饭。另外,老爷还配一个使唤丫头给老赵头。

老赵头为感东家之恩,养虫更加勤勉。他起早清盆捡食,下午用自配的中草药汤给将军虫过浴,晚上则数次起身看室温,不断地用大灯泡加温。上次那只铁头青得胜后,因体力消耗太大,牙板有伤,老赵头就请柴半仙一起来会诊。柴半仙反复看了铁头青的项部,发现了几乎难以察觉的隐隐血丝,这是发力过猛留下的隐伤。于是,柴半仙开了一张方子,其中有原配蜈蚣一对,而且是从活捉至入药,不得超过一个时辰。

第二天,老赵头起了个大早亲自到七宝乡下去抓蜈蚣,然后就地将其打烂带回,用汁泡三七成汤,给铁头青疗伤。

就在老赵头离开宋府不久,金大牙派人登门下帖。处在胜利喜悦中的宋家父子欣然应战,他们希望能乘胜追击,彻底打垮金家,从而登上上海滩霸主地位。

在老赵头的精心照料下,一周后铁头青伤愈,显得格外精神。当老赵头为其喂食时,不时振翅鸣叫,好像在感谢。

第二次上栅定在三日之后,宋家父子仍希望铁头青出场,但老赵头有些担心:“虫经上讲:‘小打小斗者为七日,大打恶斗者为半月。”铁头青虽然恢复得较快,但半月还缺几天,恐怕内力还不足啊。”

就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刻,忽然从远处隐约传来几声蟋蟀叫,老赵头顿时感到这叫声不同寻常:清脆之中带有几分刚毅,颇有西洋歌剧中的那种金属穿透力。

三人顺着叫声搜寻过去,却发现它源自围墙另一头的哈同花园。不由分说,宋少爷从一个缺口处翻墙而入,一刻钟的样子,就在一块青石板下发现一条奇虫:体大,额高,鼻梁突出,奶白色的肚皮上长满红棕色长毛!

宋少爷敏捷地用随身所带网罩捉了这只怪虫,当宋老太爷还在发愣的时候,老赵头拍手大叫:“这是一只西洋种的红毛骑士,此虫前腿带有锯齿,且力大无比,本土小虫鲜有敌手!”宋老太爷不禁感叹道:“此乃天助我也!哈同显灵啊!”

事不宜迟,老赵头的全部精力投到了喂养红毛骑士身上:先是用公鸡肉和狗肉调节阴阳,再加以牛排肉增强体力。西洋蟋蟀需要补钙,老赵头又去永安公司买来了芝士(cheese)。

开栅前一日,宋老太爷照例请来了余老板为红毛骑士贴铃。下午,余老板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半小时,随后按部就班地操作起来。宋少爷发现这次余老板带来了三只雌虫,不禁调侃道:“这洋虫就是好色啊,还要三妻四妾,艳福不浅。嘿!”

这次贴铃的整个过程余老板都呆在虫房里没有出来。完事之后,他匆匆忙忙跳上等候在门外的轿车扬长而去。

次日,随着黄老板“开闸、交口!”的一声吆喝,一场中外蟋蟀鏖战开始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