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清longhair

走走看看, 天天天蓝; 风清云淡, 轻舞飞扬
个人资料
longhai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

(2019-03-21 21:07:17) 下一个

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你去了我不曾去过的地方 

我只有一张那里的风景画 

—— 题记 

 

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万绿丛中的一点 

是一片树叶 

我便祈祷风把我吹起 

当你坐在树荫下的时候 

让我飘落在你的胸前 

 

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蔚蓝湖面的一片 

是天空的倒影 

我便祈祷云把我 

当你在水上泛舟的时候 

让我停留在你的浆边 

 

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屹立在翠绿山巅 

是一座白塔 

我便祈祷雨把我洗净 

当你抬眼远望的时候 

让我迎接你的视线 

 

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猩红猩红的衣裙 

是一个女孩的背影 

我便祈祷倚着湖边洁白的石栏 

当你沿着小路走近的时候 

让我映亮你的双眼 

 

 

陶子,是我的大学同学,同专业另一个班的 

 

在那个理工大学的一个工科专业,每个班的女生勉强能凑够一个寝室。虽然是隔壁班的,我们和她们的寝室却是同一楼层的一头一尾。所以,我们两个班女生的走动不算密。陶子那时候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高挑、安静的姑娘,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 

 

我和她的交道应该不多,最多是一起上些大课,而且,估计还很少会坐在附近一起的。唯一记得的一次我们有交集,是大三时学校的那个“诗歌散文大奖赛”。 

 

其实,我并不知道她也参加了。只是在评奖结果里,看到她和我的名字,一前一后在一等奖空缺的二等奖里。而她获奖的,便是上面这首《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毕业后,一直没有再见过她的面。偶尔有些她的消息,知道在本校的中文系读研究生了来加之后,听说她也移民加拿大了不过,并不是在蒙城,所以,并没有去细细问她的联系方式。 直到几年前,微信时代了,大学同学建起的群里,才再次看到她的样子、听到她的声音 

 

开始只是觉得,她比较喜欢发自拍,而且基本都是同一个角度的大头照;还是就是喜欢发语音,大段大段地。照片看起来,除了岁月的痕迹,跟以前没大变化;声音呢,我就觉得好好听、而且普通话说得好准。不过,慢慢地,就觉得不大对劲,她好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一个她自己的世界里。有回,她再次对群里用了微信”呲嘴笑“表情符的人发飙,我和其他几个当时正好在的人,觉得过分了,便你一言我一句地跟她理喻起来。很快,我便收到了另一个相熟些的、他们班另一个女生的私信,告诉说:陶子有抑郁症,多担待点、别和她计较。 

 

听知道内情的同学们说起来,才知道她在国内便诊断有精神疾病了。只是,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有病,拒绝吃药治疗。后来,实在是坳不过父母的恳求,为父母勉强吃了一段时间的药。但是,最后还是瞒着父母,离开了家,寻求同学朋友们的帮助,买了机票,回到了加拿大。因为不想要被父母找到,她一直没告诉他们自己的具体住址。她出国之后,看起来也好像到处走动,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美国,其中有段时间,还去了英国、到了她在英国的妹妹那里。 她在微信里多次提到,她是虔诚的基督徒,曾经去神学院学习,学习完了之后,回中国是为了传道的。她在英国的妹妹准备结婚了,她却觉得她妹妹的婚姻是被人陷害、是误入歧途。为,她还给教皇还是啥教会的上层写信,要解救妹妹。那封英文信,她发了给大家看。我很认真看了,写得是真好,文笔是一流。可惜呢。 

 

陶子的父母认识我们同学之中几个,便托他们在同学群里寻求帮助,希望可以陶子在加拿大接受治疗、定居下来。大家为了这个,讨论了很多次,都没有找到什么有效的方案。 她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如果没出啥事故、意外之类的,她不认有病,就算我们找到了她,也没法让她去看医生治病的了。因为她那么虔诚地的信神,我们想过也许她信赖的教会、神父能说服她。听说她在蒙特利尔的那段时间,我还发动身边信教的朋友,让他们留心自己教会新来的姐妹里有没有陶子。从她说过的看,无论她到哪里,她都会去当地的教会的。可惜,还没有任何线索,又听说她去温哥华。 

 

她最先去到多伦多,是想要开一个工作室的,她筹划的那个自己的摄影作品展,好像是有预期举行了的。她也一直提,她的另一个目标,是要遇见神安排的那个他、把自己嫁出去。一直以来,都是好有想法、好有憧憬、好有期盼、好有生气的那种。所以,我们一直都觉得,她好像没有一般抑郁症对生活的那种无恋无望。反倒是她说起以前,讲起现在,自己如何如何被他人阴谋对待,自己亲人怎么遭遇陷害的种种,让人觉得她更像是有妄想症 —— 被迫害妄想症。 

 

去年十月,在温哥华的同学在群里报信说,他们把陶子送上了回国的班机。她一直是执意拒绝回国的,不知道怎么会回心转意的。问起温哥华的同学,她不想细聊,只是说,倦鸟知返吧。 大家都稍感宽慰,她终于回家和父母团聚了。她可以得到父母的照顾、父母因她在身边也不必那么日日担心了 

 

可是,农历新年过去不久,二月二十五号,微信群里惊现噩耗:前一天下午四点多,陶子从自己家的十楼窗户跳下,经抢救无效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太太意外了。有同学说,新年刚跟她父母联系过,她父母很高兴的告诉说,陶子接受治疗,效果不错;还有同学说,元宵节的时候,跟陶子通过话,她还说想到杭州去,跟老同学们见见面。 

 

如果是这样,她真的是想不开跳了楼,还是她被幻觉诱惑而出的意外?我禁不住在心里问,同学们、她的家人朋友们,到底之前可以怎么做、如何做,才可能避免这个结局呢? 

 

那天晚上回到家,重听梅溪湖四子的《心脏》,泪流满面,知道多痛心,一个鲜活的生命如此地失去 

 

只祈望,这是她从这些年抑郁症和妄想症的辛苦和折磨中的解脱,而陶子在她虔诚信仰的天国,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没有疾病......平安喜乐 

 

那里,还有她喜欢的萨斯风 

 

 

遥远的萨斯风* 

 

路灯下街头的站牌 

一个独自等候的女孩 

 

酒吧内有人举杯 

有人默默相对 

 

围墙里泛白的光圈 

宁静而陌生的校园 

 

火车座隔一个空间 

灯火昏睡的眼 

 

街道旁堆积的泥土 

孤光灯拓宽马路 

 

玻璃窗静止一幅画面 

匆匆路人在窗外 

 

* 萨克管也被译作”萨斯风“。不知怎的,我喜欢这个名称一如我喜欢它的音质,所以借来做了题目 

 

—— 陶子 (外一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longhair 回复 悄悄话 跨坛回复:

《我真想被印进那张风景画片 》
来源: longhair 于 2019-03-24 11:10:38 [档案] [博客] [转至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14073 次 (168527 bytes)

? 太可惜了,我最怕跳楼卧轨一类的自杀了,如果我活够了,只有吃安眠药一条路 -Dayi- ♀ 给 Dayi 发送悄悄话 Dayi 的博客首页 Dayi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5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27:02

? 其实,或许她并不是活够了,只不过以为窗外有另一个世界。象”盗梦空间"里那个妻子。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57:37

? 谢谢分享。看上去她有可能是因为父母让她吃的药,反而让她自杀了。吃了精神病药 -蓍草为yarrow- ♀ 给 蓍草为yarrow 发送悄悄话 蓍草为yarrow 的博客首页 蓍草为yarrow 的个人群组 (107 bytes) (294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32:23

? 这些方面的报道,对主流的吃药派的批评意见,看Mad In America. -蓍草为yarrow- ♀ 给 蓍草为yarrow 发送悄悄话 蓍草为yarrow 的博客首页 蓍草为yarrow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1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33:25

? 那对于这种精神疾病,可以怎么做呢?这也是让我觉得特堵的之一,到底亲人朋友能做什么呢。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8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52:21

? 很难做的。我以前一个导师就这个病。企图自杀一次。 -Xingfujiaren- ♀ 给 Xingfujiaren 发送悄悄话 Xingfujiaren 的博客首页 Xingfujiaren 的个人群组 (41 bytes) (164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58:17

? 你的帖子写得很清楚了, -蓍草为yarrow- ♀ 给 蓍草为yarrow 发送悄悄话 蓍草为yarrow 的博客首页 蓍草为yarrow 的个人群组 (113856 bytes) (281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43:46
在她回到父母身边之前,她只是与大多数人不一样而已,她至少还活着;之后,吃了药,她自杀了。

张纯如的妈妈写了一本书,我看了,很感叹。也是一样的,不吃药,人虽然异常,但还活着,吃了药以后,就自杀了。

Mad In America 的专家们认为,对这类人,亲朋好友要多宽容,多理解,多做talk therapies,引导他们自己认真对待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一味地给吃药。有的专家还认为,从人性的角度,人的性格情况可以很不一样,你的朋友,和张纯如,他们虽然与常人不同,但她们也有按照她们的想法生存生活的权利,而不应该被当病人对待。但是,现代社会,对异类的人越来越不宽容了,要求每个人都独立,自己照顾自己,而少了很多家庭朋友社区之间的关爱。所以给他们吃药,其实是主要家人出于自己的私心,怕他们因为与别人不同,而给家人自己或者经常走动的朋友亲戚们添麻烦,而很少是真正为了他们自己的需要,尤其是你的朋友自己也并不想吃药。

但是,家人的负担,尤其当照顾她们成了终生负担的时候,也是应该被考虑的。这种负担是非常沉重的,一辈子要为另一个成年人负责。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吃药还是一直会很有市场。

? 她之前在国内是吃药。回去之后的治疗,我不清楚具体的治疗是如何的。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391 bytes) (139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52:25
她父母和我们同学们,之前希望在加拿大看病,主要是希望她能在这边接受专业人士的帮助,看看如何。当然,我们、至少我并不确切知道,这边的治疗有多少是talk therapies,多少是药物治疗。

说到吃药,我以个人体会,觉得这边给“多动”儿童、少年吃药的case太多了。

? 北美这边肯定都更是主流派的, -蓍草为yarrow- ♀ 给 蓍草为yarrow 发送悄悄话 蓍草为yarrow 的博客首页 蓍草为yarrow 的个人群组 (219 bytes) (109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57:28
吃药!多数talk therapists 也都是主张让病人吃药的,让病人一边吃药,一边做talk therapy!

是的,ADHD 等等,把小孩子们都变成病人了,帮药厂挣钱了

? 吃药有负作用,talk therapy应该也不是完全有作用。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725 bytes) (119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4:09:31
”她们也有按照她们的想法生存生活的权利“,那如何才能保证她们的这种权力呢?

她离开家,出来的那段时间,应该就是在按照她的想法生存生活了吧。但是,事实上,现实中,这样的生活走不下去了。她有想法、有憧憬,有要求,却没有谋生的能力/条件。她当时的生活等费用,是靠父母寄和同学朋友帮忙。能一辈子这样下去,恐怕很少人有可能做得到吧。她父母当时有希望她能在这里定居下来,是想着他们走后,她至少生活有基本保障。不过,她会自己去申请福利金、靠那生活吗?那不是她认可和想法的生活呢。

? 理想情况下, -蓍草为yarrow- ♀ 给 蓍草为yarrow 发送悄悄话 蓍草为yarrow 的博客首页 蓍草为yarrow 的个人群组 (104 bytes) (133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4:30:12
她们是在家人朋友的关心下,在一个安全的社区生活,不需自己谋生。

? 那也有一个前提条件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183 bytes) (151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4:34:15
他/她愿意在一个安全社区安静生活。至少,我们这个同学不是。象我提到的,她有想法、有憧憬、有要求的,那不是她要的生活。

? 她的诊断很奇怪。 -流水无痕- ♀ 给 流水无痕 发送悄悄话 流水无痕 的博客首页 流水无痕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1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4:59:46

? 如果诊断不正确,吃药只是催命。抗抑郁药物促进自杀多发生在服药两周内。 -流水无痕- ♀ 给 流水无痕 发送悄悄话 流水无痕 的博客首页 流水无痕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3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5:11:27

? 她具体的诊断是什么,我没一手信息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134 bytes) (68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7:39:06

? 现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对很多人是个挑战。人都越来越judgmental .有的“深井冰”只是脑子比较执着而已 -julie116- ♀ 给 julie116 发送悄悄话 julie116 的博客首页 julie116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6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3:14:04

? 占这儿 -julie116- ♀ 给 julie116 发送悄悄话 julie116 的博客首页 julie116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7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3:10:38

? 生命,有时候,委实太脆弱了…… -Xueronghua- ♀ 给 Xueronghua 发送悄悄话 Xueronghua 的博客首页 Xueronghu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5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46:21

? 生命是很顽强的,不过,对个体来说,却是很脆弱的.....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1:59:26

? 唉,这样的故事不知道说啥好。。。 -alazycatinsd- ♀ 给 alazycatinsd 发送悄悄话 alazycatinsd 的博客首页 alazycatins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9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22:35

? 听到消息的时候,就是觉得很心堵、很难过,想写点啥,却一直无从下笔,直到现在。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6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41:19

? 唉。。。。 -GoGym- ♀ 给 GoGym 发送悄悄话 GoGym 的博客首页 GoGym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9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27:55

? Hug。。。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3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41:47

? Hug 妹妹, 她这样应该是脑里 biochemistry 失调, 你也想开些 -GoGym- ♀ 给 GoGym 发送悄悄话 GoGym 的博客首页 GoGym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8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3:08:35

? 唉, 很悲伤的故事 对她也是解脱, 悲伤的是她的亲友。 赞好文笔 -gzlady- ♀ 给 gzlady 发送悄悄话 gzlady 的博客首页 gzlad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28:29

? 希望她得到解脱,在天国安好。心疼她的父母,希望老人家们安好。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43:57

? 她温哥华的那个朋友是真的爱她 -julie116- ♀ 给 julie116 发送悄悄话 julie116 的博客首页 julie116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7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48:32

? 她的同学盆友好像还都挺靠谱的 -枫蕤甦- ♀ 给 枫蕤甦 发送悄悄话 枫蕤甦 的个人群组 (99 bytes) (95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4:07:35

? 看来同学们都比较成熟有包容 -julie116- ♀ 给 julie116 发送悄悄话 julie116 的博客首页 julie116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4:38:37

? 她性格不好,有妄想症。这个应该是需要有人爱她,或劝解,疏散压力,而不是逼她承人自己有精神病 -- 这样只会导致她压力更大 -不聊天- ♀ 给 不聊天 发送悄悄话 不聊天 的博客首页 不聊天 的个人群组 (180 bytes) (147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2:49:33

? RIP!她也许是解脱了,人生就是个过程,长长短短 -alwaysluck- ♀ 给 alwaysluck 发送悄悄话 alwaysluck 的博客首页 alwaysluck 的个人群组 (50 bytes) (47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5:29:02

? 就是宿命,旁人没啥好做的,能改变她的命运。 -DoraDora2008- ♀ 给 DoraDora2008 发送悄悄话 DoraDora2008 的博客首页 DoraDora200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7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6:00:41

? 同意. 我现在都不comments 这些了 -喜喜哈哈- ♀ 给 喜喜哈哈 发送悄悄话 喜喜哈哈 的个人群组 (54 bytes) (64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6:25:41

? 长发妹你是文青,对人生无常的感受会更深刻,敏感是blessing也是curse, -糯米粥- ♀ 给 糯米粥 发送悄悄话 糯米粥 的博客首页 糯米粥 的个人群组 (340 bytes) (230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7:03:03
我给长发妹提供另一个角度:

她的平安喜乐,不一定就比我们入世之人更少;她的遗憾不足,未必就比我们红尘里打滚的人更多;她的一路未必就比我们的一路更有意义或更没有意义。

写下来就是一个closure.

? 的确如此。。。谢谢 -longhair- ♀ 给 longhair 发送悄悄话 longhair 的博客首页 longhair 的个人群组 (129 bytes) (104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7:42:53

? 其实人生就是苦,越是敏感的人越是体会之深。要想解脱这种苦,就是有个孩子,有个念想,有个寄托 -Xingfujiaren- ♀ 给 Xingfujiaren 发送悄悄话 Xingfujiaren 的博客首页 Xingfujiare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6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18:47:41

? 说到有孩子,我都有点怕了。谁知道有个孩子是否会得精神病?得了精神病,这 -蓍草为yarrow- ♀ 给 蓍草为yarrow 发送悄悄话 蓍草为yarrow 的博客首页 蓍草为yarrow 的个人群组 (44 bytes) (56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21:17:27

? 深感同意。敏感即是blessing也是curse. -MYTA- ♀ 给 MYTA 发送悄悄话 MYTA 的个人群组 (143 bytes) (80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20:55:53

? 从另一个角度讲 -donau- ♀ 给 donau 发送悄悄话 donau 的个人群组 (753 bytes) (146 reads) 03/25/2019 postreply 01:47:46
就是敏感也要有度——过了,就是害己害人——害人,就是害身边和你有关系的人,特别是至亲。

这种敏感,应该生理上的痛感一样,我们经常说,xx怕疼,xx不怕疼,其实是面对同样的伤口。

理性一点能做的,我想是分散注意力,就好像生孩子的时候,助产士在旁边问东问西逗你说不相关的话。这个故事里,恕我直言,我觉得把她送回父母身边是大错,因为父母很难以平等身份对你的,他们可以很爱你,从物质上极尽全力,但是精神上,很难有客观又有boundary的支持,就是把你从那个环境里从精神层面到物理层面带出来。

? 抱抱,不知该怎么说。 -sansemao- ♀ 给 sansemao 发送悄悄话 sansemao 的博客首页 sansemao 的个人群组 (101 bytes) (84 reads) 03/24/2019 postreply 22:22:25

? 我女儿刚刚上完这门科. 服药最初几个星期会有自杀倾向,身边人要特别关注. 危险期过去后才会有改善. -lumina- ♀ 给 lumina 发送悄悄话 lumina 的博客首页 lumina 的个人群组 (152 bytes) (87 reads) 03/25/2019 postreply 13:20:49

longhai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或许,她现在就真的已经在那个用生命写出的美丽世界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很美的诗,别人用心去写,而她用生命去写,惋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