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39 神秘的来者

(2018-08-15 06:58:29) 下一个


次日,焦裕仁、王东琅、霍少虎等几位闻声赶到左宅。多年未见,两位叔伯和左民紧紧相拥,喜极而泣。少虎表现含蓄了些,但也抑制不住激动,狠狠地抱了抱左民。“二公子是我们左庄园的英雄!”
“左民与英雄相去甚远,少虎兄这么说,我倒无地自容了。”
“那有什么好无地自容的?别说在左庄园,这方圆几百里,你都是唯一的抗击胡人的督护呢!”
左江眼看话题要跑了,就说:“哎,咱们今日拉拉家常,不谈国事。”

案席上摆满了酒菜,几个男人就在那里边饮边侃。除了左民和左健,左江把岸生也叫来一起饮。大家坐定了,左江就说:“左园千里南迁以来,经历了千难万险,托大家的福,我们都挺过来了。今天趁二犬子左民归来之机,我来敬大家一杯!”
少虎说:“庄主客气,是我们该敬庄主才是。”
王东琅接过话头说:“可不是嘛,如果不是庄主带我们南下,我们现在怕是都被石虎吞了呢!”

左江说:“不是我客气。左园新至广陵,百废待兴,全依仗着大家齐心合力,才有今天。现在老的老了,小的长大了。世事不易,希望将来大家也还是一样同舟共济,把左园建得越来越好!”

左民似乎神领了父亲的意思,也站了起来:“我也敬叔伯兄长们一杯!”
于是大家干杯欢饮,庆贺左园的兴旺,也庆贺左民终于回家。
焦裕仁指着岸生说:“公卿德高,左园才会这么人丁兴旺!”
少虎说:“焦总管说得是。这岸生站那里就是个有出息的小伙子。”岸生被夸,憨笑着,红了脸颊。

几位正说着,下人笮庸进来报告:“庄主,有位公子想见少庄主。”
左江有些意外,“一位公子?请他进来吧。”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江湖人模样的年轻人。只见他一身灰色衣裳,佩剑,斗笠半遮面。
年轻人上前作揖:“在下息山,拜见左庄主。”说完便摘下斗笠,露出他灰色的头巾。
左江回礼,说:“年轻人,我们见过面吗?”
叫息山的年轻人回道:“左庄主名扬南北,说没见过恐怕也难。不过息山今日来,是想见见少庄主,有笔生意和他谈。”

那一刻,左江心头突然涌上来一股不祥的感觉。这次左纳出门,有点久了。按常例,他两、三天前就该回来了。左家在淮右的生意接头一直都是淮安客栈,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叫“息山”的跟左纳有往来。
“哦,真不巧,左纳他出门有一阵了,尚未回家来。请问息山侠士来自何处?”
息山道:“在下居无定所。不过听说少庄主在淮右有生意。彼处眼下由后赵控制,还得小心为好。既然少庄主不在,息山改日再来。告辞。”

息山刚一退出,王东琅就说:“我怎么觉得这个年轻人看着眼熟啊?”
少虎:“我也觉得是。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时候,左民突然说了句“失礼”,便匆匆起身,追出门外。

“侠士请留步!”
“先生是……”息山从斗笠下看着左民。
“在下左民。适才有一疑问未及问起,特赶来相询。”
“原来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左督护,息山幸会,佩服!”
“左民不敢。”左民作完揖,抬起眼来打量了对方一眼。
“将军有何疑问?”
“请问侠士是否来自大别山?”

息山心想:真不愧为大将军,深谙江湖阵仗;嘴上却答道:“我到处做生意,居无定所,偶尔也去大别山。希望将来有缘与将军再见。今日我实有急事,不能久留,息山就此别过将军!”
左民眼睛盯着息山看,道:“希望我们后会有期!”

左民一回屋里,少虎便说:“二公子,适才我等几个在议,这位息山来得有些离奇。少庄主去淮西,多日未返,实有些令人不安!”
左民说:“我也有类似感觉。这个息山一定有江湖来头。我怀疑他来自大别山寨。也许,他们听到了什么风声。”
左江思忖着说:“按理有孙掌子接应,应该不会有事。前几趟都这么过来了。”
左民说:“现在不同。后赵新立,现在又把汝南淮西一带揽了进去。”

左江一听,露出了不安的神色:“左纳要是真在淮西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左民见左江担忧,连忙安慰:“父亲莫急。我这就去一趟寿春。我会带一些兄弟前去打听探视。”
少虎说:“现在中原混乱,淮右也不安静。有人去探视接应一下最好,以防万一。”

左江见左民才刚到家,又要出去,觉得非常为难,问:“你要不要歇息两天再走?”
左民说:“不用。战场上说走就得走,哪有歇息的时候。我习惯了。”
左江听了,禁不住握住次子的手,说:“这样也好。那,你自己可要特别小心,早去早回,有什么消息,赶紧来信!”
“孩儿遵命。父亲放心,孩儿这又不是第一次。”

左民穿上铠甲,披上披肩,提上长枪。临行前,他突然想起什么来,就问左江:“父亲,曾小蝶可有兄弟?”
话音刚落,王东琅拍了一下案:“想起来了,这位息山看上去有曾小蝶的影子!”
左江想了想:“没有啊,没听说曾家有儿子。”
“那,”左民又问:“当年大息桥落水,是否捞到小蝶的尸体?”

左江迷茫地转向少虎。这事这么多年了又再提起,少虎还是感到非常难过。他摇摇头说:“我和二虎在河里游了半天,找了许久,还钻到水里去。江水茫茫,什么都看不到。怎么,难道二公子……”
左民:“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我这就先告辞了,各位多多保重,待我把左纳带回来了,我们再聊!”


禁止转载


上集: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38 泣母 预言

下集:长篇小说《又见洛阳》40 汝南太守

侨报今日连载:
http://ny2.uschinapress.com/category/5480-8-15-201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