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14 残垣断蛇

(2018-06-04 06:44:18) 下一个



左家队伍又走了一整天,特别是下午的一段路,上上下下的,十分颠簸。周围找不到客舍落脚,太阳快下山时,胡冲领着众人到了一个有围墙的地方,告诉左江:这一带较荒凉,太靠山林处夜间怕有毒蛇猛兽。这里曾经有人烟,应该是最合适过夜的地方了。

左江下来看了看地形。眼前是一片残垣断壁,一个大水缸坐落在一扇破旧的门边,缸底还有一点水。这一处房舍应该是被前朝兵火所毁。不远处有个木亭子,似乎是不久前才搭建的,为这一处增添了一点人的气息。“也好。”左江说,心想,有这一处总比露宿野岭要好。

一行人便下马歇脚。家家户户各自取出随身带的干粮和饮水,就地吃了起来。
喝的水有,洗的水成问题。几个人上去,那个大水缸接天雨仅剩的一点水即刻被舀光。少虎一看,便携几个随从带着破宅外的水桶外出找水。
几个人跑遍方圆几里路,才终于找到一处水源:一个小水潭!

夜幕降临了。废宅外石铺的院子成了理想的卧身处。左江和玉容铺上毡布,头枕随身带的布包,就这么躺了下来。
其他几家,只能自寻所有,各显其能。开始有人私语:这才刚开始呢,就跟乞丐似的,还不如就呆左梁的好!“就是嘛!”有人带着牢骚气附和。

左江听见了,起身说:“宗亲们,咱们出左梁是迫不得已的。什么都有个开始,咱们咬咬牙,闯过这一关,会越来越好的!”

“庄主说得在理!”总管焦裕仁说话了,“庄主都能忍着,大家有什么不能忍的。我们还应该庆幸是夏日出门,少了许多寒冬的麻烦。如果还嫌凉,多盖一点衣物便是!”

焦总管的话音刚落没多久,左健就在一边喊冷。总管一听,立刻把自己垫底的一块厚布毯交给了左纳。玉容见状说:“使不得,焦总管年纪较大,身子骨不硬,正需要多保暖。我这边有毡布,焦总管不需担心!”左江见玉容没了垫身的,想把自己的给妻子,却被玉容推开了。一旁的婉心——就是左江的小妾——见了,忙把自己的布毯递给玉容,也被玉容推开了。

这群人七手八脚的,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了。人安静了,夏虫便出来吵吵了。格外柔和的月光,从似近又远的天空上照着这些离乡背井的人们。
残垣断壁里,横七竖八打鼾着的一帮人。那景象,让人觉得好像过了几个朝代一般……

一轮又鲜又嫩的朝阳,悄悄爬上了天际。残垣断壁,都蒙上了一层红色的朝晖。原野上还弥漫着早晨的雾气。
一早起来,玉容就咳嗽了几声。
“你没事吧?不让你给出那个毡布的,偏不听。”左江说了几句。
“我没事,公卿放心吧!”玉容若无其事地说。
左江心里纳闷:奇怪,夏至了,还这么凉!莫不是天公也要来为难离家的人!

胡冲到来的时候,一些人还在早晨的梦中。胡冲对大家说:“各位早啊,今日我们早些上路,加把劲,争取到达平顶山。那边有我们平山帮的朋友开的客栈,很大。到了那里,我们给大家接风洗尘,痛饮几杯。好吧?”

一席话把左江说兴奋了起来。“好啊,谢谢胡大侠了,我们不饮不散,呵呵!”

这一路走得可辛苦,因为都是山地路,起起落落,坎坎坷坷。不过胡冲一路上不住跟大家描绘那平顶山客栈有多么好,如何菜香酒好,蜚声豫州。尽管几位困惑怎么没听说过,不过胃口还是给吊了起来,也就暂且忘了疲劳和旅途的那些烦心事。
其实左江、焦总管和少虎几位都知道,平顶山是个好去处。如若不是离洛阳太近,倒实在是一个落脚居住的好地方。

不过,当晚他们没能赶到平顶山,只能在野外扎营。大伙儿刚刚坐下来想喘口气,一个女人尖着嗓子叫了一声。胡冲快步过去一看,原来是一条蛇。只见他取出三叉剑,迅速举起来,猛劈下去,在那女人的第二声尖叫响起之前,当场把那蛇劈成两段。

禁止转载


上集: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13 荒路侠踪 

下集:长篇小说《又见洛阳》15 离别平顶山


两首诗: 《天雨》,《天裕》


侨报最新:http://ny2.uschinapress.com/category/5342-6-4-201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Yuan' 的评论 : 谢谢品读!写的时候是尽量出细节。
LingYuan 回复 悄悄话 "一轮又鲜又嫩的朝阳,悄悄爬上了天际。残垣断壁,都蒙上了一层红色的朝晖。原野上还弥漫着早晨的雾气。"
凄美,如诗如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