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一天就够》 125 东梨工程

(2011-05-16 20:07:32) 下一个

 

刘坤云的死,桐乡学生的得奖,终于引来了报刊记者。石子英把刘坤云生前写的有关青河桥停工的草稿寄到桐州毗邻城市定水的热门报纸定水晚报,没想到还真的给刊登出来了。连着好多天,石子英的记者访问不断。石子英虽然由于通讯不便无法上网路,被刘坤云所感动和关心桐乡的人们却自发的在网上敦促桐县政府尽快续建青河桥。后来,作为稿费,定水晚报给了石子英一个多功能手机。

社会舆论的压力使得桐县政府乃至桐州市政烦躁不安。这天,桐州市建设科科长林梓抒终于拨通了桐县城乡发展处秘书张思正的电话。
“小张,裘市长那边压力很大啊,看来那破桥你得特殊处理一下。”林梓抒说。
“我们县在桂口公园上花去了大把银子,哪还有余力管那座破桥。”电话这头的张思正愁眉苦脸转一脸怨气。“都怪陆炳良给娘们牵着鼻子走,还有那个陈有义也不吃素,他那儿资一撤,这事谁管?”
“反正裘市长要我们在省里发话前先把这事搞定了。”林梓抒施压道。
“其实这事县长和我交待过了,这桥,市里能不能拨点款啊?”张思正反守为攻。
“难哪。陆炳良进监,几个工程停滞,资金不转……”
“林科长您是明白人。这桥建成了,什么事儿都没了;要建不成,底下还不知要捅出什么妖言来惑众呢。就说您吧,姓陆的没少往您那儿存资吧?”张思正简直在威胁了。

林梓抒那头“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林、张冷战没几时,网路上热络了一阵的青河桥之事竟又有些冷却了下来。两人一见形势好转,局势渐稳,又互相通气缓和紧张关系。又过了几天,林梓抒、张思正,还有炳良建筑公司副总裁陈有义等几人又一次聚餐,地点还是那家南吉山庄,就是陆炳良婚宴请客的地方。
这一次,还是柄良公司做东。桌上热气腾腾的菜肴和羹汤。
“怎么样,这个‘东梨工程’很大,你们柄良建设扛不扛得下来?”林梓抒问陈有义。
“林科长,我们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陈有义四两拨千斤。
“就是怕你们陆总不在,控制不住大局。”林梓抒心有余虑。
“那没什么,”陈有义说,“又不是什么反党反革命,陆总明年这时候就出来了。”
“陈副总说的有道理。”张思正附和。
“虽说不是什么反党反革命,可这是刑事案件。”林梓抒压低了嗓音,凑近陈有义的耳朵:“案子正办着,有人就往法院再递陆总的无头黑状,经济方面的。顾怀刚正忙着桐乡的案,那个黑状给我们截了。”
“无头黑状?”陈有义迷惑。
“就是匿名的。”
“这个,又要告人,又要匿名?”陈有义冷笑了一下。
“说的是。就算我们不截,顾怀刚也办不了。”


  • 一天就够》 123-124 还有我
  • 母亲手记:我的儿子自然
  • 《一天就够》 122 紫建探心
  • 《一天就够》121 累心急口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