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一天就够》119-120 断肠

(2011-04-29 07:04:21) 下一个

119  碎心无语

溪亭恶性事故中一共有三人遇难,刘坤云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是出血过多不治身亡的。假如救护车早一点来,刘坤云的命就有救。
紫屏手上缝了九针。救护人员说,假如不是刘坤云的身体的遮护,苏紫屏的情况难测。

事情发生后,几个人就在商量坤云的后事:苏紫建、石子英、卜庆木。石子英一直坐在角落里,不发一语。想着自己最好的弟兄和朋友,这么有活力的一个年轻人,一个好人,仁爱的人,说离开就这么离开了。他转不过弯来;他的心在又苦又涩的水里浸泡着。

“子英,过来和大家商量吧。”紫建知道他不好受,也只得招呼他。
子英默默地把椅子往前挪了挪。

“怎么办,要把他运回北城吗?”紫建心里难过,声音低落地问大家。
“他以前和我说过,要是在这边死了,就埋这边。”子英强压着悲伤,心惊地回忆起了坤云以前说过的话。
“唉,连这事都想到了。”卜庆木叹息感慨。
“那,总得让他的父母知道。”紫建又说。
“难开口啊!再说,路途远,交通这么不便。”子英大叹说。
“是啊,要是老人家再有个什么意外,桐乡罪孽就更大了。”卜庆木说。
“打电话吧,问问他们的意见再说。”紫建说。

石子英打了那个令坤云双亲说不出话进而哽咽的电话,最后坤云的父母说他们要过来。
紫建让石子英转告坤云的父母:做飞机到省城,省城现在有车直接到桐州,这边再设法从桐州把他们接过来。

说来也巧,石子英刚挂上电话不久,卜庆木的电话就响了,是陆炳良原先的司机小寒打来的。小寒说听到消息特别震惊,也很难受,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卜庆木这时候脑筋倒是快,就告诉他刘坤云的父母要来桐乡送儿子,问小寒到时候能不能接送。
小寒说没问题,包在他身上。
“没想到这位小寒,还挺正派的。”紫建说。在场几位稍微松了一口气。

“其实陆炳良也不是真坏......”卜庆木不小心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果然紫建一听就来了气:“这种时候,不要提这个人!”

120  肝肠寸断

刘坤云下葬的那天,晴空万里,一丝云彩都没有。美丽的油桐树和桂花树的叶子在阳光下闪耀着翠绿的光。乡里人说,多雨的桐乡已经好久好久不见这样的晴空和净地了。

刘妈妈被人强扶着站在墓穴边,人几乎昏厥过去,最后小城来的小医只好把她搀离现场。这小医就是一年多前子英闹水土不合时坤云去跟她买胃肠药的那一位。这时候,他的眼睛也是湿湿的。
刘坤云的父亲蹲了下来,亲自往墓坑里撒土,嘴里默念着什么,最后他说出了声来:“孩子,你不是信耶稣吗?去天堂前,再跟爸爸说句话吧!”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砰然落地。

石子英站在刘坤云父亲的边上,低声沙哑诉说:“大哥,你真不够兄弟!你把我带到这里,却自己走了……”他泣不成声。他已经几夜没有合眼了。

苏紫建站在石子英身边对着墓坑说道:“兄弟,想不到我们的缘分这么浅哪!”哀伤失落,他不知道还说什么。

最可怜的,是那些小学生们。他们一个挨一个,哭着,说着,抽泣着,呼唤着。
“刘老师,不要走呀!您走了,我们怎么办呀!”
“刘老师,回来教我们吧!”
“我再也不淘气了,我一定好好学,只要您回来……”

紫屏一个人,站在那排孩子们的末端,低着头,晶莹的泪珠挂在一动不动的睫毛底下。紫建站在她斜对面,心疼地看着自己这个肝肠寸断的妹妹。


  • 《一天就够》118 山崩地裂
  • 《一天就够》117 未婚小两口
  • 介绍好诗:如果你爱我,马别河
  • 我刚到美国时的样子 ... 路不是我走出来的
  • 诗人之赋: 我与文学无缘
  • 迟到的原因
  • 评论:大怒江,半个诗歌盛唐 (图)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