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中篇小说 黑婚白婚 二十

(2010-08-10 07:33:37) 下一个

新移民生活和迷思: 中篇小说 黑婚白婚


两个男人到城里一家食客稀少的西餐馆去。那里灯光很暗,只有饭桌上的两盏小灯一闪一闪的。
白可仁低着头,一口接一口喝着红茶,就是不说话。
“可是你请我来的,”陈全俊喝着他的冰柠檬,“别让我闲坐着浪费时间,那娘儿俩还等着我回去呢。”
“那次我不该对你发火。”白可仁说,很快瞄了陈全俊一眼。
“就为这句话?都过去那么老久了。”陈全俊琢磨着白可仁的一举一动。
“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洁心私下和我说了,孩子是你的。”白可仁说完,举起茶杯来一饮而尽。他向柜台示意要杯啤酒。
“你倒是爽快,”陈全俊没有马上回答白可仁的问题。“你先喝着,我出去抽根烟。”陈全俊说。
“就在这儿抽。”白可仁用手指了指桌面。
“这儿是无烟区。放心,我会回来的。”

陈全俊出去了,白可仁独自坐着,喝着那带苦味的啤酒。 等那杯喝完了,陈全俊进来了。
“怎么样?”白可仁问。
陈全俊坐了下来,说,“那天在产房一看那孩子,我就知道是我的骨肉。是我的骨肉,你说,我还能怎么样?”
“我问你啊,”白可仁的声调渐渐变高,“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趁人之危,厚颜无耻。”
“你请我出来,你有求于我,还出口这么粗?”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不管当初是怎么样的情形,换做是你,你会放弃你的骨肉吗?”
“洁心不爱你,她爱的是我,你要搞清楚了。”
“情况变了,孩子的父亲是我不是你,情况整个变了。你是否应该问问你自己,你打算怎么办?”
“不用我问,洁心告诉我了,她永远和我在一起。”
“她就忍心扔下自己的孩子?”
“你还有脸说!”白可仁一下子站了起来,怒不可遏地揪住了陈全俊的衣服,“全是你一手造成的这局面!”

服务员过来干涉了。“对不起,请你们小声点,好吗?”

两人重新坐了下来。
“孩子你带走,自己抚养吧你。”白可仁说。
“我可以自己抚养,可洁心她,就这么放弃了绿卡的申请?”
“什么狗屁绿卡,洁心早就不稀罕了。她将来做护士,能自己申请到绿卡。”
“你不要这样说话不仁不义好不好?”陈全俊说,“人家美国让你们来了,还让你们钻空子办身份,你有什么好怨的?再说那英文学校,我可没少支持洁心。”

白可仁不说话了。他承认陈全俊也爱丁洁心,也为她付出了许多。想到了这一层才使他的羞怒得到一些心理平衡。他把茶喝光了,下意识地就摸出了一根烟来。
陈全俊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不过再提醒你一下,这里可不让抽烟。”
白可仁摇摇头,无奈地收起了烟。“不让抽,那我走了。”
“老兄难得有兴致抽烟,那,上我那儿去吧?”陈全俊突然有一种烟友难遇的特异感觉。
“不去,你那里太刺激。”
陈全俊知道,百可仁指的是丁洁心和孩子都在。“那,上你的大杂院去?听说你们那后院还挺大的,我们可以抽个痛快。”

就这么着,陈全俊跟着白可仁到了他的住处“大杂院”。一进屋,陈全俊就皱起了眉头,因为房子里有股霉味。他看了看零乱的四周,“你就让洁心住这种地方?”他问。
“废话少说,你不是要到后院抽烟吗?”白可仁说。几家房客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也就省得介绍了。

两人坐到了后院的木凳子上。
“我说真有你的,”陈全俊开腔了,“你说你多爱她,怎么就不能给她个好一点的地方住。”陈全俊说着,烟已经点上了,接着给白可仁也点着了烟。
“我已经尽力了。”
“对自己要求太低了吧?尽傻力有什么用。”
“什么叫尽傻力?”
“你说你学的什么专业,那么冷门,能找到工作吗?”
“你懂什么,我本来差点就留校当教师了。运气问题,没折。”
“别推运气,现在不是热门企业管理经济管理吗,我看你改行学那个算了。”
“不学了,我回国了。”白可仁说完,连吸了好几口烟。

陈全俊愕然。
“来虚的来实的?”
白可仁干笑了一声:“都什么时候了,你说呢?”
“什么时候的决定?”
“就是离开西餐馆到这里来的路上。”
“怎么会突然做这么大的决定?”
“别问了。”白可仁熄灭了烟头,“你不要告诉洁心。我回头去找她说。”


上集连接: 中篇小说 黑婚白婚 十九
下集连接: 中篇小说 黑婚白婚 二十一


乌有 - 事先不知道我会这么伤心
二叙诗人张玉红:四十三岁的我

四叙诗人张玉红- 最感人的唤母诗

我心欢喜 (1) 改变自己
三叙诗人张玉红 - 厌倦了装模作样

一个太阳取代另一个太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暗香1的评论:

谢谢暗香我友。就是,这背景,我变得灰不溜秋的啦:)
暗香1 回复 悄悄话 谦,这个背景颜色很舒服,就保持这样吧,别改啦
当然,故事更引人入胜,辛苦了,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