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我的同屋和她的男人们 (下)

(2009-07-21 07:31:48) 下一个


于是我在她身边坐下来。我问她:“你有没有可能重新建立起对他的信任?你有没有可能嫁给他?”
她的回答都是肯定的:“不可能。”
“那你就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再回去了。回去只能增加痛苦,只能白白消耗掉精力,你和他的精力。”
她点头表示同意。可是一转头又自言自语说,比利真的还是很爱她的;她也是。他们之间是一种很美好的情感,性也是天衣无缝的快乐。
“那也不行。”我说。
我心里想到的是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斩乱麻,但是不知道这些意思英语怎么表达;也忘了当时怎么一鼓脑儿拿些个离奇古怪的词劝她的。

不知道RM听进去了没有。焦躁不安的她开始了网络寻求。没几天就迎来了本文一开始讲述到的第一个约会邀请。结果就是以被骗告终。

RM的姐姐,住在北加州的,曾经建议她去参加一些俱乐部,说这样可以多接触一些人。RM不干。她说俱乐部里有不三不四的人;他们会偷偷跟着你,跟着你到你的家。参加俱乐部,简直就是把你的个人隐私,包括你的家你的亲人们暴露在公众面前。
我问有没有类似婚姻介绍所一类的机构,她说费用很贵,要几千元,而且介绍的人很可能不合适,她可不想花那个钱。

“MAR,我想我这辈子是结不了婚的了,大概得单身一辈子了。”她跟我说着,深深叹了口气。
“不会的,你还年青,怎么说泄气话?”
“I am sick and tired of being alone all the time.”她说,“我曾经对上帝说, 上帝啊,我不管了,公司里有两个男的爱上了我,总盯着我,想跟我去幽会……”
“两个男的?结了婚的?”我问。
“是,都是有妇之夫。”
“Forget it.”我说。“你没听人讲吗,Don’t mess up with married man. 他们不可能给你未来的。”
我心里着实有些不安,因为那个有妇之夫她已经和我提了好几次了。有一次居然还说,我不管了,就去和他幽会吧! 周三晚上我回去,一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有妇之夫,你可千万不能碰!
“放心好了,我不会的。”她说着,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你好象有什么话?”
“我在想,有机会的话,帮我问问SM。问问他的兄弟情况如何。”她说。
SM是我的熟人,RM曾经很心仪于他。
“嗯,我一定去打听。”我应承道。

周四傍晚我回去,见她一个人在后院除草剪树枝。六年了,我只见她一个人除了六年的草,没有看到有谁帮过她,包括我自己,(我只帮她浇过水喂过鱼)。草坪边上有个玻璃桌,上面一把阳伞。玻璃桌由于风折阳伞的关系碎了两次。第一次碎了之后她置了一个更大更漂亮的。那个更大更漂亮的是几个月前被风刮碎的,当时比利还在场。
看着一地碎玻璃,她对我说:MAR,我的生活为什么这么难? 那话,好象是讲给我听的,讲给她自己听的;不过我想,更重要的,是讲给比利听的。

RM毕竟是个不服输的强悍女子。和比利分手后,她把房子重新布置,放了新地毯,安了新台灯。她照常每天步行一个小时;照常每天早起,把自己的发型整的漂漂亮亮的……

晚上十点多了,我下楼来,她还在台灯边上坐着。 “RM,来看看。”我唤她。

她走了过来,和我一起站在落地玻璃门前。外面,两边的棕榈树叶伞低垂, 星光点缀,夜空清朗;灌木丛里传出夏虫的吱叫声。
“Beautiful, isn’t it.”她说。
“是。好美! ”我说。看着这安详的夜,和心里不是太安详的RM,我暗暗给了自己一个任务,就是帮RM找到一个合适她的男人。 RM 的经历,她的诉说和渴望,让我想起了我曾经非常喜欢的一首歌: Eclipse of the Heart,那个磁性的柔和的男声让我倾倒;而那个嘶喊着的女声让我震颤: I need you now tonight!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lonely and you’re never coming around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tired of listening to the sound of my tears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nervous that the best of all the years have gone by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terrified and then I see the look in your eyes
Turnaround bright eyes, Every now and
then I fall apart
......                                                                                                                                               

 

我期待着有一天RM的身边也有那样的一位温柔男性。 She deserves that. 我已经开始了行动,我已经询问过身边的几位同事。我也请我的好友莎林 (她也是RM的朋友)帮忙。RM说她喜欢高个子的、深色头发的、有责任心的好男人。我祈祷她很快找到,我也是这个寻找过程里的一员,我会积极寻求,我会一直帮着她,伴着她,直到她心满意足、欢天喜地的那一天。 

(告一段落)


叔叔,你那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的同屋和她的男人们 (中)
我的同屋和她的男人们 (上)
七秋孤独,我对博爱的胡思乱想

九月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加州花坊的评论:

谢谢花姐! 我告诉她.只是现在好象情况又有了些变化...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QQ好!
现在真奇怪,男的找不到女的,女的找不到男的,到ehomony看看。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夜光杯的评论:

谢谢杯子。话是这么说,但是这次这个比较特别一点。看见你,知道你事情较顺利,很高兴。问候一声!
夜光杯 回复 悄悄话 QQ总想着帮人,不过,这做媒的事还是要慎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