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今早睁开眼,曦光徐徐,透過苔藓绿的窗簾倾洒床前,想起一位Boy.临出门上班前,听了格里格<培尔金特>组曲的晨曲,天籁轻响. 今天一整天,穹顶灰蓝,阳光宁静淡雅,想起一个人.买了一束鲜花,浅粉色康乃馨+红玫瑰+满天星. 今天傍晚吹东风,在想一个人,一个知道我秘密的女人.自8月中旬至今没有坐在一起喝杯咖啡,聊聊天了. 她送儿子去加州上学,稍为安置妥贴,在校园的智能餐厅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10-03 18:06:21)

那一天如丝细雨画风烟
追寻跃然纸上
你问是否还记得
那淡出了猝不及防的缘那一天如雾细雨观风舞
抚摸蔷薇的瓣儿
我说怎能忘
那沉淀了岿然不变的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10-02 19:33:55)

渥村潇洒走一回,相遇了谁?小格格和胡同小子. 住在紫禁城的格格,被贬,携六辆满载金银珠宝的马车狼狈逃命,出了皇城,五辆车被马夫劫走,无踪无影,剩下的一辆,载着格格和她怀抱里的婴儿,散落人间,居住在中国一座偏僻的小山庄. 这位落难的格格是小格格的太姥姥.拥有部分俄罗斯与蒙古族的血统,让小格格的脸庞五官非常的立体,生动,好看. 胡同小子长得像陈佩斯,眯眯细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10-01 18:17:29)

这是至今为止用过的最舒服的一把梳子,弧形,水晶黑,比我的巴掌稍长. 它色泽光润,摸着手感非常温厚细腻,梳着令发丝滑顺流畅,顿生神采. 这是妈妈送给我的牛角梳.当妈妈交给我时,我对它一见钟情. 去哪儿都带着它,岁末应酬多,经常换不同的包包出门,每次都是首先掏出我KeylessStart车子的钥匙,接着将这把梳子,放进随身的包包内. 有一句话颇伤女性的自尊:头发长,见识短.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9-30 17:41:59)

都说做男人累,做成功的男人更累,从女性的角度揣摸,男人的心累更甚于身体上的累.猜测而已,我觉得男人的思维,男人的世界,男人更懂. 爷们首先想尽办法赚钱,有钱就有一切包括江山,美人. 在打拼的路途上,无论生理上或/和心理上都需要有一位女性相伴. 如果结婚了,有孩子了,男人在享受家庭和天伦乐的同时,觉得肩膀上的担子沉甸甸的,好想无后顾之忧轻装拚事业,却往往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8-09-29 13:14:04)

什么是奢侈品?不急着回答. 今年1月12日,新年的第二个星期五,幽蓝的夜空下,无雪,无冰,路灯与繁星遥遥相望,我披一件oversize的IceRose色羊绒大衣,穿一条水磨蓝牛仔裤,赴我不可错过的约,那儿,有诗和远方. 气势雄伟的奥芬大剧院OrpheumTheatre,枣红色的厚地毯,罗马石柱,木雕天花板,垂吊水晶灯等元素,将古典与时尚毫不违和地揉合成一体,每个角落无不渗透着浓郁的文青味. 那个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8-09-28 22:15:18)

秋,一道微凉的风,点燃一盏蓝 绸缎的蓝,让云朵沾染一年又一年的秋 我懂懂我的一抹蓝,穿越虚伪的浮尘,在风中飘扬 夕阳里,踏着不褪色的蓝,与小村挥别 短暂的相遇,心暖暖,将尽酒,采撷一叶红枫放在心间,说一声:再见 所有的相遇都有告别的一天,所有的告别都是重逢的序曲 聚散两依依,拥抱,挥手,为何怅惘?为何伤感? 出门上班,下班回家,身在沼泽,心在沼泽;己心妩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27 17:36:09)

小村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村来,收获特别多. 我不由自主地再次推开这扇门,小村里一间cozy的日本餐馆的门. 今年初春我来时,点了喜欢的Sashimi,素昧平生的老板特意给一管芥末,让我试试正宗地道的日本WASABI.我用了,顿时一团火直闯咽喉上逆爆炸于鼻腔. 他过来问:怎样?我还他一脸假假的笑.他给我倒了一杯芳郁飘香的大米茶,宛若一缕春风,直透心底. 品尝着十分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9-26 18:33:21)

自问口头和书面表达能力尚流畅,天天同人交流沟通,常常书写我想写的或长或短的酸文,有时喜欢开玩笑风一风,雅的俗的齐上阵.然而,在不能使用母语中文的场合,感觉妙语连珠敏捷灵动,是人家的专利,自己是折翼的小鸟慢半拍. 这位绅士,目测他三维尺寸几乎等同,头上生发的地儿比不生发的地儿少,白的比黑的多,却戴一副镜架红蓝黄三色相拚胡里花哨的眼镜,由于是初次相见,我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18-09-24 18:12:58)

秋夜的风轻轻的吹,月亮出来了吗?当夕阳西下,天色渐暗时,似乎期待月亮升起来.月儿躲藏的夜,凝静.月儿亮相的夜,窗台上点点星光,在跳舞;百合花缕缕暗香,在流动.看,笑意盈盈的月亮出来了,悬挂在树梢上,迎风摇曳,散发莹泽的光.绢绢细雨润无声,我给月亮撑一把伞,于是听到了滴滴答答的雨滴声.秋夜的风吹过夜幕的漪绒,一地隐约晃动的树影在月光下,谁在呢喃?是男孩的唤:妈妈,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