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maomao

生命很美,努力用心画出她的模样,希望你喜欢!(谢绝转发)
个人资料
博文
实验室的小学弟终于从Ph.D.candidate升至博士了!六年的勤苦耕耘回报满满,他不但拿到了博士学位,还同时还收到了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录取通知,即将开始他梦寐以求的MD之路。尽管路漫漫,其修远兮,而对他则是梦开始的地方,是希望盛开的地方,是诗和远方。 今天是他在实验室的最后一天,大家凑份子给他买了礼物和贺卡,贺卡上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填的盈盈实实的,那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当带雨的梨花终于把娇艳欲滴的春天悄悄地送走之后,夏天又在你不知不觉之中填满了我们小镇的每一个角落。往常的春天短暂而多雨,今年却不同,上天格外的眷顾使得春末和初夏交接的日子长且温暖,极其适合在傍晚的夕阳中毫无目的的漫游,于是发现我们小镇的夏天除了路旁大树的茵茵绿意,华盖擎天,枝繁叶茂,和散落在小镇各处的红色,黄色,白色,紫色的有名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终于盼来了七月二号的周末,这一天下午三点有一场欧洲足球锦标赛上我最想看的比赛,就是八强赛中意大利和德国的较量。意大利队和荷兰队是我多年的挚爱,尽管两队有时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但依然痴心不改地热爱着这两只队伍。德国队因着多年前的队长克林斯曼,在心中地位也一直居高不下,再加上去年到德国溜达了一圈,德国美味的大肘子一举俘虏了我这个伪吃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6-07-02 09:40:12)

第一次听说橡树是从舒婷那首著名的诗作,《致橡树》。虽然到美国之前从未有机会看到过橡树的样子,倒也没有觉得多么的遗憾,因为诗人在她的诗中早已把那棵树极为具体和细腻地描画化成了人。那是作为人的形象屹立于我整个的少女花季,乃至至今的一棵树。尽管没见到它之前,我从未想象过它的样子,因为怕想的出格而有损了它神圣的形象,但诗人的描述已经足以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前几日的早晨听了一首由凌凌(段信军)演唱的歌,哭了。甚至在还没等弄清这是一首属于什么类型的歌时,就被他唱哭了。眼泪不知不觉地,悄无声息地,安安静静地流了满满的一脸。。。。。。 那首歌的名字叫《写给父亲的歌》。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是有人在寂静的黑夜里走过了木地板,打开了客厅角落里的那一个老唱机吗?然后又放上了一张怀旧的木制老唱片?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6-05-20 12:35:11)
这是IDC在我们州的舞蹈比赛。笛中花的音乐正欢快地响着,舞台上是笑靥如花的我家小心肝,着一身飘逸的紫衣,执一管悠扬的长笛,翻腾着,跳跃着,像暖暖的春风一样地旋转着,轻舞着,时而侧推长笛,笑脸便从那笛子旁盈盈的印出;时而是一长串的连翻身,快乐便行云流水般的汩汩淌出;时而是低眉浅笑中的淡淡羞涩;时而是侧身回眸里的可爱俏皮。恍惚中,她就化身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6-04-14 18:15:51)

闲暇时,整理手机中的照片,发现了几张雨后的红莲,是去年回家探亲时照的。春末的家乡小城,梅雨季刚过,空气里还都是浓浓的,清洌洌的湿意。和朋友一家晚饭后在小坝上散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年少时的趣事。小坝实际上是一座石制的小拱桥,连接着甘棠湖和南湖。这两个湖是城市的中心,市里主要的市政和商业建筑都环湖而设。湖四周曾经的垂柳已是记忆中的美好,闭上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4-11 12:51:24)
我们的小镇不大,居民也不多,静谧而多树,多次被评为全美的“treecity”。她是应着镇上College的建立而在1863年诞生的,至今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了。小镇的主要街道依旧保持着百年前的模样和风味,每次走过都油然生出莫名的敬仰和自豪来。带有这种心绪的Swarthmorean一定不在少数,我的不少邻居们祖孙几代都在这个小镇中长大。 小镇的美是公认的,随季节的变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6-04-11 11:01:37)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和日复一日的琐碎中就从指缝里溜走了。一直以来有记录桃花漸开过程的计划,也总是因着错过了那“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的时段而搁浅。今年又是如此,在某个乍暖还寒的早晨,突然就发现院子中正对窗口的那一棵桃花树已经是迎风初绽,绯红挂上花枝。不禁满心的懊悔。 懊恼之余,意外发现院子左边的玉兰树正含苞欲放,似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
[6]
[7]
[8]
[9]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