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04-11-30 09:01:23)
这个博克里,有我这些年里陆陆续续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编写的一些原创小说和故事,有信手拈来的随感纪实、心情日记、居家琐事,有搜集编译的明星八卦、美容美食,以后还打算收藏一些美文哲语。希望你喜欢。 码字是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静静地坐在电脑前,任指尖在键盘上游走,把字反反复复地这般那般排列著,流泻出一个个故事,一种种思绪,由它们带著我飞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4-11-23 13:22:43)


那时江南的秋天,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桂花的馨香。桂花树下,我们嘻笑着,玩着白色的排球。球经过我的手,就象小鸟一样不知飘飞何处,总是萍的身影轻轻一跃,若风而过,球划出一个弧线,然后轻巧地越过球网。
萍是我的初中同学。她身材修长,羁傲野性,走起路来双肩一摇一晃,嘴里嘘着口哨,一副假小子的模样。她和文静的我就象是地球的两极,许多人奇怪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4-10-26 17:52:04)
水影
(序)
人生这条河,潺潺流过他们的生命,流过欢乐,流过忧伤,流过希望,流过梦想。
追逐一个接一个的梦想,他们象风一样飘来飞去。从此岸飘到彼岸,又从彼岸飘回此岸。在风中迷惘,在风中挣扎,得到了,又失去了。
十多年前,出国潮漫过长江两岸,挟着五彩缤纷的梦想,他们降落在美国这片神奇的土地。这这里建立起他们梦想的家园。
十年河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4-10-26 17:37:20)

(一)
宋晴站在候机厅里,踮着脚向里面张望著。一会儿,张成走了出来,远远看见妻子,张成露出了灿烂温柔的笑容。当初还不是凭著他的阳光微笑还有死缠烂追,才把A大系花宋晴追到手的。宋晴也笑了,她朝他挥挥手。又是半年不见了,张成海龟已经快两年,每年回来探亲两三次。张成过来拥了一下妻子,他们拿了行李,就开车回家。
徐莹见他们回来,笑著迎了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4-10-24 10:48:15)
(二)快乐的日子过得特别快,一晃,张成的假期已过了一半。张成帮宋晴把车子房子该修的地方都修好了,还陪两个孩子打球玩车看电影,也常常带宋晴出去逛街跳舞下馆子。家里飘扬一股欢悦的暖风。宋晴却总觉著张成这次那儿有点不对劲。他有时显得神思恍惚,心不在焉,国内的电话也特别多,还常常欲言又止似的。“工作太忙。”当宋晴问起时,张成回答道:“公司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4-10-24 10:47:21)
(三)第二天是周末,宋晴把小孩送到中文学校,就去中国超市采购。R城这些年中国人急剧增多,中文学校,中国超市以及中国人主办的各种机构也应有尽有。张成一直强调要让小孩学中文,中国日益强大,即便小孩留在美国,双语能力对他们的未来肯定会有很多好处。不过两个小孩对去中文学校却是不情不愿,“it'sboring”,他们撅着小嘴这么说。宋晴还在为昨天的电话烦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4-10-24 10:45:19)
(四)月末了,又是该付帐的时候。晚上,宋晴安置好小孩睡觉,就上书房整理账单。张成在楼上洗澡,水声哗哗地顺着管道往下流。宋晴专心致志地一张张付帐记帐。每个月的账单整理起来也的化不少功夫,煤电水费,电话费,手机费,CABLE费,每一张信用卡,房子的MORGAGE,一大堆的账单,少付一张都不行。理的有点累了,她抬起头来伸了个大懒腰。她挺起腰,手扶着有点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4-10-23 16:57:52)
(五)宋晴开车到了机场。在路上她给大学的好友洪燕打了电话,简单地跟她说要过去一趟,到了机场,她买到一张第二天早晨飞迈阿密的机票。宋晴坐在候机厅里,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她挑了个靠窗的位置,脸对着窗外。她用手捂着嘴,使自己尽量不哭出声来。冬夜的月光清清冷冷地洒了一地,宋晴靠在候机厅的硬椅子上,木然地望着窗外如钩的残月,泪水流了又干,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4-10-23 15:16:42)
(六)宋晴回到旅馆,往床上一躺,却是难以抑制地想念起两个孩子。她不想跟张成说话,便打了电话给徐莹。徐莹一听宋晴的声音就叫了起来:“宋晴你什么事走的这么急?”张成已经去她那儿搬过救兵了。宋晴是个爱面子的人,家里的事一时不想跟徐莹说,就简单地回答:“我有些急事要处理,你知道小孩现在都还好吗?”徐莹说:“我帮你们请了个钟点工来帮忙,你们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04-10-23 15:15:26)
(七)张成晚上有一个应酬。他在一家知名大型公司做CTO。公司是国企,上层权力争斗十分激烈。公司的总经理魏海雄对张成十分欣赏,张成笑称自己是红色海龟,对于国内的政治很快入门。尽管他心里很厌倦这种无聊的勾心斗角、虚以委蛇,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也是不得不应付。应酬完毕他匆匆驾车朝李晓月的住处驶去,远远地就看见晓月的小屋里晕黄的灯光。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
[76]
[77]
[78]
[79]
[8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