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秋天的重量 枫树和橡树的叶在落着,树下的草坪再次开始被落叶铺满。我看着河谷的秋色,在体会着劳累。 这些天来,我在做着花园里的事。这些事并不困难,却都是有重量的。 我把移来的石条,在水塘边做成观景的石凳。这块半吨重的石条,最终有了合适的用场。坐在这里,可望南山秋色,可观池边雏菊,可听溪水潺响。只是,我至今还没有在石凳上坐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1 17:16:12)

晚色 如果说时间会赋予色彩,那定是在此时了。 我看着落日的方向,任由思绪延伸着。不知多少次,殷虹的夕阳下,我想着落日带来的感受,想着落日下曾经的故事,在眼前,在远方。 那里有篝火的轻烟,有被落日拉长的身影,有归林的栖鸟,有风景的阴影,还有那些时间所给与的,时间所带走的,时间所承受的,时间所埋葬的。。。 每每在这样的时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18 14:06:25)

落果 很久没有收拾院子。草坪有些荒了,里面满是掉落的苹果。 真是秋了。我看着落果叹息着。 很多苹果仍挂在另一棵树上,树下落果一片。我看着满树羞色,却没有心情去把它们请下来。天上的阴云移动着,不时有些雨,院落的一切都是湿漉漉的。我看着荒芜的院落,心也在沉去。很多时候,心情决定着生活。 大部分业余时间都耗在了鸽溪,伊甸的院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河谷的云朵 一些字,本来自遥远,也是写给过去的,但有时却会在自己的眼前出现,特别是当目光停在风景的时刻。 很久以来,每当我站在阳光下的院落,看着天上缓缓移动的白云,那些遥远在记忆中的字,便会不知不觉间在眼前浮现。 “Theysaynevergoback.Butitwasadayforgoingback.Flocksofcloudsgrazedacrossthesky.Speckledquailrustledintheunderbrush.Andthesongsoflocustvibratedthroughhickoryhi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4 14:13:24)

长溪 搬不完的石头,挖不完的沟。 雨又下了起来。仅仅才到中午,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四场雨了。身上的衬衫满是泥污,总是湿的。我抬头看着移动的云。云隙,是清澈的天。 溪水在眼前潺潺而响,站在水中的我有了一丝满足。我将新建的小溪筑坝阻断,落差形成的跌水,便是溪声。 水声,是会引人回想的。在那些山里的夜晚,帐篷外的溪水也是这样响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谁引优雅 很久以来,我一直希望用一份所见,去把心底的藏痕绘印出来。这份藏痕是不经意的,寂静而清缓,却在心的角落,被身边的点点滴滴触动。 与所有人一样,我无法说出优雅的源,灵魂上与之却有一份相合。很多时候,这份感念是幽淡的,在春山秋水,在街边巷尾,在窗前树下,随着每一天太阳的升落,淹没在散碎的匆忙和寂落。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溪边薰衣草 久前,无意间,在新浪博客上,我看到“溪边薰衣草”所写的文字。 很优雅的名字。一溪一薰间,万般风情的音韵和味道。但我又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大自然告诉我,薰衣草是不会生长在溪边的。 气候和环境,决定了薰衣草的自然分布。从地中海延伸到印度次大陆,薰衣草所在之处,一切都被芳香熏染着。 作为耐旱植物,湿润与沃土从不属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13 11:47:43)

渡 为今天的逝者 风是静的,但依旧是风 云是静的,却依旧飘去遥远 我看不到这风的源 却知道这云的幻 自由的代价 是锁在镣铐的艰难 息,是奔放 守,是飞天 江海的味道 来自遥远的冰雪和山峦 曾经的豪情 随风飘漫 往日的低语 却成为呐喊 落花为泥青山在 舍得岁月为明天 疏去沧桑,埋掉残垣 走进雨雾,重归云山 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鸽溪山庄—64—花为妈开 “妈在,家在”。或许,人生中最能感受的温暖,便是有妈在身边。 四月,妹子带着妈来了。同行的,还有友人一家。 妹子送妈来,同时也是短期度假。友人访英,自然是享受生活。英国的夏季凉爽,我一直希望母亲能来,以躲避京城的暑热。妈说,这次她来,主要是来照顾一下我的生活。她知道,平时懒惰的我,总是整年凑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树桩与石墙 树,往往意味着岁月,特别是当你能看到其年轮的时候。 岩石,便是岁月,因为人们只能想象它的始源。 (一)枯树与喂鸟台 在离瓦砾花坛不远的地方,曾有一株老橡树和山楂树的残桩。去年请Stuart挖掘池塘时,我便让他用机器将树桩挖出。我没有时间把这些树桩制成工艺品,但用来装饰院落,大概既简单,又符合自己的懒惰。 院中有另有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