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首先,在晚上7点30分钟以后,尽量做到不用computer,不看iPad,不玩手机。理论上的依据是视网膜的光敏感神经对computer,iPad及手机荧屏所放射的400nm-480nm短波長蓝光特別敏感。据说研究表明睡前曝露在這种光线下几个小时,将导致褪黑素(人体自身产生的一种调节生物钟的激素)的分泌被抑制,让人变得难以入眠。
7点30分到8点15分,适度做些家事。整理整理厨房,准备一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块上好的美玉,有一点儿瑕疵,就是那么一丁点儿。如果我们站得稍微远一点儿,完全可以全心全意地只欣赏玉的美。可是,假如我们偏偏要到跟前去仔细地盯着那点儿瑕疵瞧,于是便觉得满目都是缺憾了。
无论在哪里,做什么,别太靠近了,留点儿距离可能更好。距离产生美,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远来的和尚会唸经,讲的也是这个道理。距离会产生神秘感,而神秘感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人生一路走来,真的不好说哪一步是对,哪一步是错。
其实很多的时候,对错也不是绝对的,选择走哪一步也不是完全能够由自己决定的。
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有一大批国人走出了国门。在这批最先走出国门的人当中,绝大部分在当时都是国内的精英。精英这个词现在好像有点儿被玩坏了,不过我这儿说的绝对是个褒义词。
这批人在当时应该说都是心中有着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上周四,是我的同事伊退休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我去伊的办公室和伊告别。
伊的办公桌上平时总是各种纸片铺天盖地,现在已然是空无一物了,看着有点儿不大习惯。
我祝她未来的生活快乐。伊流了泪,我也跟着红了眼眶。
伊说我们以后还会有机会一起散步一起吃午饭,但是我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生命中的又一个马上就要走散了的人。
毋庸置疑,在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白嘉轩,一族之长。在一众乡人里,称得上有胆有识。年轻时,他敢和姐夫共闯清兵大营。灾年里,他敢单人独骑上山去向土匪借粮。
论白嘉轩的智和勇,他本该是可以成大事的人。
可是他终其一生挺直腰杆为之奋斗的目标只是做好一个封建家长。
结果怎么样哪?儿子白孝文与他离心离德,从小看着长大的黑娃最后和他也几乎是不共戴天,就连他一心眷顾的、把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十年前,我的一位同事养腻了一株盆栽,说它既不开花也不结果,养着没有太大的意思,遂不想要了。
眼见着这株盆栽就要被扔进垃圾桶,我不免起了恻隐之心。“别扔,我要!”于是乎这货便被我神差鬼使地救了下来。
我给它换了一个大点儿的盆,算作是见面礼吧。
这株盆栽,从此便一心一意地在跟着我在公司过日子。我给它浇水施肥,它每天陪伴在我的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6-13 20:48:27)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讲国内商人和艺人的新闻八卦里,如果说到钱,一百万元已被人嗤之以鼻,一千万元好像也只能算作是小意思了。
商人和艺人的钱通常都是要以亿计的。
王XX的励志小目标是一个亿。
周X的《如懿传》片酬有九千五百万,几乎等于一个亿。
国民媳妇刘X复出替丈夫还债,传说中那可是还了好几个亿呢。
就连影视剧中的角色们也不甘落后。《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樊胜美真可怜,生长在那样的一个家庭,有着那样的父母和那样的兄嫂。没有奇迹发生的话,她的一生将永无宁日。
心疼樊胜美。烦胜美!
在中国,樊胜美应该绝不是个案。
貌似在许多中国家庭里,如果父母必须在儿子和女儿之间进行选择,一般来说女儿永远都是要被牺牲掉的那一个。
一个怪象是:在许多无上限宠溺儿子的家庭里,女儿一般都成长得比儿子优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有太多的职业可以选择,有太多的手段可以用来谋生。
常常想,一件事,如果对其感兴趣,应不应该努力地把它变成谋生的手段?
如果把自己喜欢做的一件事变成了谋生的手段,究竟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不少。
比方说,一个小孩子喜欢唱歌且看起来也很有这方面天赋的样子,大家就会说他应该学声乐,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0 15:57:54)
此文中的“老”与能力有关,与年龄无关。
生活基本能自理不用完全依赖他人的,或者即便是要依赖他人也是暂时性的、可逆的,则无论此人年纪有多大,都不能算作是“老”了。
有生就有死,人来于尘土,归于尘土。死,说真的,倒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试想一下,如果人人都长生不死,日积月累,子孙万代,那地球还不是人满为患?更何况自然资源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
[6]
[7]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