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格瑞斯去世了。。。。”当林莉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还是感到意外,虽然我预料到她的死亡,最近可能会随时发生,她真的永远地走了吗?我认识格瑞斯有四年时间了,回想起她点点滴滴的故事,我有说不出来的感伤。
格瑞斯97岁了。她有过华丽的人生,结婚后从来没有工作过,家里一直有佣人伺候。丈夫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儿子更上一层楼,是一个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2-28 15:49:01)
密尔是乳腺癌幸存者,一个优雅的法国女人,来自于浪漫之都巴黎,她来美国有五六年了。象所有来自法国的其他人一样,密尔也有着法国人特有的自豪感和优越感。但是,她不像有些法国绅士那样,一面舒适地定居和享受美国,一面无情地抱怨和攻击美国。其实,就密尔的年龄和外祖母的辈分,在中国早已应该被人称为老太太了,可她的外貌没法和“老太太”联系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尼娜被诊断有直肠癌。。。。”当莎月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向美丽健康的她,活跃于电视台的健身专栏,她简直就是健康的代名词,她患有直肠癌,这有可能是真的吗。。。。? 尼娜是莎月的朋友,也是她的私人舞蹈教练。尼娜是那么健美,年轻,时尚,阳光,光彩夺目,活力四射,她是一个脸蛋,身材以及智商都非常非常出众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凯瑞,今年63岁,是专业婚姻家庭治疗师。她是两年前发现乳腺癌一期,诊断为侵略性小叶癌,癌症还没有扩散,单侧乳房切除术以后,她接受了30轮的化疗和连续半年的放疗,放疗药物是环磷酰胺和紫杉醇。但是半年后,还是发现腋下淋巴结转移,她不得不再次接受淋巴结清扫手术,医生让femera代替她原来服用的阿那曲唑。 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都会说,凯瑞是一个了不起的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
[6]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