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你且让沸点飘摇
催开壶嘴,再试着如此打开心扉
你期待萍水之逢盈满茶盅
但也许,你听说过时间的水性
怎样在大火尽头解冻将茶园泛滥百遍 你想此刻电,正流入灯盏,电子逆流而上
此刻夜,正流入体内,丁香和乌贼逆流而上
此刻时间流出年华,因果逆流而上
你以一笺诗草,尘封内壁江山 落单的马,迷惘的盔甲,淡薄的草甸,永远飘着牛羊的忧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8 03:08:35)

记忆积淀的两个范式之一(Twoparadigmsofmemorydeposition-no.1) 记忆积淀的两个范式之二(Twoparadigmsofmemorydeposition-no.2)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睡笔-1》 想赶紧记下的几笔
成了流年的面条
穿过举而未定的箸
宵夜的碗,静静的清汤
至于呼啸的面条,一排断点
或者省略号 洪水的劫余
一个卡在今夜
和明天之间的过场 《睡笔-2》 昨夜我的窗外,城市,不
无法言状的云朵,正在黯淡下去
末班车吐出一个人
一个诉说欲望。呼吸带着咸味
此刻国土和床笫
正被海洋性气候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一切都很不幸
在了解浪漫主义之前
先捡到一本浪漫主义诗集
在翻开诗集之前
先撞见三个浪漫主义诗人
在了解他们每个人之前
先听说他们间不一般的联谊
在探究这联谊的缘起之前
先知道这些联谊怎样逐一失去 是这样的
在读济慈的“致拜伦”前,先听说济慈患了肺痨
在罗马的西班牙台阶旁去世
雪莱写了悼诗“阿多尼”
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莲悟 作者:诗者今儿 很奇怪,一个琢磨不定的意味
是沉稳的一个大美
手握在卷的,忽地又黯淡
慢慢的滑落出去
是生命,还是死亡
长度、风范,白茶还是普洱
众人凝聚,茶香亦醉
染旧了的那段幽蘭,抑或天空
抑或紧握的那只狼毫
花朵不屑
我在水的对岸
我闻不到水的味道,也嗅不到风的色彩
湿淋淋的嗓音
我看到一朵莲花在纸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5 02:02:34)
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
翻身的时候你露出破碎的身世
族谱翻到此页,鱼和虫蛰伏的节气
柳暗之处,光阴在洄水里窝结
风雷留下尾声,把坟头的白花摇了三摇 此后也有斜阳,无力翻晒你的皮草
小兽在底下,把酸果和病历搬进搬出 巫山滑入云雨,却一再于丹田弃守良辰
而一杆长篙到底,钉月光和渡船
于艄公投水的地方 多少浔阳江头故事,埋在你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霍金大爷的奇异世界 (一) 2004年3月26日星期五下午6点刚过,我陷在太平洋公路上缓慢蠕动的车流中,收音机里正播送的一条新闻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英国警方今天传唤了知名宇宙学者史蒂芬·霍金(STEPHENHAWKING)的现任妻子爱莱妮(ELAINE),因为护工怀疑她故意伤害霍金教授,以致教授身上经常旧伤未愈新伤又添。但霍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3-12 12:47:52)
此刻无恙,缓缓
都是一口心气的事
憋着生疮,吐快了也衰身
还是学渐行渐暖的今春
缓缓消解三季积痈
花香,流水,安能长耳
冻土层的古币,依然为世界制冷
好久没触碰海水了,不如择一晴日
去洗洗刷刷,波蓝浪白
或吞几口咸涩苦水,灌灌青肠
即使连阴,也但去无妨
看黑色礁斧,把亿吨青墨排浪
劈成柴花
看岬角灯塔,眉目硬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春风词》 作者:诗者今儿 站在春天前面的是漆黑的寒冷
而站在光阴前面的恰好是沉静的古墓
个性越来越鲜明的坏天气
虚掩半面舌根,让炉火发芽儿 站在春天身后的是纸上的火焰
如同放纵的激情,在水面上搬动执狂
如同白色天空下的一滴佛光,在僵冻的雪峰之巅
忖测梅花的展开与闭合的下降
江豚拨开湿淋淋的灵魂,在纸上快马加鞭 让膨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1 13:05:34)
为了一个人的症状
我们的病历被集体修改
然后被病历迫着
我们集体更新自己的病情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46]
[47]
[48]
[49]
[5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