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4-12-18 17:34:16)
莎莉是个意大利的后裔,生长在一个天主教家庭。父亲年轻时是骨科医生,一年前中风突然间去世了,剩下80几岁的母亲独居。莎莉兄弟姐妹众多,其他兄弟姐妹都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就莎莉是单身贵族,活得逍遥自在,随心所欲,无拘无束。莎莉视侄子侄女像自己的孩子,对他们都很好。
她的生活,如果中国人传统的眼光来看,可能算不上完美。因为我看到,即使事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12-15 17:23:28)
斯提分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流浪汉。
他可能60多岁吧,身材瘦削,精神矍铄,背部略微有点驼,他穿戴整齐,文雅白净,脸上的胡须总是修理得干干净净。他没有家,没有车,所有的家当就一个睡袋和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一辆别人送的自行车。自行车是他的交通工具,他可以骑车去教会,教会有时提供的免费中餐或者晚餐。他相信大能的神,是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他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这个周末,和卡瑞娜一起出去吃饭,她还带来了她的大学同学安吉。因为大学开始放寒假了,人人都准备回家度假,卡瑞娜和安吉都是大学三年级学生,在同一个腾校,她们两个女生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类,卡瑞纳也说,我也奇怪我们怎么成为了好朋友。卡瑞娜崇尚自然,脚踏实地,野心勃勃,安吉是奢华时髦,外向大方,崇尚“情愿坐在宝马里哭的”现代女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12-14 17:25:34)
尼娜的癌症恶化了,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曾经,她耀眼夺目,她是美的化身,她是性感的符号,她是时髦的标杆,她是健康的代名词,她是人人羡慕和效仿的对象。现在,她被癌症纠缠搏斗,前途未卜,生死难测。
一年以前,她被诊断为直肠癌症。即使被诊断直肠癌,她也从来没有停止她的舞蹈教学,她是为舞蹈而生的。她倡导和传播舞蹈的美,健康,力量。。。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5-28 20:03:04)
克瑞儿今天来,说她的的妈妈卡拉上个月去世了,虽然她已经75岁了,但是她的去世是非常出乎家人意料之外的,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她会死亡,而且那么快就永远地去了。因为卡拉一向健康而活跃,我上次见到她时是半年前,她说她正在绘制一幅大的壁画,壁画覆盖整个墙壁,她每天工作两个小时,已经画了两个月了,这幅巨作估计还需要一个多月就可以完工了。
克瑞儿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23 20:42:05)
星期一的晚上,癌症科普教育讲座,设置在一个临海城市,课题是“化疗脑“,主要是针对癌症病人化疗后,大脑功能障碍的状况。主讲医生是当地医学院的斯教授。这一类围绕癌症的科普教育课,是癌症社区互助组的常规教育项目。
这个癌症社区互助组,属于一个全球性的非盈利机构,通过癌症教育和爱心互相帮助,认识癌症,使每一个癌症病人,不需要独自面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在中国,一般是死者为大。有钱人家的老人去世了,免不了一场隆重的告别仪式,送殡仪式。死者被穿戴整齐,浓妆淡抹,栩栩如生地供大家瞻仰,礼拜。敲锣打鼓的热热烈烈地,欢送死者去西天极乐世界。而且,中国有对老人守孝三年的说法。总之,是非常慎重其事。
最近,见到一个富裕家族的人瑞去世了。她97岁了,犹太人,有一子一女,孙子辈有十人,曾孙辈十几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继续 提娜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一儿一女已经长大成人,有了他们自己的生活和家庭。提娜现在的精力,全部放到她的非盈利组织,“乳腺癌筛选和导医服务”,义务帮助那些讲西班牙语的妇女。帮助没有健康常识,没有身份,没有钱,或语言问题等原因,而不能做乳房透视的病人。那些在提娜机构工作的志愿者,都是曾经的乳腺癌患者。她们在农夫市场和各种集市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提娜,是一个西班牙后裔的女儿,她3岁时就随父母住在东园了。她今年59岁了,她说自从她跟随父母搬来这里之后,她就没有离开过东园。这期间,她上大学,结婚,生孩子等人生转折和大事变更,都没有离开过东园,看来,她以后可能也没有什么机会离开这里了。 提娜说,她见证了东园市的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从当初她刚来时,一个只有几百人到处是玉米地的小村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格瑞斯的女儿森蒂,一个典型的千金小姐,是个很有天赋的艺术家,她的作品,用布料拼起来的耶稣像和优胜美地的风景图,被博物馆购买和收藏。她也七十几岁了,但是经济上并不如意,到退休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坐等老妈去世好继承遗传,没想到老妈有福有寿,能活得这么久。而且母女关系并不是很融恰,女儿离婚了独自生活,一只狗是她的陪伴,每次来看她,狗也会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