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芝麻烂谷子

记些陈年往事,也有旅游看到的.一乐也.
博文
”清华本科六年研究生四年,出来是废物“。不是危言耸听,和同学都是这样的废物。1968年和A兄垂头丧气地踏上西去的列车。到西安了,要赶下班前报到不然晚上就没地方住了。在西郊,电车停开,提着行李就走。人事科小陈一看报到单就发愣,“没到部里要你们呀!”。同龄人,热情安排住下。小陈和我们第二天就开始联系西高所厂。几天下来,“不要!&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9 17:54:08)
那年头在西主楼走动的都知道到有位头比寿星还锛儿的锛儿头。名带本,额高如锛,本锛联姻人称“锛儿”。1955年毕业的学长,系人事科或学生科科长,掌握学生研究生分配的生杀大权。除头型出众外,还老实得出奇,僵化到登峰,王八蛋得了得。 真老实,穿得邋里邋遢,说话坑里吭叽。据说拍智取威虎山时导演在31路上撞见,大喜过望。真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8 08:05:10)
别看老实巴交,色心大着呢。老弟的更大。是色哥色弟。 很小就开始犯色,色哥五岁多,色弟不到四岁。追的是同一个小美女,刚出生的邻家小妹。因为追过的”太多“,怎么追这位的已记不起了。大人记得,我们年轻时时常”提醒“我们。 1945年春天邻居沈伯母抱回个漂亮的小妞。漂亮,她大了很漂亮,是中国第一代芭蕾舞演员。我们追她时漂亮不漂亮还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班小班的男女生比例都是四比一。初中在男女合校,男女生比例也是四比一,所以说那时清华招生即没有歧视也没有优待女生。 中小学一共十二年,考大学那年的学生需要在1946年上小学。那是抗日战争结束后第一年,能上学的大概没有几个十分穷苦人家的。那时重男轻女很严重,能上学的女孩的家庭应是相当开明和重视子女教育的。我们班那些从北京来的女神都是从附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1-26 13:19:06)
母亲是北平女子大学文理学院毕业的,现在没有了。上网查这学校,记录不详,只知“1925年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更名为国立北京女子大学”,“1920年代的北京有’国立八校‘之说,指的是北大、师大、女师大、工科、农科、医科、法政、女子大学等八校“。虽母亲读书的学校名字上有“北平”和“大学”,这学校和北大毛关系也没有。要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1-26 07:59:19)
急智,说文雅点是灵机一动,说粗鲁点就是狗急跳墙。有头有脸的大拿们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急智,哪太掉价了。他们要给黎民百姓下属的印象就是稳重成熟,事事深思熟虑,哪怕那决定就是在牌桌饭局上做的。到底是不是,这是国家机密企业机密,天机不可泄露。 “我是流氓我拍谁”,我敢暴露自己做事不靠深思熟虑,靠急智。能做出事靠的就是狗急跳墙的急智。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1-26 07:46:13)

今冬雪多。西安飘完下江南。不在其中,看了雪景的照片也胜在其中。湖州的雪景基本是非白即黑层次略欠的工笔画,和画中的古装美人一样,不妖艳但耐看。画面很静,没有古都长安的人仰车滑。 看了一个用各种雪的别称配吴兴湖州雪景的段子,激情之下,把这些雪名地名串进“沁园春-雪”中,一乐。 沁园春-雪,吴兴 吴兴飘雪,菰城玉龙,项王乾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5 16:50:21)

海边迷宫,一圈一圈。弯弯曲曲,迂迂回回。一会很近,离得很远。一会很远,离得很近。没有歧径,只有向前。终到圆心,懒驴绕圈。迷惑无路,原路退回。还是来路,方向已异。人生一世,不过如此。 庸猫,2018年1月25日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5 08:15:48)
我有急智,我姐弟也有。是急智,不是机智,是狗急跳墙那种逃命的急智。同学不信,说我“自认为不是好学生,不用功,每次都是凭着‘急智’擦杆而过……,其姐弟也是如此—-‘天才’二字的含意表达的很充分了。”。天才?这是在讽刺我。真是不合常理的老实话没人信。 不烦心,走着瞧。只要前面还有条缝就不烦心。只有到走投无路时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4 15:09:11)
明天是母亲的110岁冥寿,也想起老姐。老姐比我大十四个月,今年要八十了。昨天微信请安:“最近好吗?”。 立即收到回复:,“很想念。你过的好我们就高兴。咳嗽肺炎不离不弃六七年,多次住院,吐血,CT检查没结果。自己也不当回事,虱子多了不痒。忙里偷闲玩照常。推着行李箱去医院,邻居认为是旅游。可笑吧!年底从马尔代夫(浮潜时血吐到印度洋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