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识是缘
原创文章请勿抄袭,我所有文章都将留有图片。欢迎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
个人资料
多伦多橄榄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前段时间,晓青写了一篇对我小说《悠悠岁月情》的读后感,真的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我真的没有想到,她那么喜欢我的小说,在这之前,我与晓青没有半点私下交流,我真得很感动,对于我来说,这是来自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肯定。 我在文学城开博有三四年了,文学城这个名字,让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视文学作品的网站,于是我试着发了篇小说,编辑就给推荐了,这证实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2015-10-15 13:24:33)

已经不是 她最喜爱的季节了 秋阳飞过她的裙袂 留下最后一点生命力 一朵粉红色的玫瑰 竟然在秋风秋雨中 战战兢兢地绽放起来 她总是跟着太阳的方向 呼吸、凝望 像是有很多想说的话 脚下的土壤 却开始散去温热 仿佛知道 她已经坚强到 可以来年再发 只是离别的刺 穿透了她留在春天的心房 爬满她的臂膀 从此爱花的人 只能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小时候,吃螃蟹并不算太奢侈的事情。到了虾肥蟹壮的金秋时节,父亲常拎着用草绳串着的大闸蟹回来。我看着那些在父亲手上虽有几分疯狂,又有劲无处使的“俘虏兵”们,早已“恶狠狠”地想着帮他们褪去盔甲时的辉煌。 螃蟹是长在水里的生物,父亲三下两下就刷洗干净了。这时母亲一定会和父亲争两句,因为母亲要蒸,父亲要煮,母亲说蒸着香,父亲说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段诚跌坐在沙发中,许久才从心里发出了一声叹息:“雅荷,谢谢你最后的温柔,对不起。。。我。。。是个属于家庭的男人。” 段诚开始收拾起东西,他很想在某个抽屉的角落里找到一张雅荷的照片,可是没有,他没有发现,雅荷除了那封信,什么都没有留下,这个就是她说的连根拔起吧。 他退了房,最后看了眼大衣镜里那个没有喜悦的自己,关上了曾经属于他和雅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段诚仿佛已经做了决定,但是他却渐渐松开了托着悯下巴的手,悯的眼泪竟然以同样的速度追了出来:“诚,不要离开这个家,不要。。。” “我不离开,”段诚安抚着悯因为恐惧和忧虑而开始颤抖的身体,“我不离开,但是。。。给我最后一个和她独处的机会,让我有个交代,让她走得不那么悲哀,好不好,就一次!” “我不,一次也不给,我已经给了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段诚和悯被女儿的失踪吓得惊魂未定了好几天,这几天他们都推掉了工作,整日陪着失而复得的女儿。晚上悯给女儿梳洗,段诚给女儿讲故事,悯看出了段诚对女儿的宠爱从来没有改变,于是她想抓住机会让段诚回来住一阵。表面上,他们谁也不提雅荷那事。段诚想多照顾照顾女儿,本来就想留下来,但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心还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溜去雅荷那里,这让他很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15-10-02 11:06:38)

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常常跟我们住在一起。 奶奶很早就去世了,父亲是爷爷最喜欢也是最信赖的儿子。父亲是天下最难得的孝子,为了爷爷能住得习惯,爷爷喜欢吃什么,他就让爷爷买什么。 爷爷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幼时,家境很富裕,后来被日本人毁了一次,又被当地土匪打劫过一次,到了解放以后,戴着地主帽子的他,其实已经一贫如洗。 他没有什么生活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段诚离开家以后,雅荷就象一支被遗弃的小猫,在依然留有爱的气息的空屋子里,睁着眼睛一直呆到了天亮。和段诚的每一个相遇都象是一部完美的电影,来来回回在她的心头放映着,在这种幸福回忆的最后,却是一个不可更改的事实,那就是,如果要得到段诚的一辈子,他就要失去女儿。从段诚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失去女儿的痛,远远超过了她能给他的那份爱的甜蜜,难道要让自己最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心情放松了,央央的话就多了起来“我跟妈妈住。。。其实我很想爸爸,爸爸很多天才来看我一次,每次我睡一觉起来,讲故事的爸爸就不见了。妈妈工作特别忙,有时侯晚上加班,她就会把我送到阿姨家,就是有小弟弟的那个阿姨家。” “什么阿姨,你能不能告诉我阿姨的名字?”牧师希望问出个情况来。小女孩喝着汤,添了添嘴唇,没有马上回答。 “那你今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5-09-28 10:11:34)

娇弱的春红 被有些冰凉的秋风一扫 便藏不住憔悴的容颜 落红 惹得秋雨飘了一夜 埋得很深的眷念 还在寻找着舒展的空间 怎奈春走了夏也要去 留在花心里的 故事 悄悄爬上了枝头 开得像桂花一样 细致幽香 秋天 从此变得像一个素颜的姑娘 褪去了铅华 她的眼睛,她的微笑 她想说的那句话 层次着满山的枫华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
[36]
[37]
[38]
[39]
[4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