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6-06-06 07:20:16)
为生计发愁,是刘红艳婚前婚后一直逃不掉的一个老话题,她需要钱,来为她的生活买单,尤其是未来的生活。很多时候,刘红艳躺在床上,一闭眼,就想到未来的种种,一想到,她就头痛得要死。自从上次回家过后,她几乎一天都没有心定过。她妈妈庆芬的黄昏恋,总让她有种隐隐的不安,她必须早点努力,早点买房,早点把妈接过来,生个孩子,好好工作。可现在似乎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田家又生了女孩,竹西一醒来先是哭,跟着把维扬臭骂一顿,在粮油店的天台上生下的孩子,能生出什么好来。三丫头出生没几天,老太太从扬州老家回来了,尽管有些生气,但见家里遭了水祸,媳妇竹西又受了这么大的罪,只能骂维扬几句,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有什么大事能比老婆生孩子还大。维扬委屈,说没想到早产,更没想到雨突然大成这样,组织上找他,他不能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田青山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风雨当中,她再一次跟汤小江“狭路相逢”。小江走近了,水中行走,每迈一步姿势都特大,像是去就义。“你还在这儿?!玩呐?!跟我走。”小江伸出手,他想要“英雄救美”。雨越下越大,冲得人睁不开眼,青山吐着水,挥挥胳膊,遥指,“我妈!我妹!还在家!”小江明白了。青山自立,她推他走,“你快走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6-03 05:37:48)
老太太在一旁坐着,干瘪瘪的,瞪着个眼。二琥站在伟民身后,扳着伟民的身子:“妈,你看到了,这就是你宝贝小儿子干的,这都多大年纪了,哪能这么摔摔打打,就去洗个澡,就成这样了,还说不是你惯的。”老倪不耐烦说别废话了,说这些干嘛。二琥执拗:“为什么不让说,以前不能说,怕得罪妈,现在妈都这样了,还不让妈知道,那这委屈我们就吃一辈子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市里修柏油马路是大事,而且还是在家门口修,北起田家庵南菜市,南到国庆路,全长0.9公里,初夏破土,预计立秋就要完工,时间紧迫,但大家干劲十足,热火朝天,青山义无反顾地加入送水队。刚开始是放学送,可后来发现,等到放学,农民工人们都快收工了,再送意义不大,青山干脆改送货了,用架车。一张板,两个轱辘,两个推手,大的驾驭不了,就用小的,青山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6-01 07:11:02)
医生说,春梅的恢复情况出奇好。如果不复发,是有可能成为抗癌英雄的。全家人欢喜不已。春天到了,她开始长头发了。这是化疗过后,她第一次开始长头发,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但也像雨后新苗,看着让人欣喜。病后的张春梅最喜欢问倪伟强的一个问题是:我丑么?倪伟强的回答通常是,怎么会,你还跟原来一样。但春梅知道,这是倪伟强的善意的谎言。有一次,春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教室里,全班同学坐正,老师站在讲台边,青山站在讲台上。青山拿着检查书,念:“我保证,以后不给同学抄作业,我保证,以后不帮女同学打男同学,社会主义国家男女平等,我保证……”老师一跺脚,“停!田青山,不用刻意强调男女平等。”“老师,男女是应该平等啊,我保证不欺负男同学,不把男的当二等公民。”青山戏谑着,这是她的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5-30 07:26:20)
张春梅这一病,改变了倪家的养老格局。倪伟民和吴二琥暂时搬入倪伟贞的那套房子住,照顾老太太。家里的老房子,只剩刘红艳和倪俊两人过日子,一家子正式分开住。刚开始照顾几天,二琥还认认真真,可没过几天,她就有些不耐烦了。光是每天给老太太伺候屎尿,擦身体,喂饭,就是一件很耗力的活儿,更别说春梅生病过后,他们两口子也不好意思再问伟强要钱。这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隐隐生在饥荒年代,又早产,在娘胎里就不足,一下地,身体素质比别的孩子差了一截,竹西自己吃不上,饿得没奶,所以,从月子地里到两岁,她一律跟大人一起吃稀饭,好一点的时候,有些米汤。谁承想隔年,挨家挨户,房前屋后,埂上沟里,都种上了蔬菜瓜果,第二年春夏小丰收,实现“瓜菜代”,困难一时消解了不少,青山一家日子好过了些。 隔壁汤婆子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5-28 06:55:25)
医院急诊室。倪俊在包扎腹股沟。医生诧异:“这怎么回事?什么扎的?”斯楠偷笑。倪俊:“螃蟹腿扎的。”医生说:“螃蟹腿怎么会扎到这个部位,幸亏是这里,再多个两寸,可危险哦。”倪俊看了一眼斯楠:“谁说不是,我还没要孩子呢,再偏个一两寸,我看这孩子也别要了,也算是因公殉职了。”斯楠还是偷笑。 扶堂哥出来的时候,斯楠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31]
[32]
[33]
[34]
[3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