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6-05-12 20:09:00)
这个题目早上自动跳出: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人在季节来临的激素分泌茂盛的时候,此时若没有明显助缘提醒的时候,要继续保持清楚的观望,就需要细心查看每一个可能的闪光(爱激素这种带给生物外相烦恼的东西,要不然生物就不繁衍了,昨晚看一知识说青蛙繁殖时候有一个动作:抱对,雌雄抱在一起,并不交配,但若不抱,雌蛙无法排卵)。最近,是自然的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6-05-10 21:24:06)
看着绿色铺天盖地的样儿,明白了什么叫做气势磅礴。地面和树枝上也有各种花儿出来,树枝开花的,现在是樱花/桃花/梨花,这些花儿不会让人想到妖娆娇艳和我见犹怜,是顽强的活力和力量。地上花儿多数是小小的,颜色最多是黄,然后是紫和白,品种最多的是蒲公英,由于地理位置的不同,有的蒲公英还是花骨朵,有的正当时,有的已成了降落伞,在路边,在溪边,这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6-05-05 09:32:33)
這段文字起心十天前。當時是對心靈雞湯產生了興趣,首先,那麽,到底什麽叫做雞湯呢?搜尋百度(內事不定問百度,外事不決問Google),网站上这样说的:心靈雞湯,就是“充滿知識與感情的話語”,柔軟、溫暖,充滿正能量。心靈雞湯是一種安慰劑,可以怡情,作閱讀快餐;亦可移情,挫折、抑鬱時,療效直逼“打雞血”。這也是“心靈雞湯”風靡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6-04-11 17:23:21)
最近发现,写文字的欲望越来越少(应该说自从去年十月去了西藏阿里之后开始便发现了,想起之前还曾经担心自己写字到累死,因为知道对于写作,自己的热情是高于才能),原来什么都是花开堪折直须折呢,恭喜接近无语状态。 最近重点于记录大自然日记。 如是。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芥川龙之介,我是欣赏这位日本作家的。 今日借用他的蛛丝(林少华先生?翻译的版本)写了下面这段文字。里面蓝色文字昨日带给我极乐世界的感觉,也是今日在人间的感觉。 ———————————————————————————————— 一日,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这篇文章是二零一二年写的,最近总想起芥川龙之介,对于部分人类距离很远时看他的书会有同感。 ———————————————————————————————————————— 有些东西不是万能的,但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场春日冻雨是来这边印象最深的二次之一。 先回忆第一次严重的冻雨,应该是二零一三年的圣诞前后,那次冬天寒冷程度较重和持续时间较长,零下二十度的时候持续了近两个月,那次圣诞前后的冻雨后果比较严重,据记录很多人类以及动物都有了抑郁倾向,记得的新闻有本市某政府领导人的丈夫自杀(本有抑郁);水族馆的鱼儿需要喂食抗抑郁药;全市区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看见这一篇在洗手间写的短文得来比较高的点击和跟贴(后来观察,在洗手间写的文字点击率几乎都是高的),觉应结束观看,回到实际,便写了下面这些。 之后,该打酱油的打酱油,该买黄油的买黄油去吧,我是要去找坚果。 对花生事件二点感受: 第一,不做无聊之事儿,难遣有涯之生,对一些生物,的确如此。 第二,做无聊之事时,多些慈悲/内省/阳光,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是那位文坛热门博客花生的短期读者,写了此文,愿可爱的/生病的/希望得到爱也非常爱人类的花生快乐健康(尽量)。 第一次发现文坛(觉得文学城博客叫这个名字挺好,不是吗?)花生的博客是今年一月在Montreal的旅馆里,听了隔壁室友一夜的咳嗽,睡不着啊睡不着,便翘着脚在暖气片上和FR晒幸福,顺手打开这个热门的博客,那时在内心柔软期,花生本是我最喜欢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TS4AMxd_F0 今晚开始,这边时间往后拨一个小时。 上面视频是史依弘女士的梨花颂版本: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 在梨花颂的传唱版本中,我最欣赏的青年演员中是史依弘的唱腔和胡文阁的扮相(胡文阁的扮相,把女人演的比起女人还要女人,人说女汉子悍起来强过一般男人,我说男有女相,那也真的俗世里的倾国倾城。个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