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0-02-19 14:33:05)
重症肌无力治验02-09/2010
重症肌无力,是一种表现为神经肌肉连结点神经传导障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临床上主要表现为骨骼肌异常的容易疲劳,甚至痿废,中医属于痿证的范围,治疗原则一般是:益气壮阳起痿,习惯上认为:“治痿独取阳明”。方法上可以针灸与中药相结合。手足阳明经循行于形成上下肢运动的主要骨骼肌,和主管呼吸运动的肌肉的最丰厚的地方:手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0-02-11 13:27:59)
春雪清早起来,没来得及梳洗,捻开窗,啊!雪花飞舞静无声。一夜酣酣睡,竟不知窗外早已,雪天雪地雪街雪屋雪车。昨天一个病人说今天有雪,还真下雪了。而且据我个人经验,住在这里将近二十多年,从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
跑出门外,急急的飞雪扑面而来,放眼望,白茫茫的天,白茫茫的地,鹅毛大雪给草地铺上了厚厚的雪毯,屋顶的雪让我担心它不要把屋顶压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0-02-08 09:34:14)
荒诞的史特拉奖我在《读者》2004年12月的杂志上看到过一篇文章“荒诞的史特拉奖”,文中道尽了美国法律的不合理。看上去荒谬,其实全是真事。史特拉老太太当年喝麦当劳的咖啡,不小心烫伤了自己,因此告麦当劳,赢了官司。这在当年的报纸上是特大新闻。我想全文引在这里:
“美国有个史特拉奖,每年颁给美国最成功最荒唐的诉讼案的原告律师和白痴陪审团。史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代歌王MichaelJackson为什么英年早逝
07-05/2009六月初MichaelJackson还在为伦敦的演唱会做彩排,从照片来看,他精神抖擞,活力充沛,完全看不出一点病态。几天后他竟然英年早逝了。
网上爆料他生前用八种处方药:
Demerol杜冷丁强力止痛药
Dilaudid双氢吗啡酮强力止痛药
Vicodin二氢可待因酮强力止痛药
(Hydrocodone)Prilosec奥克抗消化性溃疡药
(Omeprazole)Paxil安定镇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0-01-30 09:44:22)
失嗅案01/29/2010卡拉,女,51岁,白人。
主诉:失嗅两年。两年前做过一次鼻息肉手术,术后开始失嗅,用过类固醇两次,用了就好一个月,然后又失嗅。医生说是因为紧张。用过不少西药,至今,嗅觉全无。医生说不能总用类固醇,所以来试试中医针灸。问诊中发现病人有明显的鼻音,鼻声重,但并没有鼻塞。大便秘结,每周大概有一次大便,干成球难解。且病人比较消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0-01-30 08:04:20)
美国人的医学文化生活07-07-2009吃饭本来是为了解饥的,后来发展成为一种饮食文化,饮食生活;喝茶本来是为解渴的,后来发展成为一种茶文化,茶生活;看医生本来是为治病的,现在正在发展成为一种看医生文化,看医生生活,或说医学文化生活。什么是“文化”?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特指精神财富,如文学,艺术,交易,科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0-01-26 13:41:21)
美国没有“孝”文化
01-25/2010
经常在网路上,在报刊上,看到有文章说,某些中国的老年人来美国,加拿大,探望他们的孩子,却遭到孩子们的冷遇,老人们抱怨孩子们不孝。
我想讲一讲中国人传统的的孝文化与西方文化的碰撞。当然虐待老人是另外一回事,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1。从“孝”字谈起
“孝”字,上边一个老字的上半边,下边是一个孩子的子,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美国老太忽悠了咱十三亿中国人”,全文大意如下:曾几何时,国人中悄然流行起这样一个寓言故事,说是有个中国老太和美国老太,中国老太太说我工作了一辈子,终于存够了买房子的钱,现在买了房子,住上了自己的房子;而那个美国老太太说。我从年轻的时候起就用贷款买了自己的房子,工作了一辈子,现在终于把房子的贷款还清了。寓言不言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今冬的寒冷-温室效应-哥本哈根会议
今年全世界特别冷,北京的气温已经创下了历史最低纪录。美国各地暴风雪频发,德州地区也已经是近年来的最低温度了,起码我感觉20年来没有这么冷过。那些“温室效应”论的人们都到哪里去了?怎么没有见到有人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年这么冷?
是“哥本哈根”会议的喧闹声把老天爷吓得“浑身发抖”,在打寒噤:还是感动得“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9-12-19 12:09:07)
医生不干那个09/14/1995电话的对方是一位讲话速度略慢半拍,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妇女,听得出来是一位道地的老美,“IwouldliketomakeanappointmentwithDr.wang”,从声音猜测,这是一位年龄较大的女士,起码70岁。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她可能很难理解我的“ChineseEnglish”,我的心中先起了一丝惧意,很怕张口。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我不得不说话:“YimingWangisspeaking,howcanIhelpyou?”“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