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

性情人生,传奇质地
博文
(2012-04-05 22:22:48)


女人的脸慢慢飞红,我和众人皆以为将要目睹一个艳如春花的笑容。然而出人意料地,那红就象一阵潮水,随后便徐徐退去,渐渐地,她面色如纸,脸上现出挣扎的表情,身体开始摇晃。我这时心急如焚,也顾不上其他,一个箭步上前,将她揽住,她的眼角淌出一滴清泪,双目却仍旧禁闭。女人用颤抖的手摸我的脸,我的胸,问“他,他没有来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4-04 17:52:12)


  园子毕竟不大,加上我曾是这里的主人。七绕八绕,我就发现了那个我一旦记起便不可能再忘掉的身影。 她在一个儒生打扮的人面前停下。我从侧边的阴影里打量那人。见到白净的面皮和狡黠的眼光,正对围观的两堆人口若悬河。一堆人点头,另一堆人开始摇头,后来也点头。在别的人都点头称是的空挡,我听见我的女人急切地问他,“是你吗?你是他吗?&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4-03 15:30:27)
今天,我本来是不打算去园子的。天不下雨,我也不迷糊。 下午我缩进墙根睡了一觉后,正坐在斜阳里发呆。有对男女经过。女的骂了句,“死鬼”,男的就得意地呵呵笑。我也笑。我想起我园子闹鬼的传闻。我在那里住了几十年,即便有鬼,也必定是旧相识。我倒是真心盼望,有一两个花或如花的女人变成的鬼,我要与她们相亲,哪怕变了风流鬼或色鬼也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4-02 23:28:31)


我急急奔回园子去。如果是若干年前,我不用这么急。那时这园子就是我家的后花园。我常坐着看满池的荷花,常躬身去嗅白茉莉的香气。 现在我成了流浪汉。园子早废了。这中间一定有过变故,可我不清楚,我清楚的话,就不会无家可归,就不会如此潦倒。 我找回这园子纯属偶然。有一天我醒来,意外发现身子不在我那红绡帐子里,而在一个干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2-04-02 03:25:24)
几回日暮沉西楼
睡浅更添愁
曾教鸿雁儿去
何所在
锦书酬
云散漫
恰温柔
不回头
这相思泪
暗自轻抛
又怎绸缪?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4-02 03:19:07)
我羡慕我的声音, 瞬间飞起 穿梭夜昼, 与你无数次接触。 我亦妒嫉我的耳鼓, 全情投入, 不歇地击节, 为你的笑语助兴。 而我华美的裙裾, 便无言。 唯寂寞地挥开, 胸前那只浅蓝色的蝴蝶。 飘零了一地的, 不见你的日子啊, 如何又早早结好花蕾, 要待放呢? 最后是我的眼睛, 也象得着消息, 推开窗子翘首, 等不及你,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从来不知道,童年的回忆,一旦开始,就一件接一件,排起了长队,争先恐后等我讲,这盛况让我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尽管如此,我打算先破例,聊聊一件不太重要的事。它虽然也在我的清单上,顺序却比较靠后。我把它提前,是因为你说起了它,而你对我很重要。 这件事就是金钱。 我不可能不知道钱的重要性,但我不喜欢谈它。并不是因为我很有钱而不屑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小时候,我自然是还没听过,所以也不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话。 但即便如此,若是我那时稍微想多一点,就该知道,我爱美,其实也是顺理成章的。从半个世纪前的结婚照上,我看到,我父母都是极标致的。甚至可以说是一对璧人。我父亲剑眉星目,气宇轩昂,我母亲肤如凝脂,浅笑如菊。因此我没有理由丑到哪里去。 我认识自己的容貌,是从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如果不是要说给你听,我大概不会这样认真地端详那个小孩。我是说我。 从记事起,我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人。我妈把我寄养在奶妈家。奶妈对我很好,我吃她的奶,还半路取了她的单眼皮和招风耳,大多数时候,我也把自己当成了她家的孩子-----她后来还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但我也常常被告知,说我还有一个真正的家。于是我有点糊涂,并且好像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3-28 19:47:24)
我告诉你,我是这样一个人。 比如说,我现在似乎是有了一些资格,可以跟人轻描淡写,说起自己几十年前如何如何了,而且说着的时候,颇带点世故的轻浮和认真的不经,仿佛越是与自己无关,越可以证明什么似的。 但实际上,在我情感的世界里,你看到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在那里,时间是变形的,不作数的,就像达利的画,柔软地摊在地缘,熔融欲滴。而种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
[21]
[22]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