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博文
辉的父母都在南京电影制片厂工作。文革一开始,他们便双双被请进牛棚关了起来。辉只好带着妹妹跑到北京来投靠叔叔。我家跟辉的叔叔家一墙之隔,两个阳台之间只隔着一道编成菱形的竹篱笆,加上辉跟我一样喜欢养鸽子养鸡,俩人一拍即合就成了朋友。
我喜欢辉的一口南京腔的北京话,更喜欢听他讲南京梧桐遮阴的大街,城墙,总统府,中山陵…辉比我大三四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5-14 06:07:23)
出成都西行,很快车子便进了山清水秀的川西。满目苍翠,山峦起伏,美,美得尽收眼底而一望无际。
山川就像大海一样,对我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从都江堰到卧龙,顺着崎岖的山路,我曾一回回拍下了多少照片,记忆里留下了多少的回忆。
那个矮瘦的卖竹笛的汉子收下我的钱后,竟一路追上来,非要再额外送我一支。“我多收了你的钱。再挑一支吧,下次你再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取《笑林广记》一篇为引言:秀才年将七十,忽生一子。因有年纪而生,即名年纪。未几又生一子,似可读书,命名学问。次年,又生一子。笑曰:“如此老年,还要生儿,真笑话也。”因名曰“笑话”。三人年长无事,俱命入山打柴。及归,夫问曰:“三子之柴孰多?”妻曰:“年纪有了一把,学问一点也无,笑话倒有一担。”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美贸易纷争是从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开始的。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在英明元首的指挥下,想通过一场动员全国男女老少齐上阵的生产力大爆发,“超英赶美”跑步进入他想象的共产主义社会。
遗憾的是在这场上下一致,同心同德,热火朝天的运动中,人们不明原因地集体丧失了理智和常识。在一个农民执政的国家里,农民出身的领袖们居然相信了农民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5-11 14:03:53)
这是个千真万确的故事。故事里的主人翁是我的亲戚。时间回到1940年代末。在中原的一个古镇上,有个家境殷实的小地主。地主知书达理,是个开明的乡绅。他因暗中资助过共产党,曾上了《毛选》的注脚。可惜,也万幸的是,老爷子没能活到“解放”。地主有两个儿子。老大在县城念完了高中,正赶上国共内战,于是就回家子承父业,继承了几十亩地成了一家之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我是个讨厌政治,不会玩权术的人,所以我才选择背井离乡,远走高飞地来到了美国。我喜欢这个让我率真,保持独立思考的环境。我爱美利坚!但是近日《环球时报》上的一篇烂文,让我不得不在此表明自己的看法。因为它含沙射影,诋毁污蔑的是全体的海外华人,包括那些善于察言观色,很能顺应主子的意思遥相呼应的,自以为依然能在海外忠君爱国者。谁是真王麻子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前人民公仆,铁道部长刘志军,最近为了更好地集中精力为人民鞠躬尽瘁,撇下妻女,情妇,赃款以及三百七十来套办公地点和住处,义无反顾地搬进了秦城监狱。更可喜的是,刘部长忽然改变了工作和生活作风,开始说起实话来了。 在刘部长说的所有实话中,最让老百姓交口称赞的是,当他拒绝指定的辩护律师时,脱口而出的那句,“不知道法律有什么用。”他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在历史上中国有过几次辉煌,即后人津津乐道的灿烂文化或盛世。比如孔夫子羡慕的周朝,引入佛教的汉朝,吸引日本人的唐朝,郑和下西洋的明朝…如果你想找实物证据,可以去全国各地的博物馆,看看琳琅满目的出土文物,或者直接从文物贩子手上买个仿造的青铜器,泥罐子之类的东西去丰富自己的想象力。再不然各处走马观花地看看重新粉刷修复过的庙呀桥啊什么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感谢文学城主给我在此开博的机会,也感谢开博一年来诸位的捧场。 今天要说的事与我既有关也无关。 因为工作关系,在我认识的美国朋友中,有两位业内的顶尖人士。一位是专打商标版权法官司的律师;另一位曾在微软,苹果,诺顿和谷歌做了近二十年的软件开发,系统维护与评估。两位都是我十分尊敬的,真正的将才。所以,我今天在这里说的话并非空穴来风。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位在南京出生长大的朋友告诉我,在中国的大小城市中,南京可以说是座很让人尴尬,失落,莫名其妙的城市。我说这倒跟我对北京的印象差不多。北京虽然是我的出生地,可它早已变得陌生而浮躁了。 南京依山傍水,得天独厚。记得很多年前,第一次去南京时,它给我的最深印象是,宽宽的街道和路边的法国梧桐。蒋介石选中这座城市作为首都,让我觉得除了依山傍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