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4-07-11 10:57:07)
Indigo虽然长相秀气,但是她的声线却非常雄浑有力。不知底细的陌生人常常被她的叫声震慑住。有一次一个送快递的来按门铃,惹得Indigo咆哮起来。等我应声开门出去,快递被掖在门毯下,那个快递员早逃得没影儿了。
在静寂的郊区晚上,偶尔冷不丁近距离听到Indigo的咆哮,就是狗爸和我,也会被吓一哆嗦。
小区里有家墨西哥人养了一只Pit-bull,白天就拴在前院的树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7-11 09:50:57)

Jetto是她的BF,狗爸说的,也不介意我笑他乱点鸳鸯。Jetto是一只黄色的Labrador,小Indigo一岁.Jetto的爸妈,以前从来没有养过狗,看到Indiog这样招人喜欢,也去领养了Jetto。
两只狗狗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公寓作邻居的时候,几乎是天天都在一起玩耍。
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打是亲来骂是爱,两只狗狗玩着玩着就打的不可开交。Jetto甚至还学会了象Indigo一样站立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7-09 11:55:16)

(这篇关于Indigo的文章主要写于2011年,当时是为了给陈泽华动物救助中心募捐而造势,当时我用的是另外的一个ID。现在Indigo离开已经有一年多了,感谢2011年的那个机会让我可以把狗狗的故事记录下来。现在读着文中的点滴细节,仿佛看到Indigo就站在跟前,温柔秀气的面容,身体因为尾巴轻轻摆动而微微摇曳。
现在我把以前的文章重新整理了一下,把后来发生的事情也增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纽约出差,做Sandy灾后的重建工作,因为大雪项目组周末停了两天工。
周六一整天,就呆在JFK机场的旅馆里。从12楼的房间望下去,BeltParkway是这样的,公路的左边就是JFK机场,从我的房间只能看到其很小的一角。
象纽约市长Bloomberg承诺的过的,纽约市主要的公路在雪停之后马上就被清扫干净了。 周日是大年初一,怎么也得过个年吧。去Chinatown饮早茶好像是个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7-07 11:12:36)
(此文写于2009年9月)
给家里打电话,妈说刘姑父去世了。
这消息虽然不算意外,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姑父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除了亲戚朋友之外,也许没有人会记得曾有这么个人在这个世上生活过。
可我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来纪念这位平凡朴实的真汉子。并且,想通过我的文字,来为和他一样的老人,作一点小小的呐喊。
姑父是我父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4-26 13:30:26)

当然其实就是月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玫瑰。
用的土是Miracle-Gro。 我也是初种玫瑰,也不是绿手指。总之,比想象中好种,当然后续的养护还得跟上。先安置在桶里,秋天再移植到地里。 这几个品种花漂亮,但是香味一般般。 Costco卖的是两株一盒,$12.99。年初买来的时候,只有光光的杆儿和一点点的芽。跟价格不菲的DA玫瑰比起来,这个真是很好的deal,尤其对我这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和形形色色的灾民们打交道,被激烈地骂过和诅咒过,也被热烈地感谢和拥抱过。在灾难面前人性的各个层次淋漓尽致真实地展现出来,真是让人感慨万分。 有些人的境遇让我不得不为他们嗟叹。 GerritsenBeach有一个男的,家里有个需要intensivecare的孩子。他们家的半地下室地面以上是用砖块砌的,被海水一泡开裂了。按照我们项目的规定,对于房屋基础有开裂等危险状况的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月22号的时候,纽约遇到了据说是五年以来最寒冷的天气,持续了好几天。我放在外套兜里的圆珠笔被冻得都写不了字了。严寒的天气对灾区及我们的项目无疑是雪上加霜。BreezyPoint很多房子出现了水管爆裂。天然气公司NationalGrid没有及时做足功课,一些燃气管道被凝结水堵塞,气压严重不足,一些已经安装好正在使用的锅炉外面的一小段水管也出现了频频爆管。N公司负责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一篇文章讲到现场的状况,跟贴里看到大家关心的话语,这里再次谢谢大家! 援灾工作是很艰苦的,还有一些困难我就不在这里继续絮絮叨叨了。本来就是为了救灾,那就应该有个救灾的样子。再说我们的一些困难跟灾民们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自己想办法克服克服就好了,要是唧唧歪歪的就太不应该了。 我们在Queens和Brooklyn招聘了一些当地人。他们中大部分人也或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援灾的项目。用我们项目经理的话来说,这种emergencyresponse项目特点就是从第一天乱糟糟地开始,一直到最后一天乱糟糟地结束。这种混乱的局面让人有时真的是无所适从。 灾区的条件比较艰苦。那个时候商业及公共场所都还没有开放,吃喝拉撒这些最基本的需要变得很不方便。灾民们和义工们可以到援灾中心去就餐,还有一些流动的食品车到现场服务。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