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芝麻烂谷子

记些陈年往事,也有旅游看到的.一乐也.
博文
(2018-02-10 08:06:47)
看见过古希腊的投标枪的男神雕像吗?好像没有。原因吗?古希腊的雕塑家能雕出又细又长的标枪和投掷时伸得笔直的臂膀吗?就是能,石头标枪能不折吗?即使不折,埋在地下两千年,连维纳斯那么短而粗的胳臂都不见了,这标枪和胳膊加在在一起的超长细棍子能挺住吗?这是大猫对为何不见古希腊标枪男神的科学推断。 掷铁饼的雕像看过。低头弯腰屈膝,抠铁饼的右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到一溜红装朝鲜美女排队上厕所的照片后马上想到“排队上厕所”这个谜语,谜底是世界三个城市,其中一个在五十年代很出名,现在没多少人知道了。你能猜出吗?真为朝鲜的领队耽心,这么多没用绳子串起来的美女放到这个开放的地方万一跑了一个怎么办?到厕所可能好些,把门把住就行了。可,如果厕所有别门后门暗门怎么办?要预先踩点,一定要。万一韩国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2-09 09:26:27)
年轻时没有情人,七老八十了,有了。老伴只有一个,我比较花心,看一个爱一个,也讲不清有多少,和皇帝一样要到翻牌时才记起。老伴一醒就找小情人,晚上睡觉小情人在床头伴着,有时忘了吻别就找周公去了。白天收拾屋子背着,找东西挽着,在沙发上陪着。经常在沙发上听着小情人温柔地絮叨就进入梦乡。真是须刻不离。这个小情人可不是老伴自己找的,是我帮着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年的研究生准考证还在,考的是高电压和气体放电。当年的研究生证也在,专业是电工量计。结果理应三年的工科研究生成了一年自由羊,近一年四清和近两年文化大革命的相当党校博士的革命研究生。大概考分不够本专业没收,电工基础教研室捡漏分给唐统一教授当电工量计研究生。本科上过先生的电工量计,讲得很好,不紧不慢地讲。比如交流电流表有整流式、动圈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三斤肉”坦白曾经参与写1968年上海炮打张春桥的大字报,这勾起对自己一段未付诸行动的绝密冲动的回忆。这个冲动只对一位已不在世的哥儿们讲过。不知他有没有对他的另一半说过。如没有,那就没有旁证了。那是1966年那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刚刚正式公开时,可能就是中学红卫兵大闹清华园的那阵。看到伟大的领袖号召炮打司令部,以为他认识到全民挨饿是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07 12:04:56)
好天,到蝴蝶林的海边荒原走路,一路的景象皆可用叠词来形容,如下。 天青青,云淡淡 山峻峻,岭苍苍 石秃秃,景斑斑 海兰兰,波绿绿 浪白白,涛哐哐 沙黄黄,礁黑黑 雾袅袅,霭缭缭 崖陡陡,原平平 坡缓缓,路直直 草枯枯,荒凉凉 花弯弯,叶绿绿 树高高,枝稀稀 杆粗粗,皮剥剥 鹭孤孤,鸟唧唧 蝶飞飞,翅摇摇 飞翩翩,逃快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07 09:21:57)
哥儿们”三斤肉”的雅号是他自己喊出来我母亲肯定的。他有点神神道道,尽讲些别人不知道又好像有点来头的高层小道消息。不知他有什么来头。 文革开始那年十一月窜到上海找到他。他刚从奉贤乡下四清回来,吐沫横飞满头冒汗地神侃,只是操了一口带奉贤土话的洋泾浜上海话。能学说地方话,这厮吹的”音准好”不虚。 以他的那些政治嗅觉视觉听觉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06 17:38:13)
早起到海边度假村走路,阴天,海边茫茫。一茫就茫出"茫茫,拨拨,翻翻"一大推。 海天茫茫,灰潮拨拨,白浪翻翻,涛声隆隆 荒草焦焦,绿草茵茵,紫花美美,黄花累累 土路黄黄,山路滑滑,红瓦层层,泳池叠叠 小鸟啾啾,乌鸦呱呱,蜜蜂嗡嗡,两耳静静 走路嚓嚓,气喘嘘嘘,汗流哒哒,人踪渺渺 庸猫,2018年二月6日。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06 17:13:20)
今天定药结果成了一个球。一种眼药本地的药店没货,十一月去说十二月到货,十二月说一月,一月说二月。昨天去,说工厂断货,生产出问题,要五月了。 工厂不生产,病可不等人。药店说可到别的店去看看。问到别的店买,保险公司付不付。“不知道”。 先去看看吧!旁边的药店就有。问价,没带保险卡,“不知道”。问没有保险三个月要多少钱。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斤肉好久没来了,他怎么啦?”,母亲在世时常这么问。班上同学不知道在说谁,三斤肉可能也不知道。告诉过他,可能没留意。 母亲极好客。那些年实在没东西,没法请同学来家。毕业时可以买到东西了,母亲让请同学来家吃顿分手便饭。没有明讲要请要女同学,为了”避嫌”,只请了一些男生-笨呀!很多同学都到了,突然一个满头冒汗的家伙闯进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