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开心。

天南地北,虚虚实实,过去未来,随便说说,想那说那。--- 也不全是瞎掰,信不信在你。
个人资料
遍野无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回家的第三天,和舅舅约好,一大早就去拜望他。 到他家后,吃过饭,和舅舅表弟一起在门外转悠,一会儿走上一条漂亮但是还没有最后完工的马路。看着崭新的马路,表弟告诉我,这条马路是专门为白鹿原影视城而修的。我这才知道。原来白鹿原影视城距离我舅家只有二三公里。表弟告诉那红色的路面是为了留给将来行人观光而用的。那红色的路面,就沿着白鹿原的原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5 08:54:56)
我今天说的拥挤,不是人们之间物理上的拥挤,而是人们精神上对拥挤的感觉。 到自由市场上,如果你卖一件物品,标价10块,肯定不会有人出价11块买它。很多情况下,他会说可不可以七块,八块,最多九块卖给他。这就是在挤兑你。从你预先划定的界限十块,往里挤一挤,看能不能挤出一块两块的地方。如果你挤占了别人的地方,你可能会高兴;被别人挤了你会不开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国际贸易交易的货币形成以美元为基础的货币体系,不是偶然的,也不全是因为美国的强大,不是靠军事维持和强迫。美国也没有对世界上的每一项交易进行监控或者检察看看是否是用美元交易的。 货币是什么,货币是信用凭证。如果有了货币,他就有了信用凭证。用这个凭证可以让他得到其他货物。例如换算成多少粮食多少布匹多少马匹等等。因此一般来说,这个凭证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经国务院批准,2018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与日本银行签署了中日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旨在维护两国金融稳定,支持双边经济和金融活动发展。协议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34000亿日元,协议有效期三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 日本内外都广泛把日中《货币互换协定》视为日本单向援助中国。 互换协议使得日元与人民币融通。协议也就是把两国之间的货币汇率相对长期的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是“地覆天翻”就是说现在的“地”和过去的“地”大不一样了。 回乡省亲。最大的感受是家乡的变化太大了。除了很多晚辈不认识外,家乡也是大变样了。令我十分吃惊的是,眼前看到的不再是农田庄稼,而是绿树成阴,松林片片。据说村民大都不再种庄稼了,很多农田都栽上了将来会用于绿化村镇道路楼堂馆所的松树林。估计大部分农田都栽上了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母亲的坚强和优雅 回国和母亲呆了几天。除了感受到母亲对儿子的感情,还很深切地体会到了母亲的坚强和优雅。 母亲操劳一生,现在九十岁了,还是闲不下来。常常会琢磨着房前屋后地作些什么。我在家的几天,她每天都会很早按时起床。起床后,总是一个人先洒水清除,打扫前院后屋,然后倒些热水洗漱。还常常把热水准备好,让我洗脸洗脚,让我确实感到惭愧,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平等,从字面上解释,就是大家都一样。有人把那样的社会叫做大同社会,中国古来就有这种提法,例如“均田地”常常被作为改换朝代的理想纲领,据说很有号召力,很有点道德制高点法宝的作用。中国人追求平等几千年了。西方人追求平等也几百年了。现在的社会平等了吗。还远远没有。各个国家都有很严重的贫富差别。当然了贫富差别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社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遥遥酸枣树,悠悠我心往 记得小时候,我们那一带的鲸鱼沟,特别是沿着阳坡,生长了很多酸枣树。说是树,并不完全准确,酸枣其实是一种灌木丛植本。酸枣很难长成大树。我没见过超过酒杯粗细的酸枣树。 不像大枣树那样,根深叶茂地生长在殷实人家的院前屋后,受着人们的喜爱和呵护,酸枣灌木大都生长在野外荒郊。特别在一些悬崖峭壁上,经常会看到酸枣坚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想说说中国人的一些称谓。主要是陕西关中地区人们之间的一些习惯。 白鹿原电视剧里,下一辈把长辈都叫做“大”,包括自己的父亲。这在很多地区是可以的。但是严格来说,叫大和叫爸不是一回事。爸只能有一个,就是亲生父亲。其父亲的兄弟,如果比父亲小,才叫做大,如果比父亲年龄大,则称作伯。这个大,很有叔叔的意涵,这也符合中国文字里的伯仲叔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年多了,没有回家。赶上侄儿要结婚,回了一次家,去看望老母亲。未回国前,我就算计着时间,到咸阳机场准时是晚上十点半。说好了我外甥回会去咸阳机场接我。我盘算着如果准时到达咸阳,从咸阳到老家也要大约两个小时。深更半夜回家敲门,或者让家里人等着我,让母亲不能早些休息,等到那么晚,是很不合适。我外甥住西安,因此和外甥商量好,先在他家呆一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