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本文将说明三点:1)为什么杨安泽(AndrewYang)能赢得民主党选举以及美国大选
2)为什么只有他能打败川普总统
3)他还要做什么才能一定赢一:为什么杨安泽(AndrewYang)能赢得民主党选举以及美国大选他对美国问题有正确的诊断并提出了正确的解决方案
川普总统看到了全球化对普通百姓的负面影响以及精英和受惠阶层对普通百姓的脱节和漠视,于是制定了激发阶层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本文将说明:华裔不论左右,不论川普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从切身利益的角度出发,也不论他最终是否能成为美国总统,我们都要全力以赴地把他推出。如果他最终没有成为民主党候选人,也要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如果不是副总统,也要把他的理念更扎实的传播开来,在日后发挥作用。如果你是川普总统的支持者,摆在你面前的是,你要杨安泽去对阵川普,还是要其他人如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0 11:24:33)
一一个“幸福”的人会觉得世界很“简单”,不论它多么“复杂”。
一个“不幸福”的人会觉得世界太“复杂”,其实它不过是一些“规律”。一个“快乐”的人会觉得世界很“简单”,不论它多么“复杂”。
一个“不快乐”的人会觉得世界太“复杂”,其实它不过是一些“规律”。一个“自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heXaiDbr0I在伦敦再平常不过的一个阴雨天,我在听勃拉姆斯的G大调小提琴奏鸣曲(作品78号)。甜美的曲调自始至终沁人心脾,虽然中间有沉思,有悲伤,还是能让人一遍又一遍地听下去。那首曲子基于勃拉姆斯以前雨中即景的歌曲。你可以想像行走在乡间绿野里的绵绵细雨,或是坐在窗前看欧洲狭窄街道里举着伞走动的人们。在给朋友比尔儒慈(Billroth)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边提到的作品117号,属于一种叫做"间奏(Intermezzo)"的音乐形式。更早的时候,间奏是在歌剧之间休息时用来调节气氛的小品。后来,作曲家们把它发展成一种能精炼表达一个主题的短曲。本人有个瞬间即为永恒的审美观点,对一听一看短时间内就能打动人心的东西格外青睐,间奏自然成为最爱之一。包括117号在内的这些间奏是勃拉姆斯晚年写的。你可以听到遗憾,悲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勃拉姆斯的作品,广为人知的有两首,第一首当然是那个热情奔放的匈牙利舞曲,第二首就是这个摇篮曲了。我从这首摇篮曲说起,是因为它更接近我所理解的勃拉姆斯。这个一生未婚,没有孩子,晚年留着大胡子的作曲家,据说出门时兜里常带着糖果,好送给小孩子吃,想起来很有趣吧。而这首摇篮曲,曲调和旋律既温柔又甜美,应当是个很有爱心的人。有爱心的人不一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再伟大的音乐家,也会有不太招人喜欢的曲子。但只要有几首为人所爱而且经久不衰那就很伟大了。如果老少皆宜,甚至让人听之落泪的话,那他的音乐一定有些直通人心的东西。勃拉姆斯,听起来好像是个很艰深晦涩的音乐家吧。然而他有那么一首,就是这样通灵的曲子。曲子再简单不过了,很多人都听过,或许当他们还在襁褓的时候,就已经听过了,那就是他的《《Lullab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12-08 03:30:48)
今天和同学聊天,我说这上帝一定是个物理学家,要不他怎么把这世界弄得这么复杂,为什么需要量子力学,相对论等等!而且他一定也是最好的数学家,什么群论,微分几何,约当代数等等他必须都懂,要不然咱这么多物理学家为什么用这些工具去了解这世界呢?如果他没有用到这些复杂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物理学家弄错了。但似乎量子力学好用的很,相对论吗,至少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12-08 03:29:22)
对少数人来说,写作是为了糊口。对很多其它人呢,写作是一种欲望,和呼吸,吃喝拉撒睡一样,是不可不做的事。人们写作的动机,很多人谈过,我觉得最有归纳性的是乔治奥威尔的文章"我为什么写作"。他说写作首先是sheeregotism,我夸张地翻译成是赤裸裸的自我表现欲。第二是对美的赏识,既是对外部世界也是对自己文字的赏识。如果觉得自己那一行行的文字看起来错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12-08 03:27:47)
篇头:链反应(ChainReaction)是指反应的产物或副产物又可作为更多反应的原料,从而使反应反复发生。在化学中,链反应通常指光、热、辐射或引发剂作用下,反应中交替产生活性中间体,从而使得反应一直进行下去。核链反应就是当一个核反应发生,触动两个或以上周边核反应,从而带动更多核反应并以指数形式增长。故事:1933年齐拉特(Szilárd)到了伦敦,他在泰晤士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