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4-09-24 20:47:28)


飞机到达伊瓜苏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们乘出租车到了旅馆,安排好住房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去阿根廷的事情。我们一行四人里两人持中国护照,两人持美国护照,我们来之前都没有办去阿根廷的签证。我在网上查过,持美国护照去阿根廷不需要签证,但是需要在网上交一个ReciprocalFee,160美元。出来之前听一个去过巴西和阿根廷两边看瀑布的中国朋友说,他公出有人陪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86年因公差我曾经去过巴西的里约。但是因为时间短,只去了基督山,参观了一个首饰加工作坊。前几年就想再去巴西,可是圣诞节公司放假的时间太短,来不及玩到所有想去的地方,加上假期机票比较贵,屡次作罢。今年朋友从北京回来暂住,希望我们一起在西半球旅游。考虑到我们只有两周多一点时间,去的国家多了过于匆忙,只能走马观花,最好集中一个国家,把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4-05 18:34:04)

八十年代我出国前最后住的地方可以称得上是个“大杂楼”,因为文革后落实政策,许多当初发配到外地的又都回到北京,可是要完全恢复他们以前的住房条件已经不可能了。为了安置这些人,北京市和国管局联合盖了这两栋楼,楼盖好以后分给各机关,再由各机关分给单位里的成员。一般单位很多是由单位盖了房子之后分配给本单位的职工,所以邻居基本都互相认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9月7日D13内罗毕 今天在内罗毕,自由活动。这是我们肯坦游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要分批去机场各奔他乡了。上午我们叫了旅馆的包车,带我们到市里转转,看看市容,到银行换钱交旅馆的房钱等,还在市场里买了些小纪念品。 中午回到旅馆附近的中国饭馆吃午饭。这些日子在外边跑,一直吃洋饭,终于可以吃到中餐了。饭馆老板是中国人,服务员都是当地人。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4-01-07 20:45:46)


1989年夏天,我完成了在哈佛的硕士学业,并获得在本校继续读博士的录取通知,但是继续读书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没有着落。我们学院不像学校其他的学院那么资金雄厚,特别是我所在的系,几乎没有给学生提供过奖学金。秋季开学了,我因为没有找到钱,不能注册上学。我在学校里找了两份零工,一面打工,一面继续找钱。系主任是个华裔,他在美国长大,不会说中国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9月4日D10恩戈罗–阿鲁沙 一早离开旅店希望能拍到火山口的光瀑,可惜阳光和云彩都不合适,没有光瀑。我们在这里看到漂亮的大鸟冠鹤,灰颈鹭鸨,鸵鸟和其他动物。火山口里有个咸水湖,湖里有很多火烈鸟和其他水禽,可惜我们只能停在路上,离湖边比较远,拍不到近照。吃过自带的午饭后我们要往出走了,路上看到一只母狮带着两只刚生下不久的小狮子。小狮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我们去过的几个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里,东非五大兽(大象,非洲水牛,豹,犀牛,狮子)里面的食草动物非洲水牛和大象比较容易看到。狮子和豹子比较少,只能偶尔看到。豹子分鬣豹和花豹两种,鬣豹比较多,我们看见过不少次。花豹很稀少,我们只在赛伦盖蒂看到过一次。犀牛也很少,尤其是黑犀牛,我们只在纳库鲁看到过。在恩格罗火山口里,我们用望远镜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9月1日D7过境,维多利亚湖 一早出发去坦桑,途中经过马拉河的另一侧TransMara,这边由英国人管理,道路整齐多了。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到达了Isbania边境。过境的人很多,排了好半天队才办完手续。美籍签证要100美元,可以一年内多次入境。其他国家的50美元,有效期90天。我们在这里换车换司机,KiboSlopes坦桑分公司的司机兼导游Charlie早已在这里等候了。我们和Aden告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在这个季节去肯尼亚的目的是希望看到动物大迁徙过程中的角马过河。每年七八月旱季,约有130万头角马和十几万头斑马为了寻找新鲜水草,成群结队从南面坦桑尼亚的赛伦盖蒂草原迁徙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在那里度过一两个月,把草吃的差不多了,在雨季到来之前又千里迢迢返回赛伦盖蒂。在动物大迁徙的途中,它们要越过马拉河,河里有凶恶的鳄鱼和河马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8月28日D3早上博格里亚湖LakeBogoria—下午纳库鲁湖LakeNakulu午餐是旅馆取的午餐盒,晚上住纳库鲁镇的WaterbuckHotel。 纳库鲁湖这一段时间涨水,很多湖边的路被淹没了,无法近距离看到湖边的水禽。汽车开过淹了水的路的时候,我手里捏把汗,还好没有陷进去。我们在这里看到了黑白犀牛,网状长颈鹿,和其他食草动物。黑犀牛十分稀少,这是我们唯一看到犀牛的公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