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博文
(2018-02-16 06:11:07)


《冬天》文:汪曾祺诵:Bobo
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时卸下来的,一直在厢屋里放着。现在,搬出来,刷洗干净了,换了新的粉连纸,雪白的纸。上了槅子,显得严紧、安适,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层保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床上拆了帐子,铺了稻草。洗帐子要挑一个晴明的好天,当天就晒干。夏布的帐子,晾在院子里,夏天离得远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乡关何处(节选)》文:林少华诵:肖玉
乡下的大弟打来电话,告诉我老屋卖了,一万元卖给了采石厂。我不由得把听筒从耳朵移开,愣愣看听筒看了许久,好像听筒是弟弟或老屋。我能说什么呢?
其实,若非我一再劝阻,老屋早就卖了。我不可能回去居住,这是明摆着的事,坐待升值良机更谈不上。我所以横竖不让弟弟脱手,是因为老屋既是老屋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12 06:12:40)


《乡愁》文:三毛诵:肖玉
二十年前出国的时候,一个女友交在我手中三只扎成一团的牛铃。当我接过那一串牛铃时,问女友哪里弄来的,她说是乡下拿来的东西,要我带着它走。摇摇那串铃,它们响得并不清脆,好似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似的,一碰它们,就咯咯的响上那么一会儿。
将这串东西当成了一把故乡的泥土,它也许不够芳香也不够肥沃,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生命的四季》文:张洁诵:环佩叮咚
生命如四季。
春天,我在这片土地上,用我细瘦的胳膊,紧扶着我锈钝的犁。深埋在泥土里的树根、石块,磕绊着我的犁头,消耗着我成倍的体力。我汗流浃背,四肢颤抖,恨不得立刻躺倒在那片刚刚开垦的泥土之上。可我懂得我没有权利逃避,在给予我生命的同时所给予我的责任。我无须问为什么,也无须想有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亲吻爹娘》文:江岸诵:环佩叮咚
从城里回来的第二天早晨,刚睁开眼睛,爹就对娘说:“小三子亲了俺。”
娘狐疑地问:“你又梦见小三子啦?老头子,又说瞎话了吧?”
小三子是爹娘最疼爱的小儿子。小时候,小三子经常钻到爹娘怀里,搂着爹娘的脖子,小鸡啄米似的在爹娘脸上啄。爹娘下田回来,被小三子啄几口,心里甜丝丝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月到天心》文:林清玄诵:Tony
二十多年前的乡下没有路灯,夜里穿过田野要回到家里,差不多是摸黑的,平常时日,都是借着微明的天光,摸索着回家。
偶尔有星星,就亮了很多,感觉到心里也有星星的光明。
如果是有月亮的时候,心里就整个沉淀下来,丝毫没有了黑夜的恐惧。在南台湾,尤其是夏夜,月亮的光格外有辉煌的光明,能使整条山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2-08 14:56:50)


《冬季小语》文:林发诵:Tony
假如春季是大地的再生,那么凋零的冬季不正是一种孕育吗?
时序更迭,四季循环,像极一个人生命的历程,由明媚的清纯的春进入热情活力迸发而理想高燃的夏季,然后自盛放的夏转入成熟的秋,由恬美成熟的秋进入沉思的冬季。于凛冽的冬季像极走完了人生另一个历程正期待另一次新的超越,正企盼另一次新的突破,再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其实人生不用那么急》文:林怀民诵:江小北
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叫《悉达多》,另一个名字叫《流浪者之歌》,作者是德国文学家赫尔曼·黑塞。悉达多是佛陀的名字,但这本书讲的不是佛陀的故事,它讲一个婆罗门的年轻人,养尊处优,长大后他出家了,学了所有的法门,但他觉得学这么多法门没有用。于是,他离开了他的师父,回到城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最苦的最美丽》文:林清玄诵:江小北
每次到台北故宫,我都会绕个弯转去看《白玉苦瓜》。
白玉苦瓜与翠玉白菜都是台北故宫的镇馆之宝,大小均只能盈握,白玉苦瓜美在玉质,温润含蓄;翠玉白菜美在巧思,灵活细致。
我最爱白玉苦瓜,常常站在那块玉前面沉思,如果要选出世界上最美的瓜果,非苦瓜莫属。白玉苦瓜只是以一块好玉传神出苦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
[16]
[17]
[首页]